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爱错了人吧!
    :

    沐笙僵硬的站着,看着这一幕,她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像是被棉花给塞满了,整个人不能呼吸,也不能逃开。

    这一刻,对她来说过于沉重了。

    叶枭也推开了南宫月华,扭头,恰好就看到了沐笙,眸光一转间,他们两个人视线刚好碰撞上,顿时,叶枭俊逸的眉眼掠过一丝慌张。

    她、肯定是误会了。

    “小笙……”他的薄唇一动,急切想要解释,谁知,沐笙握住了司牧野的手腕,转向他,她的脸上也没有露出半点的悲伤。

    “司牧野,我们走吧!”说完,她动作看似很轻柔,实则却是用力的扯了扯司牧野,司牧野被她扯的往前走了好几步,忽然间发现沐笙的力气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多许多。

    叶枭本能的拦住她,“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沐笙的呼吸还有些紊乱,可表面上却是伪装的极好,她又抬起脸看着叶枭,唇上凝固的笑意一点又一点变得阴冷起来。

    “叶少,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真的不必跟我解释的,总之,我祝你幸福。”

    “小笙……”叶枭低声一吼,像是好像只要吼大声一点,沐笙就能够明白他的心意一样。可是诚然,这是他自己美好的想象。

    因为此时,沐笙根本就听不进她的解释,嘴里只是不断的念叨着:“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明白了,我心里明白……”

    是的,她明白,她的明白叶枭跟她两个人间的距离到底隔得有多么远,她早就不应该抱有那样的奢求,这样对叶枭和她都是不公平的。

    南宫月华也扬起一张小脸,面部轮廓透着委屈、歉疚:“小笙,对不起,我想你真的误会了,刚刚是我主动的,是我不好,你原谅我好吗?”

    说完,她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脸,袖口处的肌肤也露了出来,在阳光下,足以看到残留在她手臂上的针孔。

    顿时,叶枭对她的怨恨少了几分,将所有的错再度揽在自己的身上。

    他确实也可以理解一下南宫月华的想法,南宫月华对他是真心的,要南宫月华马上就放弃他,对她来说已经是很难。

    他愿意相信那个吻是她冲动下的产物,并不是刻意的。

    “小笙,这跟月华没有任何的关系。”

    看到叶枭在这个时候还护着南宫月华的时候,沐笙只觉得整颗心都被人给刺透了一样,她觉得自己就是叶枭跟南宫月华两个人的第三者,或许,他们两个人才是最合适的吧!

    沐笙的唇角又慢慢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她扯着司牧野的手腕有些冰凉,如果不是此时有司牧野作为支撑,或许她会随时倒下吧!

    司牧野扫了一眼沐笙,决定帮她:“我们走吧!等下还要去游乐场呢!”

    “嗯!”沐笙假装很开心的点了点头,再度要走……

    但叶枭硬是挡在面前不肯让她走,他是绝对不会让沐笙跟司牧野走的,“小笙,你不能跟他走,司牧野并不是什么好人。”

    可现在沐笙是铁了心要跟司牧野一起走,她看着叶枭,脸上的嘲讽加深:“他要是不是什么好人的话吗?那么你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叶枭蹙眉,她只是沐笙只是一时生气,“我不会跟你计较,我知道你误会了。”

    “够了,让开。”沐笙觉得自己没有办法跟叶枭继续交谈下去,他自私又任性霸道、做人也是那么的讲理。

    四个人就这么僵持着,周围的气氛变得很低沉、恐怖。

    滴滴,直到叶枭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本想摁掉,可是看到电话是医院打来的,他还是暂时放下恩怨接了。

    “喂!”叶枭握紧手机,似乎是顿了半晌,而后,眉峰就深深的蹙起,他又将眸光移向了南宫月华,眼中似乎掠过什么。

    南宫月华也对上他深邃的眸子,整个人顿时变得胆怯起来,她的双手不安的揉捏着,好像是在等着叶枭的斥责。

    叶枭又挂断了电话,然后迅速的拉住她,“走,现在去医院。”

    一双人影如同一阵风般消失在眼前,沐笙也有些愣住了,刚刚那个说着不让她离开的男人,接到一通电话就带着别的女人离开了。

    她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眼眸中似乎有什么充斥着。

    有时候,她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爱错了男人……

    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司牧野,默默的给她递上了纸巾,他背对着沐笙,说话的声音低沉却让人感觉到温暖。

    “哭吧!我就当做我没有看到。”

    沐笙楞了一下,还是接过,她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眼泪就掉了下来……

    司牧野很有耐性等她哭完,才转过身子面向她,但他依旧没有看沐笙,“好了,说好带你去游乐园,现在一起去吧!”

    哭完后,沐笙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你傻啊!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去游乐园这种地方很傻的,你知不知道。”

    “谁说的?”司牧野又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她发现沐笙的头发倒是挺透软的,只要一靠近她,她的身上就会透着一种让人很舒服的香味。

    他也接触过不少的女性,可是唯独在沐笙的身上感觉到这样的感觉,他倒是挺喜欢跟这个丫头在一起的。

    司牧野的闪了闪,忍不住再凑近了她一下,她身上的味道可真是让人舒服。

    沐笙并没有注意到司牧野的举动,尽管她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心还是会隐隐作痛。

    晚上游乐园人不多。

    沐笙跟司牧野并行走着,观望着游乐园美丽的夜景,四处都是金光璀璨。

    可就算是美丽的夜景都不能阻止沐笙想起叶枭,她每走一步,关于叶枭的所有回忆就变得越发的深刻,越是深刻,心脏就越是疼痛。

    两个沿着游乐园走了一圈,只是看着而已。

    过了很久,沐笙忽然间停在摩天轮前,抬眸,眸子里也倒映着摩天轮映出的明光。

    “司牧野,我们一起去玩摩天轮吧!”

    摩天轮、司牧野一听,有些怔住了,“玩?你觉得合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