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为什么要帮沐笙?
    :

    夜深沉,房间里没有开一盏灯,南宫月华站在被微弱的月光给笼罩住的地方,此刻,正一脸愤怒的盯着司牧野看。

    侍从将司牧野送到房间里以后,就很自觉的退出去了。

    “司牧野,你为什么要帮沐笙?”

    司牧野找了一处地方坐下,慵懒的托着下颌,眼中的笑意凝固:“我帮她?”

    “难道不是吗?难道你真的因为我是一个傻子不成?”幸好,她全程有派人盯着沐笙,才知道沐笙偷偷溜入了叶枭的卧室,两人在卧室里呆了一会,她很想让下人偷听,只是又担心被叶枭给发现了,所以到最后,只能放弃。

    “是啊,表面上看我是帮了沐笙,但是事实上,却是帮我自己,不是吗?”

    这话……挺上去都是挺矛盾的,南宫月华一听,就心生不悦,她不管,反正只要帮沐笙的,都不好。

    她又伸出手指着司牧野,“我不管,当初说好了是一起拆散他们,如果你要是敢帮着沐笙,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司牧野轻笑一声,眉眼间透着些许的妖冶,“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既然说好的事情,我就会完成,其实你真的不用担心的,我一定会兑现我们之间的承诺,只不过用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

    沐笙跟着母亲到了卧室,母亲一边忙着让她坐着,一边又自己去泡了杯牛奶给她,然后递给沐笙。

    沐笙盯着母亲手中拿着的温热的牛奶,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的。这应该算是第一次母亲泡牛奶给她喝。

    “快点喝啊,小笙,你今晚穿着高跟鞋站了那么久,也辛苦了。”

    沐笙喉咙一梗,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母亲忽然间的热情让她真的很不适应,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母亲又伸出手揉了揉沐笙的肩膀,动作轻轻的、像是揉鸡蛋一样。

    “小笙啊,我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你觉得可以吗?”

    商量,母亲做什么事情一向都是自己决定的,哪里会跟她商量的,沐笙惊讶的看向母亲,精致的眸子蓄满了些许的光芒。

    她在想,到底是什么事情才会让一个人的变化如此之大呢?

    “你说好不好啊!别不回答。”

    沐笙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闻言,母亲眼中的笑意更深,拉了拉坐着的凳子,挨得沐笙更近了些,“小笙啊,你觉得南宫俊逸怎么样?”

    南宫俊逸……

    她就该想到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原来母亲是准备把她作为交易的物品嫁出去,原本还怀揣着一点一点希望的沐笙整个人瞬间沉到谷底。

    “妈,你是准备把我嫁给南宫家吗?”

    母亲重重的点了点头,仿佛很迫不及待,仿佛沐笙已经说的这么清楚,她倒不如把话给直接说清楚,也不用再绕来饶去了。

    “是的,你愿意吗?我前几天也有见过南宫俊逸了,他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男孩子,如果你愿意的话,妈妈是再开心不过了。”

    沐笙难过不已,连连眨了眨眼睛,眼泪在眼中宛然流转着,仿佛会随时掉下去。

    “妈,如果我拒绝呢?我拒绝的话,你是不是不要我这个女儿了?”

    她才刚将话说说出了一半后,母亲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去,如同沐笙预料中一样,“沐笙,这是为了我们家族,好不容易你南宫家肯要你,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你要清楚,南宫俊逸是整个南宫家的少爷,如果你嫁给他了,以后就不用愁什么了。”

    越是听着,沐笙就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挤压着,要从胸口给冲脱出去……

    最后,她还是抑制住了。

    “妈,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对不起,为了我们的家族,我真的做不了那么多。”

    “你确定?”

    “是。”沐笙垂下眼睑,已经下了决心。

    母亲“蹦”的一声,猛的站起身来,眉眼间已经卸去了刚刚的柔软,被怒气给影响的脸变得很狰狞。

    “不管你嫁还是不嫁,你的唯一选择都只能是南宫俊逸,你给我听清楚了。”

    本来沐母还打算采取温柔攻势,但看到沐笙那么执着的样子,她也就变得强势起来,她走到了门外,恰好外面正站着两个保镖。

    “从今天开始,不准让小姐踏出这个房间一步,直到她愿意嫁给南宫少爷为止。”

    “是的,夫人。”

    说完,母亲走了出去,重重的将门给关上,沐笙这才发现了什么,猛的冲了出去,她用力的拉了拉门,可是却发现门被锁的死死的,而她的四周也只有一个很小的通风口而已,她根本逃也逃不出去。

    沐笙也只能用力的拍打着门,大喊道,“妈,你不能这样,我下周还要考试呢?如果你囚禁我,我肯定会被退学的。”

    “妈,你真的不能这样,真的不能……”

    不管沐笙怎么喊、怎么叫,都没有人理睬她,她喊的喉咙都要哑了,身上也没有一丁点的力气。

    ……

    叶枭在大宅里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沐笙,几经打听下来,才知道沐笙是被沐母给囚禁了,他本来想着要找法子将沐笙给救出来。

    可是刚想让人去行动,医院就打电话过来,说是母亲供血不足,而母亲的血型又是比较特殊,所以,需要有特殊血型的人来供应。

    他一听,就急了,匆匆赶往医院。

    “她现在怎么样了?”

    “抱歉,叶少,我们已经尽力了,但现在,夫人的血供应不足,但拥有这种血型的人又不能找到,我们不知道夫人能不能熬过今晚。”

    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母亲,叶枭一时间也变得很紧张,“那现在就去找啊!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今晚都得给我找个那个特殊血型的人。”

    “是的,叶少。”

    院方刚想加派人口,远处就传来一阵咚咚的脚步声,是高跟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等等,我可以献血给伯母。”

    听到声音,叶枭赶紧看向了声源处,南宫月华正站着,精致的面容上全是诚恳。

    “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