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陌生女人的香水味
    :

    她深刻的记得这种味道,是南宫月华身上独有的香味,每次只要她靠近南宫月华的时候,她都会闻到这样的味道。

    但现在,叶枭的身上居然有南宫月华的味道。

    仅仅是一瞬间,沐笙心中的感动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面容也变得十足的冷峻,她直接睁开眼睛,乘着叶枭没有防备的时候,使出了自己吃奶的力气猛的推开叶枭,用力的将他一脚给踹到了床底下。

    当整个人摔在地上的时候,叶枭这才不解的看着在床上,正撑着手起来的沐笙,她的眼中蓄满了冰冷,正冷冷的瞪着她。

    不对,他觉得她眼中突如其来的恨意很不寻常。

    但叶枭还是没有往深处想去:“怎么?以为我是小偷不成?”

    沐笙忽然间觉得很可笑,到这种时候,他明明就知道她生气了,可是这个男人居然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

    想来,他是一点都在意他的感受。

    沐笙一时怒气勃发:“我看你就是小偷,最卑鄙的小偷。”她顺着叶枭的话说去,发泄着心中最原始的恨意。

    她恨他,恨叶枭一次又一次性辜负她的爱意,更恨自己为什么那么不干脆,如果不开心就直接说出来,为什么还要顾虑自己那可悲的自尊心。

    听完沐笙的话,叶枭的脸色也微微一变,“怎么?到底是怎么了?火气那么大?”不过,他并没有急着生气,而是像是个没事人一样慢条斯理的站起来,走过去,要去询问她。

    他走过去的时候,手刚想要搭在沐笙的肩膀时,沐笙却忽然间用力的甩开她的触碰,死死的咬着下唇痛斥道:“别碰我。”

    叶枭的脸色顿时变得很差,他那双纤细的手腕也悬在半空中,他真不明白沐笙为什么忽然间生气。

    他本来也是个脾气特别火爆的人,但此时,他更是憋下自己的怒火,轻声哄她:“我回来太晚,你生气了?”

    如果只是回来太晚还好,但是,当然不可能是那么简单。

    她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如果叶枭仅仅只是加班这么晚回来,她才不会对他如此任性,她还会尽可能对叶枭着想。

    可是、现在不是这种情况。

    沐笙的眼眶顿时变得很红,转眸瞪着叶枭,手指用力的指着他,大声吼道:“你现在就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话一砸下去,叶枭的脸色彻底变了,这回,他也再也耐不下性子了。

    从来都没有人敢像沐笙那样对他发脾气,从来,别人只有受他气的份,他哪里会受别人如此大的气的。

    “你发神经啊!”

    “对,我就是发神经,我不仅发神经,我还要离开这里,离开你,完全走出你的世界。”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沐笙还用力的往床上一跳。

    结果,因为脚踝用力过猛,她的脚踝就被扭到了,脚的力量没有办法支撑全身,整个人也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啊!”

    叶枭见状,也被吓了一跳,再也顾不得生沐笙的气,忙将她给抱起来。

    “脚怎么样了?”他慌张无比的问道,已经将她给抱在床上,而高大的身躯半跪着,垂下脑袋去看她的脚踝。

    此时,她的脚踝红肿着,比平时要大出两三倍,看上去有些惊悚。

    叶枭也算是在久经沙场、真正吃过苦的人,他一看就知道沐笙肯定是扭到了,几乎是没有半点犹豫,就让佣人准备他自己泡的药酒。

    沐笙看着叶枭,思绪怔愣了几秒,她真的不喜欢叶枭现在对她这么好,他对她越是好,她就越是想到今晚他欺骗她的事情,越想着,她整个人就越是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沐笙身躯一动,想要挣扎。

    叶枭蹙了蹙眉,冷冽的眸光瞬间跟沐笙碰撞,薄唇一动,说出的话语冰冷到极点:“闭嘴,你什么时候任性都行,可现在你要是再敢给我不安分,你看我会不会办了你。”

    叶枭认真说的话是带有威严的,尽管沐笙不愿意顺服,可是身体还是起反应了,因为她整个人又变得怂了。

    佣人很快就将药酒给端了进来,叶枭熟练的帮沐笙按摩着脚踝,一开始是痒痒的,但后来,沐笙直接疼的眼泪都掉出来。

    “好疼啊!好疼啊!你快放开我啊!”

    “再忍、没事,很快就好了。”

    沐笙喊的更加大声,“不,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真的疼的不行了。”

    门外,沐恩正在听着里头听似暧昧的对话,耳朵都红了,这也太激烈了,外面都听到了。

    他正听着,不知道是谁喊了他一声,“沐恩少爷……”

    他愣是被这一声音给吓住了,手机也掉了下来,发出“蹦”的声音。

    叶枭依旧帮沐笙按好脚踝了,听到外面的动静,他马上就推门出来,冰冷的眸光也猛的看向了沐恩。

    “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干嘛?”

    叶枭弯下身子捡起手机,面向叶枭,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意,“我不是故意的,你们刚刚两个人那么激烈,我不好意思打扰啊!”

    激烈、什么激烈?

    一开始叶枭还没有往哪方面想去,可是看到了他脸上尴尬的笑意,瞬间就想到了这一点,如果要是是真的就好了,但可惜不是,现在她他跟沐笙还处于冷战的关系。

    沐恩见叶枭忽然间变得很严肃的样子,他猜想,是不是他想错了?

    “难道不是吗?”他又问道。

    叶枭转眸扫向了里头的沐笙,她气愤的坐在床一觉,大有种不想理睬他的感觉,他无奈的走了出去,跟沐恩抱怨。

    “今晚,这丫头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我一回来就一直跟我闹。”

    “是不是你回来太晚了?”

    也是有这个可能性,可是他依旧跟她说过了,所以按理来说沐笙不应该那么的生气。

    “可能是,可是她也实在太无理取闹了。”叶枭无奈的吐了吐气,整个人有些颓废,“也不知道你的好妹妹怎么就那么奇怪啊!”

    沐恩还是第一次看到叶枭这么没法子的样子,他忽然间觉得很有趣:“看来,连叶少都没有办法招架我的妹妹,这可真是难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