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对你,深感抱歉
    :

    对不起,难道这就是叶枭做出的选择了吗?

    沐笙这感觉心脏被撞疼,她的手也慢慢的抵在了叶枭的胸膛上,“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不会再继续纠缠你,不会了……”

    说完,她推开了叶枭的怀抱,转身就要走,谁知,当她转身之际,叶枭却是牢牢的扣住他的手腕,用力的封住她的唇,不知过了过久,直到沐笙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开始不舒畅的时候,叶枭这才放开她。

    他眼中的光芒晦涩,带着些许的酸涩,“我说的是对不起,是我没有把所有的事情给你解释清楚,因为我担心你会担心。”

    所以,这说明,叶枭并没有欺骗她。

    沐笙眼中立即有什么光芒跳了出来,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叶枭,“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叶枭看着她激动的样子,眼中流露出落寞,这个丫头…怎么那么可爱,这段时间,他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好像没有办法给她带来真正的幸福。

    “小笙,其实,我妈妈心脏病犯了,现在急需做手术。”

    心脏病犯了,前几年不是好好的吗?难道是……

    沐笙马上就明白过来,瞪大着眼睛,小小的脑袋从叶枭的怀中抬了起来,问道,“难道是因为不成?”

    叶枭也看向沐笙,并没有说太多的话。

    沐笙叹了叹气,“果然是因为我,阿枭,我知道是伯母不同意你跟我在一起。”

    叶枭也不想瞒着沐笙,现在把这一切都说清楚就好了,“的确是这样,所以我现在暂时跟南宫月华订婚,只是想暂时稳住我母亲的病情,你明白吗?我跟南宫月华不好有什么实质性的情感,我也绝对不好放弃你的。”

    “我明白,不过,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叶枭更近认真的握住了沐笙的肩膀,“我不想让你担心太多,反正订婚只是个仪式而已,我爱的只是你,以后要结婚的人也只能是你。”

    沐笙重重的点了点头,她也许应该换位思考,毕竟这真的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她一定会努力让叶枭的母亲接受她的。

    “阿枭,我明白,只不过,以后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你能不能告诉我,不要再让我去猜,我没有像你想的那么美好,我是个女人,我也会吃醋。”

    咚咚,又有人敲门了。

    “阿枭,你好了吗?等下要下去咯。”门外传来了南宫月华的声音。

    在听到她的声音世,叶枭的眉宇一蹙,忙将沐笙给拉到身后,对着她小声说道,“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晚上回来的时候,我会把这一切再跟你解释清楚。”

    “好。”沐笙点点头,忙藏到了叶枭的衣柜里。

    叶枭看着那紧闭着的衣柜,心里头却很不是滋味,他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给沐笙最好的未来。

    他推开了门,南宫月华正满脸笑意的看着他:“阿枭,等下就是正式宣布我们两个婚约的事情了,我真的很开心。”

    叶枭扫了她一眼,南宫月华站着,笑容羞涩,像极了一个正在怀春的少女,不过,叶枭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

    “就算我跟你订婚了,但不代表我跟你就会成功,南宫月华,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丢下一句话,叶枭又满脸高傲的给南宫月华丢下一个背影。

    南宫月华望着他的后背,眼中蹦出恨意十足的光芒,这个可恶的叶枭……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她能够嫁给他就已经很不错了,他还想着跟沐笙那个无脑的女人在一起。

    不过,她是绝对不会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她得不到的东西,谁也不要得到。

    待南宫月华离开后,沐笙这才从衣柜里出来,推门想要走,谁知,肩膀上却忽然间搭上了一把微凉的手腕。

    她穿着露肩晚礼服,那指尖的温度慢慢的传递到她的身上,以为是宴会的工作人员,吓得面容失色。

    “是我。”

    在听到司牧野的声音时,她稍稍安心了一下。

    还好是司牧野,不然如果有人看到她从叶枭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那样就不好了。

    “现在应该下去吧,如果你再不下来,估计就要被怀疑了。”

    两人到了台上,就看到叶枭轻描淡写般宣布了两个人订婚的事情,至于,婚期叶枭倒是也没有给出一个详细的日期。

    聚光灯凝聚在他们两个身上,顿时有很多的鲜花不断的落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沐笙虽然也知道叶枭的心意,但是,在看到他们站在台上般配的样子,她还是感觉心脏仿佛被什么给攒紧了一样,心里很难受。

    就当做是假的,好像也不太可能。

    “小笙。”她正在失神的阶段,忽然间,叶母却走进她,倚靠在栏杆上喊住了她。

    沐笙扭头一看,就看到了母亲,母亲依旧如同往常般画着精致的眉眼,朝着她露出难得一见的微笑,对她,她从来都是那么的冷漠,冷漠到一层不变,让沐笙怀疑,她根本就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

    可是她忽然间这样,反倒是让沐笙生出几分的胆怯,“你……”

    司牧野握紧了沐笙的肩膀,仿佛在给她力量般,示意沐笙不要害怕,尽管大着胆子接近母亲。沐笙也从他身上收到信号,也就真的大着胆子走过去了。

    只不过面对一向对她都如此冷漠的母亲,她表现的很拘谨:“妈,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叶母扫了她一眼,声音变得很温柔,“我们母女俩都那么就没有聚聚,反正现在宴会都要结束了倒不如现在聚聚如何?”

    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吧,沐笙是这么想的,她也不敢拒绝母亲的要求,只点点头,“好。”

    她又转向司牧野,跟他暂时告别,“司牧野,我现在先走了,等下你自己回去吧!”

    “好。”

    司牧野就这么怔怔的看着沐笙跟着母亲一起走了,而他也站在原地站了半晌,好像在等什么人一样。

    几分钟后,宴会结束后,而他的身后也来了一个男人。

    “司牧野先生,小姐在等您。”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