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你明明就在吃醋
    :

    “说什么?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沐笙连看都没有看叶枭一眼,而是埋下脑袋帮司牧野夹菜,一边帮他夹菜,表现的还很热情。

    她不想利用司牧野,可是在这个时候,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她什么都不做的话,好像只会让自己看上去很卑微……

    司牧野也很配合:“谢谢我们家小笙,你的夹的菜很好吃,不过呢,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夹菜,我也要帮着你。”

    说着,她自己也很主动的凑上前去往沐笙的碗里夹了夹菜,“多吃点,你看你现在那么瘦。”

    叶枭站着,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捏成拳头,就等着什么时候给司牧野补上一拳,他真的挺想打死司牧野的。

    “小笙,你现在跟我走,我有话跟你说。”叶枭也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他不应该瞒着沐笙的。

    “我说过我不去。”沐笙似乎是被他吵的没有办法,忽然间,她将手中的碗筷给放下,愤怒的站起身来,狠狠的瞪了叶枭一下。

    叶枭看到沐笙眼中闪烁着的怒火,那被刻意压紧的怒火一下子涌上来,他也不是那么有耐心的男人,可是他就不明白,为什么沐笙那么不识相,总是要一次又一次的惹怒他呢!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你。”

    跟他道歉……这听上去似乎很好笑,有事隐瞒的人明明就是他,错的也是他,怎么到头来要认错的人也是她。

    沐笙本来以为叶枭还会有那么一点点的良知,可现在叶枭的一番话几乎是泯灭了她的希望,“我不会跟你道歉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沐笙淡淡的说着,说完话后,她的身躯也慢慢的落座。真的不必要再继续跟叶枭说什么了,反正说的再多也根本就没有什么用,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叶枭蹙了蹙眉,他觉得沐笙是在是太固执了,“不道歉是吗?”

    “是,我不会道歉的。”沐笙很固执的说着。

    并没有插嘴的司牧野也看向了沐笙,他仔细的看过去,甚至能够看到沐笙眼中快要掉下的眼泪,其实……她还是很在乎叶枭的,或许就是因为在乎,所以才会感觉到难过,才会因为看到叶枭跟别的女人吃饭的时候吃醋。

    只不过,叶枭倒是真的不懂女人。

    叶枭冷哼了一声,“好啊!你有骨气,不过,我会让你跟我道歉的。”说完,他转了转视线,不屑的余光也落在了司牧野的身上。

    司牧野也感到叶枭冷峻的眼神,可是他却比谁都淡定,果然微笑着去接受。

    叶枭说完,就朝着南宫月华的方向过去了,他不知道是跟南宫月华说了什么,南宫月华就起身,还将视线朝着沐笙投射过来,然后叶枭就搂着她离开了……

    沐笙也看到了,在叶枭走后,她再也没有办法装做不在乎的样子,眼中终于蓄满了泪水,可硬撑着没有掉下来。

    反正为了这样的男人哭是不值得的,她真的没有必要为了男人而流泪,真都没有必要……

    “想哭就哭,还逞什么强呢!”司牧野脸上也没有笑意,默默的将纸巾送到沐笙的面前。

    沐笙摇头,不肯接受,“我才没有哭,我也对他没有任何的感觉。”

    “真是这样吗?”司牧野明显不相信,看沐笙的反应就知道沐笙很在意叶枭,如果不在意的话,在这个时候,她就不应该跟叶枭发脾气的。

    但是,她也是一个不够聪明的女人,如果在这个时候,她就不应该发脾气,她的脾气只会将叶枭越推越远。

    司牧野双手托着下颌,整个人变得认真无比,他默默的打量着沐笙许久,忽然间,轻笑起来。

    她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叶枭都有心情笑,顿时,沐笙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她忍不住发脾气,“你笑什么笑?真是莫名其妙。”

    司牧野猛止住笑意,又努力让自己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好吧!那我认真点,我是觉得你很矛盾。”

    矛盾,有什么矛盾呢?

    人总是喜欢听到关于自己的一切问题,沐笙也不例外,听司牧野这么说,她更是凝聚了精神,认真的挺司牧野说话。

    “什么?你说我有什么矛盾的?”

    “你真想听吗?”司牧野又故意吊着沐笙的胃口。

    沐笙蹙了蹙眉,就觉得司牧野这个问题简直是多余的:“废话,不想听问你干嘛?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司牧野打了个响指:“行,既然你那么想听的话,那么我就好好分析一下。”

    沐笙又继续屏住呼吸凝神听。

    “第一,明眼人就看得出你在吃醋,为什么你就偏偏不肯承认。”

    吃醋,她怎么可能是在吃醋呢?她明明就是在生气,气叶枭骗了她。

    “不,我才不是生气呢?”沐笙猛的摇头,始终不肯承认,“我从来都不好吃醋的,不关他招惹过多少个女人,我都不会生气。”

    真是嘴硬而又固执啊!这是司牧野心里唯一的感觉。

    “好吧,你不承认自己吃醋我也没有办法,但是,你真的已经很明显了,我就不用多说了。”

    她才没有吃醋呢!哼!

    “我要回学校了,答应你吃的那顿饭已经兑现了。”沐笙起身,不想跟司牧野多呆一会,要是再多呆一会,指不定司牧野还会说出什么她不喜欢听的话题。

    ……

    叶枭搂着南宫月华出到餐厅后,就松开他,又站住,面向南宫月华,脸上带着些许的抱歉:“抱歉,月华,刚刚的事情你不要放心里去。”

    南宫月华垂下脸,一道阳光斜斜的洒在她的脸上,包裹着她整个人,让她整个人如同水中的月亮,很是璀璨动人。

    但叶枭对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再美艳动人,可是在他的心里喜欢的那个人还是只有沐笙。

    “我明白,你是为了气沐笙小姐,我是可以理解的,阿枭,如果是以前,我会生气,可现在我真的会选择成全你。”

    说完话的时候,她又含羞的扫了一眼叶枭,余光一转,就看到沐笙跟司牧野两个人正走出了。

    南宫月华顿时踮起脚尖,直接吻上了叶枭的唇,叶枭也根本就没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只是愣愣的盯着南宫月华看,一时间忘记了推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