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1章 我要离开这里
    :

    “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她有恩于我,我以后也许不能像之前那样对她了。”

    沐笙咬住下唇,心中带着隐忍的痛苦,“好,我明白了。”说完,她默默的转身,而叶枭看着她忽然间沉寂下来的情绪,反倒是有些懵了。

    他就这么安静的凝视着沐笙,看着她上楼,不一会儿,他听到收拾行李的声音。

    顿时,他整个人变得慌张,猛的冲上去,就看到沐笙扯了几件衣服很随意的塞在了行李箱。

    “你干嘛?”叶枭的脸色一冷,猛的一把夺过了她的行李箱。

    “叶枭,对不起,你太高估我了,在爱情中,我一向都是有洁癖的人,我绝对不能与一个女人分享我的丈夫,所以,我只能跟你说抱歉。”

    叶枭蹙眉,他刚刚想要表达的意思明明就不是这个,沐笙果然是理解错了。

    “不是这样的……”叶枭朝着她过来,沐笙却很防备的往后退了几步,眼中原本涌动的泪水已经消失了。

    “不要过来,还有,把行李箱给放下,我等下就叫梵宇来接我。”沐笙喊道,还指着叶枭喊道。

    她承认她生气了,尤其是在听到叶枭那句,我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对待她了的时候,她只感觉心如死灰。

    一直以来,她担心的问题始终都是会发生的。

    她渴望能够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到头来还是要跟一个女人分享所爱之人的爱情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宁愿不要这份爱情。

    “沐笙,你再给我说一遍。”此时,叶枭的眼中已经充斥着满满的怒气了,尤其是听到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沐笙居然提起了景梵宇。

    沐笙已经被怒气冲昏了脑袋,此时,她扬起了脸,一字一顿的强调着:“你是听的不清楚吧,那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你放开我的行李箱,等会,我会让景梵宇来接我。”

    叶枭冷笑一声,他垂下眉眼看了一下手中的行李箱,心头有怒气在酝酿着,终于,他再也抑制不住,猛的拿起了行李箱,用力一摔,行李箱的衣服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沐笙的身躯不断的抖动着,怒气让她整个人失控了,明知道自己打不过叶枭,可是她还是扑过来,冲着叶枭就是一脚。

    叶枭牢牢的握住她的脚踝,用力的将她往怀中一拉,沐笙就被他强制性的给拉入怀中,叶枭的手往下一滑,切切实实的握住她的细腰。

    “放开我,听到没有?”沐笙喊道,较小的身躯也不停的摇曳着,她明白自己是打不过叶枭的,可是刚刚她真的被怒气给冲昏了头脑。

    现在,她忽然间和后悔,落在了叶枭的手里,如果叶枭不肯放手,她是绝对逃不了的。

    “我不放手,绝对不放手。”叶枭也一字一顿的强调,无比的固执。

    “你放开我,你现在就去陪你的南宫月华,反正你们两个人才是一对,而我只是陌生人而已。”她又想起了叶枭说的那些话,心脏好像被炸开了。

    “你是不是吃醋了?”叶枭叹了一口气,不知何时起,他眼中的怒气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无奈,原本,他倒是盼着女人吃点醋是好的,这样说明沐笙还是很在乎他的。

    可是她一吃起醋来,他倒是招架不住,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才没有呢,叶枭,你别自作多情。”沐笙一听,整个人就慌张了,使劲的摇头,本能的掩饰着。

    “我知道你吃醋了,可是我不是告诉你吗?我叶枭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也只会跟你一个人结婚吗?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那么不自信?”

    她不自信,沐笙忽然间觉得叶枭很搞笑,明明是他像只花蝴蝶,处处招蜂引蝶好吗?她已经算是很大度的人了。

    “你太自作多情了,我告诉你,就算没有你,我也能……”最后的一个“活”字刚要落下,叶枭就忽然间捏住了她的下颌,直接封住她所有的气息与所有的话。

    不知多了多久,她整个人已经被迫抵在墙壁上,当一切停下的时候,她整个人像是被抽干所有的力气一样,身躯在摇晃着,脸色也好像是做了运动般的红润,额头上还有些许的汗珠。

    叶枭凝视着她泛着水光的红唇,心头的怒气这才被压抑住,心情也好了起来,果然,不管什么时候,也只有这个方式让他心情舒畅。

    叶枭的拇指还抵在沐笙的唇瓣上,声音带着些许的警告:“以后,不准说要离开我的话了,听到没有?”

    沐笙看着他,好像不知不觉中,这所有的错都成了她的,但明明是这个男人有错在先的。算了,她是不能跟她争吵的,根本就吵不过这个男人。

    沐笙抿唇,脸色是明显的不悦,她说不过叶枭,也不想跟这个男人继续说话了。

    叶枭看她很不开心的样子,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怎么?不开心了?我为我刚刚所说的话跟你道歉,是我的错,可是我也要你理解,南宫月华救了我的母亲,她就是我的恩人,所以我暂时只能跟她保持这种关系,可是你放心,我的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

    沐笙偏了偏脸,也不知道这男人说的话是否靠谱。

    “不走了吧!是吗?”

    沐笙没有回答叶枭,依旧偏开了脸,声音很淡:“好了,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他现在也而根本就走不了,叶枭根本就没有可能让她离开她的视线。

    半个小时后,沐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可心口像是被什么给压紧了一样,很难受,几乎是不能呼吸了。

    她坐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呆,忽然间,手机就发出咚咚的声音。

    她一打开,南宫月华发来的短信就透入视线:“怎么样?阿枭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本来心情就很糟糕了,在看到了南宫月华发来的短信后,沐笙的心情更加是陷入一种低谷中,这次,南宫月华对得到叶枭的心是胜券在握了吧!

    她倒是愿意相信叶枭,只是……她还是有些担忧,担心叶枭真的离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