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有你在就好
    :

    逃跑,这丫头……也不等等他就走了。

    他给了下属一个眼神,已经有人去追沐笙。而沐母明显一愣,随后再去让别人追沐笙,可是明显已经太晚了。

    ……

    为了逃跑,沐笙将整面墙壁给踢开,脚踝受伤了,血流不止。

    生怕被母亲的人给逮住,她头也不回的就往前跑着,跑着跑着忽然间,身后就有什么光也跟着追上了她。

    沐笙被吓到了,更加用力的跑着,可跟在她身后的是四轮车,很快,就逮住了她。

    沐笙的眼睛被车子散发的强烈光芒刺的有些睁不开眼睛来,她用手挡住朝着自己射过去的光芒,很想跑,但是她却听到车门被什么给推开的声音。

    等到弥漫在眼前那股强烈的光芒消失的时候,她的肩膀上已经被一双有力的手腕给搭上,用力的扯了过去。

    “不要,我不要回去……”她喊道,握紧的拳头就这么打了过去,可是却轻松的被握住。

    “别怕,是我,小笙,我来了,你什么都不用怕。”

    耳畔传来叶枭温柔的声音,一点又一点的抚慰着沐笙的心脏,她转眸看到了叶枭,心里的慌张很快就被抚平了。

    在看到叶枭的瞬间,她的眼眶好像被什么给充斥着,紧跟着,就有液体要掉下来。

    “阿枭,是你,我没有再做梦吧!我没有做梦吧!”沐笙连连强调两次,直接整个人往叶枭扑过去,手牢牢的挂在他的脖子上。

    真好,在这个时候还能够继续看到叶枭真好。

    “是我,傻丫头,你没有做梦,我就在你的身边,没有谁敢欺负你。”

    “嗯,”沐笙重重的点了点头,生平第一次,她将叶枭抱的紧紧的,刚刚被母亲关到房间里的时候,她其实很害怕,很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叶枭了。

    如果这辈子不能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叶枭又垂下了眉眼,看到沐笙光着脚踝,而血染红了地面,顿时,他的眉宇也蹙的紧紧的,直接将她给抱在怀中。

    “抱紧我,我们回家。”

    “嗯!”

    ……

    外头,天色很浓。

    叶枭像往常一样抱着沐笙坐在车上,目光凝重的一直盯着她受伤的脚踝看。

    沐笙反倒是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面色越发的红,知道叶枭可能是关心自己,可是有些时候,这种关心方式,她好像病不太能够接受呢!

    “我没事了,你放心。”

    “答应我,以后不准再让自己受伤了。”

    “当然,我才不会呢!”沐笙憨憨的笑起来。

    “今晚,你为什么不等我?”谈起这事,叶枭对沐笙也不是说有多少指责的意味,只是,他看到沐笙受伤,他的心里很不好受。

    如果她再继续被囚禁在那个家的话,她真的担心自己就再也见不到叶枭了,这就是理由,“为了能够跟你在一起。”

    “我明白,不过,下次等等我好吗?”

    叶枭在说这话的时候,眼中蓄满了自责,沐笙触碰到他的悲伤,心里头也很不好受,她明白,她受伤了,叶枭该是有多么的悲伤难过。

    ……

    车子缓慢的行驶着,终于到了大宅。

    叶枭是将沐笙从车上给抱下来的,她身体很健康的时候,他也抱着她,她受伤的时候,他也抱着她,沐笙都快不习惯不被他抱了。

    张嫂看到沐笙的脚踝受伤了,就赶紧迎了过去。

    “这怎么回事啊!小姐的脚怎么了?”

    叶枭的眉宇蹙紧着,“快点让医生过来。”

    沐笙觉得自己受的只是小伤,根本就不用请医生这么麻烦,所以当她要开口说的时候,就遭来了叶枭一记恶狠狠的眼神。

    “你别再说什么了,总之,你现在给我好好养病。”

    医生很快就赶了过来,帮沐笙清理了一下伤口、消毒、还帮她绑好绷带,确定了沐笙并没有什么大碍,叶枭悬紧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此时,沐笙已经坐在床一角,她整个人看上去也有些许的疲惫,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

    叶枭站在窗前,忽然间,又转过脑袋,凝视了沐笙半晌,然后缓慢的说道,“小笙,我母亲没有什么事情了。”

    没有什么事情,真是太好了。

    沐笙的脸上一下子明媚了起来,“这真是太好了,伯母没有什么事情就好了。”

    “是南宫月华救了她。”谈到南宫月华的时候,叶枭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如果一个人有恩于他,他也绝对不会忘恩负义。

    “哦!”沐笙的脸色瞬间就僵住了,她不明白,叶枭忽然间对她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她放弃他吗?

    她一向都是一个骄傲的人,如果要她为了爱完全卑微的话,她可能是做不到的。

    “所以你想说什么?因为南宫月华有恩于你,所以你要跟她在一起?”沐笙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但是却一直都努力在压制着。

    如果就这么体现出来的话,肯定会让她整个人显得很唐突。

    “我不是这个意思。”比起沐笙的激动,叶枭倒是显得很平静的样子,他自己本人觉得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好烦恼的,沐笙跟南宫月华也没有什么可比之处,因为他们两个人根本就没得比。

    “那你是什么意思?”既然不是这个意思的话,那为什么要忽然间提起南宫月华,这意思不是很明显吗?

    “小笙,我必须要承认一点,就是南宫月华有恩于我,所以我以后可能没有办法对她做到那么狠心。”

    沐笙冷笑一声,一颗心忽然间拔凉拔凉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因为这个原因跟她吵架,“我从来都没有让你对南宫月华狠心,叶枭,你是不是把我想的太狠了?”

    叶枭赶紧走过去,抓住了沐笙的肩膀,示意她冷静些:“小笙,你给我冷静一点,你说过,不要让我们两个人再有什么误会存在,我现在只是在告诉你,告诉你,我会怎么做?”

    沐笙的眼角迅速滴落了一滴珍珠泪,“所以,你的意思是,以后你会对南宫月华很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