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你放过我吧!
    :

    叶枭又更加用力的搂住她的细腰,在她使劲脱离他的时候,他更是用力将他给搂入怀中,直接将她整个人给笼罩住。

    “我知道你生气、愤怒、你可以打我、骂我,可是我不准你离开我。”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不准你再继续蛊惑我,你不爱我的话,就不要再继续蛊惑我了,不要再让我痛苦了。”

    沐笙握紧的嫩拳砸在叶枭厚实的胸膛上,一拳又一拳的,叶枭就好像是感知不到任何的疼痛一样,默默的承受着她。

    沐笙打了很久,就算是累了,她还想着继续,但叶枭却忽的一下,将她给搂住:“给你造成他了痛苦,真的很抱歉,小笙,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难过了。”

    ……

    第二天。

    也许是担心沐笙会离开自己,所以叶枭一大早还特地下厨做了沐笙喜欢做的早餐。

    沐笙对他总是不冷不热、不温不火的,不跟他说话,不管叶枭问什么、说什么、她总是投之一个冷漠的神情。

    尽管叶枭也很想改变这样的局面,但是,最后他还是只能由着她去,因为毕竟是他有错在先。

    他如同平常一样将沐笙送到了学校门口,正想帮她解开安全带的时候,沐笙蹙着眉,自己咔擦一下解好了。

    叶枭的动作有些僵住,但还是没有说她什么。

    她对他的反应实在是太冷漠了,他一定要想着弥补。

    “你下课的时候我再来接你好吗?”

    沐笙看都不看叶枭一眼,直接就下车,“随便你。”吐出冷淡的三个字,这三个字,让叶枭的眼中掠过一丝冷光。

    他还要去医院看母亲,转了个方向,到了医院的时候,南宫月华已经率先在病房里陪着母亲的,她昨天输了好多的血,叶枭看到她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唇瓣还破皮了。

    不管怎么说,南宫月华只是一个弱女子,虽然他不喜欢南宫月华,可是,他也是会感到抱歉的。

    他轻敲了一下门,就将南宫月华跟母亲的注意力引了过来。

    “是阿枭过来了。”

    南宫月华起身,脸上扬起柔软的笑意,迎向了叶枭。

    “嗯,身体怎么样?”叶枭也走向她,问道。

    南宫月华有些扭捏的摸了一下的脑袋,“嗯,不错,我现在还好。”她的话刚说完,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就补充道。

    “月华输了那么血给我,现在她的身体很虚弱,阿枭,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哦!”

    叶枭点了点头,又往前迈了几步,走向了母亲,他半蹲下身子,握住母亲的手腕,“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多亏了月华,我现在身体好多了了,只不过辛苦了月华,最近这段时间,这丫头真是太辛苦了。”

    母亲说的句句都是在夸南宫月华,叶枭也清楚母亲有多么的喜欢南宫月华,但是他绝对不会顺着母亲的。

    半晌,因为叶枭要去公司,南宫月华将叶枭给送到了病房门口。

    叶枭忽然说道:“月华,有些事情,我想我必须要跟你说清楚。”

    “嗯,你说吧!”南宫月华垂下脸,面容被笼罩一层阴影。

    “月华,我的心里爱的人就只能是小笙,不管以后还是现在……我希望你能够明白……”

    话落下,南宫月华的身躯似乎有片刻的僵硬,这点,也被叶枭给捕抓在眼里,可叶枭却没有片刻的动容,他还是要将话给说清楚的,绝对不能感情用事。

    “我希望你明白,你以后能够找到自己所爱的人,你是个好女孩,以后也能够得到幸福的。”

    “嗯、嗯,我心里明白,你喜欢的人是小笙,即使我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妻,可是在你的心里,只有小笙才是你的妻子。”

    叶枭眯了眯眼,整个人看上去有些严肃:“是的,你明白就好,这也是我的唯一能够告诉你的,昨天早上的那种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

    “嗯!”

    说完,叶枭又开车离开了,没有再看南宫月华一眼。

    南宫月华本来以为自己跟叶枭的关系缓和了些,但没有想到到头来他们还是隔着十万八千里。

    看来,她还继续再努力一些,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增加更多的误会。

    她再继续往前走,准备到医院走廊里一个拐角的时候,就看到司牧野手中提着药出现在她的面前,他一看到她的时候,就跟她热情的打招呼。

    “嗨!亲爱的南宫小姐,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啊!”

    昨天他的表现倒是不错,虽然没有非常证明的攻击叶枭,但是还是充分的塑造了一个护花使者的形象,相信沐笙对他的信任会增强。

    “你昨天的表现不错,司牧野,跟你的合作倒是挺好的。”

    司牧野也表现出非常自信的样子:“你现在才知道啊!其实我比你想象中的更要能干呢!”

    昨天只是一个小小的成功,如果他们两个人不加紧搞破坏的话,那么很快沐笙跟叶枭就会和好了,到时候,谁都没有办法插入他们中间,所以他们两个人只能继续联合。

    “司牧野,我要你在最快的时候让沐笙对叶枭彻底的死心。”

    司牧野并没有急着答应,而是慢慢的走到了南宫月华的身侧,顿足,他身上微热的气息也慢慢的喷洒在南宫月华的二胖上,带着些许的酥麻,这是他一贯带给人的感觉,只要他一靠近,就能够让人身上的细胞忍不住在沸腾着。

    “不对,这样不够,你还是把事情想的太天真了。”

    南宫月华蹙眉,她真的很不喜欢司牧野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这真是让她反感,“够了,你以为你自己很聪明吗?”

    司牧野又笑出声来,“我当然觉得很聪明了,我如果不聪明的话,又怎么能够让沐笙跟叶枭两个人慢慢的形成误会呢!所以,你应该听我的,而不是想办法来命令我。”

    “司牧野,你别太过分了,我可是千金大小姐,你别以为你自己能够来命令我。”

    话刚落下的瞬间,司牧野直接捏住了南宫月华的颊子,迫使南宫月华只能凝视着他那双冷厉的双眸。

    “听着,你只能听我的,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