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女人心海底针
    :

    见沐恩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叶枭就有些来气,这到底是什么好兄弟啊!他都遇到这样的困难了,他还能够取笑他。

    “是你的妹妹,你会比较熟悉,我看你还是给我支招。”

    “支招?”

    “嗯!”

    “我看我这妹子,要是生气了,估计你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很艰难啊,你还是好好想着,你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叶枭无奈的抚了抚额,真是验证了那么一句话,女人心海底针。

    有很多时候,他还真的不知道沐笙到底在生什么气?如果他生气的话,他也是希望沐笙能够直接说出来,可是这个丫头一般只顾着生闷气都不会将原因给说出来的。

    “对了,你这么晚赶来,是那件事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交谈间,叶枭跟沐恩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书房。

    沐恩的神色一变,整个人也变得认真起来:“是,不过是坏消息。”

    ……

    送走沐恩的时候,叶枭就看到沐笙正倚靠在门上,似乎是等了他很久。

    他走过去,就清晰的看到沐笙眼中的怨恨,对,或许沐笙是在等他,但不代表,这个丫头就原谅他了。

    还没有等叶枭问,沐笙就直接问:“你为什么不让我跟哥哥聚一下?”

    有好多时候,沐笙都怀疑自己根本就不是沐恩的亲妹妹,每次他来叶枭的大宅,沐恩也会想着跟她聚聚、或者聊一下天,都是跟叶枭两个人在暗处聊了一会,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她甚至怀疑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在暗自筹划着什么事情,而且这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太晚了,沐恩也应该休息。”

    “我们这里休息的房间那么多,为什么不选一间给我哥哥。”

    叶枭依旧回答的有板有眼:“他有洁癖。”

    好吧,每次不管她怎么问,叶枭都有办法巧妙的避开问题的重点。沐笙也很无奈,“叶枭,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跟我哥哥准备做什么事?”

    叶枭又往前走了几步,越发挨近沐笙,“没有。”

    没有,她才不相信呢!

    沐笙激动的看着叶枭的背影,身体都气的不断抖动着,“叶枭,你给我说清楚,是你说过要彼此互相信任的,可是最后,你还是有事情瞒着我。”

    听到她的话,叶枭终于转过了身子,他愣是盯了沐笙几秒,好像是在慢慢的审视着沐笙,就在沐笙以为他会如实回答的时候,他却话锋一转,问道:“脚恢复了?”

    沐笙一听,怒了,“能不能不要转移话题?你越是这样,我就会觉得你越是心虚,我就会越是怀疑。”

    叶枭依旧盯着沐笙的脚踝看,刚刚她的脚踝肿的很厉害,但现在,脚踝还是有些红肿,但是却比刚刚好很多了。

    “你这么想,我也没办法阻止你。”

    闻言,沐笙有种差点要掐死叶枭的冲动,好啊!不说是吧!她就不相信,她不能从沐恩的口中知道些什么。

    她是这么想的,可是也来不及深思,叶枭却忽然间迈步过去,直接将她给拦腰抱起。

    沐笙没设防硬是被她给抱了个正着,她也有些愣住了:“你、放开我,别动不动就抱我,我又不是什么东西。”

    “可在我看来,你就是东西。”叶枭的唇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意。

    明明是很迷人的笑意,但是在沐笙看来就是很扎眼,她有种想要撕开叶枭脸上的面具的感觉。

    叶枭将她给抱在床上,沐笙恢复自由,又准备动,谁知,这才迈出第一步,眼尖的叶枭就直接将她整个人给压制住了。

    她的双肩被叶枭给死死的摁在床上,整个人几乎是动弹不得,鼻翼也是被迫的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叶枭,你放开我,别每次都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牵制我,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就不应该这么做。”

    说完,她腾出脚要去踢叶枭,被叶枭很好的给压制住,为了避免再生事端,叶枭直接用一只脚将她双脚给压制住,双手双脚都被人给控制住,沐笙这下是真的没有办法挣扎了。

    “叶枭,你不是男人,不是男人。”

    叶枭不怒反笑:“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早就清楚了吗?”

    “你、你……”

    叶枭又腾出一只手,细细的抚摸着沐笙的颊子:“需不需要我帮你重温之前的回忆,让你知道我是怎么做你的男人的?”

    沐笙羞的脸都红了,“你无耻,无耻。”超级无耻的,就只会拿着过去的事情来压她,她还真是受够了这个可恶的男人。

    “看来,你是很想让我帮你重温那些回忆,很好,我满足你吧!”说完,叶枭还真的是有模有样的垂下脸要吻沐笙。

    沐笙也猛的闭上眼睛,她认为自己在劫难逃了,眼珠子也随之从眼角落下,仿佛是对叶枭的控诉。

    叶枭只是打算逗逗这个女人,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真的吓到沐笙。

    心中那一丝自责感也油然而生,他又松开了沐笙,转身故作无趣的睡在她的身侧。

    沐笙紧张了半晌,想象的那种事都没有发生,她慢慢的睁开眼睛,目光四处搜寻着,又不经意撞上叶枭的目光。

    “你……”

    “无趣,睡觉吧!”说着,叶枭又侧身,只给沐笙留下一个侧影。

    沐笙望着他俊逸的侧影,被一股暗沉的光芒给笼罩着,倒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种感觉。

    叶枭既然放过了她,她也没敢继续闹腾着,反正她才不想要被叶枭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呢?

    早上,沐笙是被手机发来的短信声给震醒的。

    她打开一看,是南宫月华发来的短信,有三条左右:“怎么样?愿赌服输。”

    她这才记起来,昨晚的打赌她输了,但,虽然叶枭的身上有南宫月华的味道,这并不代表,叶枭就真的去了医院,她还是打算先问一下叶枭,还是问清楚好些。

    想到了叶枭,沐笙伸手往床的边沿摸去,结果就摸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毛毛的,很轻的触感。

    难道是什么毛毛虫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