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司牧野不为人知的一面
    :

    “当然合适了,我就是想坐一下,想看看上面的风景。”

    如果坐上摩天轮,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够下来,司牧野本身就恐高,所以,他并不愿意,“不,我拒绝。”他摆摆手,但是沐笙还是拽着他上去了……

    排了一会队,总算是坐上了摩天轮,司牧野一直都不敢往下看。

    沐笙从未看到过他如此胆怯的样子,在她的印象中,司牧野就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脸皮也很厚的那种。

    “喂!”她用手臂捅了一下司牧野。

    司牧野也不知道听到没,环住双肩,难得板着脸:“我不叫喂!”

    “好,我不叫你喂,可是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那么怕摩天轮啊!其实,这也不高啊!”

    问起这个问题,司牧野幽深的黑眸变得复杂起来,他认真的打量着沐笙:“真的那么想要知道?”

    “嗯!”沐笙用力的点点头。

    司牧野像是叹了一口气,眉峰也微微蹙起:“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历过一次绑架,绑匪绑架了我,当他准备把我从十九楼给丢下来的时候,我爸爸为了救我,跟绑匪一起从十九楼摔下,我爸爸死了。”

    沐笙一听,心里也跟着一紧,从未想过司牧野有这样的经历。他将自己的伤痛很好的伪装起来,不让别人发现,然后以快乐的面容去示人。

    “那你一定很难过吧!”

    司牧野轻笑一声,仿佛是很放松的笑意,可是沐笙在其中听出了无限的感伤。

    “也许吧!时间就是最好的良药了。”

    约莫十一点的时候,司牧野送沐笙到了大宅门口。

    本来沐笙是不想回去的,可是想到自己还有一些行李在那,所以,最后还是回到了大宅。

    车内,司牧野在昏暗的视线里打量着那屹立着的大宅,即使在夜晚,大宅也像是一座王宫一样。

    “你住在这里?”司牧野故意问道,其实他的心里特别的明白,沐笙跟叶枭在同居。

    “嗯!”沐笙点了点头,也不多解释什么,就推车下门,她的腿刚要落地,司牧野却忽然喊住了她。

    “等等、小笙,我有个请求。”

    沐笙停下了,对上司牧野的视线,等着他说话。

    “后天,我有个派对要参加,可是我又找不到什么女伴,你能不能帮一下我?”

    沐笙本想拒绝,但又想到在摩天轮上他所说的自己的过去,她一整颗心也随之软下来,“嗯,明天我再给你回复吧,因为我真的不清楚那个时候我是不是真的有空。”

    “好的,那就这么说好了,如果有时间,一定要帮我这个忙,要不然,我真的很尴尬。”

    “嗯!”

    下了车,在司牧野眼神的互动下,沐笙缓缓的迈入大宅。

    她前脚刚迈入大厅,忽然间,叶枭的声音就仿佛锋利的箭般朝着她准确无误的射了过来。

    “这么晚才回来,看来玩的很开心啊!”

    沐笙一听到他的声音,猛的顿足,身子变得有些僵硬,很快,她就看到叶枭缓慢的走了出来,眼中有愠怒的光芒在宛然流转着。

    她觉得叶枭可真可笑,明明背叛者是他,可他却能够如此理所当然的指责他。

    “对啊,我玩的很开心。”沐笙咬牙,努力想要让自己笑的看上去开心点,因为只有比叶枭幸福的话,就能够刺激到叶枭。

    叶枭也停在了离她有些远的地方,他的眉宇紧锁在一块,“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知道你故意说些话来刺激我,可是我不会生你的气的,小笙,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苦衷,因为如果连你都不能明白我的话,那么我会很伤心。”

    他每次说的情话都是那么动听,可是每一次,都没有一次是做到的。她再也不要相信这个男人所说的每一句话了。

    “够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因为我不会再相信你了,你也不要误会,我来这里只是来收拾行李而已。”

    收拾行李、这四个字让叶枭眼中的怒火陡然喷起,每次生气的时候,一定要把他们两个的关系给撇的那么清楚吗?

    “你闹够了没有?我已经跟你解释了,南宫月华对我有恩,我对她没有任何的感情,我对她只有恩情,等我母亲好起来,我就会跟她将所有的都说清楚。”

    每次都说只有恩情,可她不信,如果只有恩情的话,那么早上那个吻怎么解释呢?

    沐笙很心灰意冷:“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沐笙又慢慢的垂下脑袋,眼神暗淡:“所以我求你放了我,就好像我放了你一样,早日看清楚自己的心,其实我对你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的。”

    她的话刚说完,叶枭又忽然间冲了过来,他的手用力的握紧她的细腰,用力一握,她被迫的垫高了脚尖凝视着他。

    “我不准你那么说,我是爱你的,你不能每次在我们两个人发生点小小的误会的时候,就总是闹着要分手,你知道我,你这样有多么伤我的心。”

    叶枭熟悉的气味飘入了鼻翼间,这种熟悉的感觉让沐笙的心里顿时变得很苦涩,想到跟他的甜蜜过去,真是有多甜蜜,就有多悲伤。

    她的眼眶顿时变得很酸涩:“你说这是小事,如果这是小事的话,那早上你为什么跟南宫月华接吻?你让我怎么不介意呢?”

    早上那个吻……

    谈起这件事,叶枭也着实难以解释,他总不能说是南宫月华一时冲动吻了她吧!这样,沐笙会把南宫月华的动机理解成不好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抱歉,小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有很多事情,真的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我跟南宫月华的关系也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

    又是这样……每次都要她去站在他的角度为他思考,沐笙真觉得够了。

    “我求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就让我走吧,让我走吧!”她硬是憋着的眼泪掉了下来,手也开始使劲的推开叶枭,真是不想跟他再继续纠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