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南宫月华的
    :

    滴滴,南宫月华又发短信过来了。

    沐笙点开一看,映入眼帘的是南宫月华的挑衅:“沐笙,你敢不敢跟我我打个赌,试一下叶枭是会选我还是会选你?”

    心情忽然间变得乱糟糟的。

    既然南宫月华敢跟她打这样的赌,或许,她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吧!

    本来沐笙是不想会理财南宫月华的,但,她还是忍不住动了动手,在手机屏幕上输出了几个字:“你想要怎么赌?”

    滴滴,南宫月华的短信回的很快,“我们就赌一下,等会叶枭会不会为了我出去?”

    沐笙的细眉一蹙,就算叶枭真的出去了,这也不代表什么,她咬了咬牙,直接发了一个字:“好。”

    发完短信后,她又将手机给收好,等到她重新走出了封闭的房间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叶枭的踪影了。

    沐笙没说什么,只是一整颗心像是被什么给塞满了一样,整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她是想过南宫月华会赢,可是真的没有想到南宫月华竟然会赢的这么彻底。

    叶枭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选择南宫月华,说不受伤那是假的。

    她深吸一口气,随手拦住了大宅里的佣人,她想或许大宅里的佣人会比较清楚叶枭的下落。

    “少爷去哪了?”

    佣人一看沐笙马上恭恭敬敬的回答,因为沐笙住在大宅,而且叶枭又对沐笙体贴入微,所以在佣人的心里,沐笙早就他们心目中的夫人了。

    “少爷,刚刚出去了。”

    出去,好吧!出去就出去嘛!可是既然出去了,那为什么不跟她说呢?

    沐笙的脸色变得有些差:“你们少爷有没有让你们告诉我?”

    闻言,佣人有些懵,换了一个比较好听的说法:“少爷并没有这么说,或许是以为夫人已经睡下了吧!不方便打扰到夫人。”

    夫人一听,就知道佣人是在说好听话,其实事实肯定不是这样的,“是吗?”她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夹杂着些许的怨意。

    佣人并不明白沐笙的性子,就一个劲的说些好听话,以为这样就能够让沐笙释然,哪知沐笙却是越听越生气,心口憋着的一口气慢慢的演化成怒火。

    她怒气冲冲的重新回到那个封闭的房里,被怒气给冲昏了脑袋的她马上就打个了电话给叶枭,叶枭并没有拒听,听他那四周的声音,沐笙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他现在正在开车。

    “怎么?”

    “你去哪了?”沐笙故意问道,说话的语气加重,很明显就能够想象出她在生气。

    叶枭一听,瞬间就明白了,“生气了?”

    他想沐笙肯定是在气他,没有告诉她,他现在要出去。

    “没有。”明明就是生气了,可沐笙还是硬着性子说道。

    她的性子如此倔强,叶枭当然也是清楚的,他当初也是看上了沐笙这一点,“我今晚公司有事,所以…就只能先到公司了。”

    是吗?真的是公司有事吗?沐笙很想问他,可是满腹的怨念却也是不能说出来,因为她害怕自己只要一说出来,就会变得很卑微。

    当把爱和在乎说出来的时候,对方就占据了控制权。

    “嗯,那你注意身体。”说完,沐笙迅速挂断了电话,整个人望着天花板,忽然间变得很疲惫,然后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般,整个人倒在了床上。

    每次都是这样,好像有所期待,就会失望的更大,说好了要跟叶枭相互信任,可是……现在的叶枭的所作所为真是没有办法让他信任。

    她也不想表现的像一个妒妇一样,可是,叶枭却总是没有办法让她有安全感。

    滴滴,手机又响了,她的头脑甚至能够很清晰的知道是谁。

    沐笙有些艰难的起了身,伸手拿了手机,打开一看,又是南宫月华,她发的短信也跃入了视线:“你输了,沐笙,现在叶枭已经跟我在一起。”

    沐笙咬了咬牙,下一秒,整个人难受要几乎要抽搐,她还是不愿意相信,愿意相信叶枭只是去公司,而不是跟南宫月华似会。

    “我不相信,有什么证据吗?”

    滴,犹如是催命的音乐般,叶枭跟南宫月华亲密对视的照片就传了过来,那照片看起来是现场拍的。

    原来是真的,只有她所守的所谓真实才是虚假的。

    沐笙的眼眸顿时变得很黯然,原来叶枭现在真的跟南宫月华幽会,可是就算他们两个人幽会,也根本就不算什么。

    叶枭说过了,南宫月华有恩于她的母亲,所以,他对南宫月华最多只是感恩而已。

    她就应该相信叶枭。

    沐笙又重新逼着自己将脑回路重新疏通一下,让自己相信叶枭,不能够因为南宫月华的挑拨而跟叶枭感情不和。

    是的,这个时候,她更应该相信叶枭。

    “南宫月华,只是一张照片,不能说明什么,还有,你这么急着要证明你跟叶枭的关系到底是为了什么?你的动机才值得别人怀疑。”

    沐笙又仔细的发了一条短信过去,然后彻底关机,又重新躺在床上了,直勾勾的望着天花板上昏黄的灯。

    忽然间,她转眸看了看自己身侧的位置,如果换做以前,叶枭肯定会死死的搂住她,死也不肯撒手,就好像她是玩具熊一样。

    可现在,他不在她的身边,不再对她进行骚扰,她反倒是有些不自在了。

    “阿枭,你说,我该不该相信你呢?”沐笙的薄唇默默的动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但中途的时候,就被一阵开门声给吵醒了。

    沐笙还没有睁开眼睛,独属于叶枭身上的气味就不断的挨近着凑了过去,将她整个人给牢牢的笼罩住,紧跟着,她就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厚实温暖的怀抱中,身体里那种缺失的温暖又再次回来了,重新燃烧了她的身体。

    黑暗中,她似乎听到叶枭在对她说:“小笙,抱歉,这么晚才回来了,可是你放心,等我把事情给办完,我一定会早点回家陪你的。”

    闻言,沐笙心里是一阵感动,忍不住想要靠近他,但是当她准备挨近叶枭的时候,忽然间,她闻到了叶枭身上传来的香味,跟平时很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