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我不会纠缠你
    :

    “别紧张,我会在你身边,什么都不要听。”

    沐笙的步伐略慢,抬头,看着司牧野被聚光灯多凝聚的脸,有些许的失神。在她失神的这会,司牧野忽然间扣住她的手腕,与她十指相扣,两人慢慢地走向会场。

    叶枭的视线顺着人群看去,当看到沐笙跟司牧野一起缓步走来的时候,他的脸色瞬间铁青起来,眼眸蹦出怒火来,如果不是介于所有嘉宾都在现场,他肯定是二话不说就冲过去将他们两个人分开了。

    沐笙慢慢的走到他们的跟前,叶枭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南宫月华则是更加挨近着叶枭站着,像是担心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亲昵关系一样。

    她先是扫了一眼司牧野,而后,亲昵的视线慢慢的停在沐笙的身上,唇角勾起一抹微笑,“小笙,看来真的果然如同传闻中那样了,你跟司牧野少爷是一对,我看你们也真的是天生一对。”

    司牧野也心领神会的笑出声,主动伸出手搭在沐笙的肩膀上,将他们两个人有些生疏的距离给拉近些。

    “承蒙南宫小姐的夸奖了,我也这么觉得。”

    沐笙一直盯着叶枭看,本来她是不愿意相信,可是今天到了现场,她才明白,叶枭骗了她,可他为什么要骗她的,她真的对叶枭的所作所为太痛心了。

    叶枭的脸色明显很差,很想跟沐笙解释一下,但是唇动了动,说出来的话却十足的冰冷刺骨:“司牧野,小笙现在还太小了,我作为他的哥哥,也不允许她这么早就跟男人交往。”

    哥哥,是啊!多好听的两个字,哥哥,沐笙真的很想要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两个人就从情侣变成了兄妹。

    沐笙看向叶枭,冷笑一声,说出的话也极具的讽刺:“是啊,谢谢你,哥哥,可是怎么办呢?我就是特别喜欢司牧野,他是我唯一想要嫁的男人。”

    就好像是故意的,沐笙主动伸出挽住了司牧野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

    见状,叶枭总算是蹙紧了眉,本能的伸出手要去将沐笙给抢过来,可在这个时候,南宫月华却也是更加用力的拉住他。

    “叶枭,难道你忘了吗?如果你现在就走的话,你妈妈能不能挨得过今晚?”

    话落下,叶枭只能将自己的手给收回,是啊,如果他现在就这么捣乱现场的话,他的母亲说不定熬不过今晚。

    叶枭侧身,面色变得落寞而悲伤,“嗯,你们继续,只不过,要好好照顾我的妹妹。”

    沐笙看着他被华美灯光给凝聚着的唯美侧脸,忽然间有种想要哭的冲动,鼻子马上就变得红彤彤的,身体上、心里都在叫嚣着,他不爱我,他不爱我……

    现在,应该没有再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吧!只不过,她还是想要问清楚。

    “司牧野,我总觉得阿枭不是这样的人,你能不能帮帮我呢?”

    闻言,司牧野挑眉,“帮你?你看的还不够清楚吗?”

    沐笙咬牙,垂了垂脑袋,她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要求兴许是有些过于牵强了,不过,她还是恳求道,“我总觉得这其中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阿枭刚刚看我的眼神太悲伤了,他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

    沐笙又看了看自己戴在无名指上的钻戒,不对,她应该相信叶枭才对的,叶枭一直都说,相信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她就不能相信一下她呢?

    司牧野看着沐笙又陷入某种沉思中,顿时,眉眼眯了起来,“要怎么帮?”他问道。

    沐笙一听,眼里倒是明亮起来,“真的,你愿意帮我?”

    ……

    宴会到了中旬,司牧野故意将南宫月华给堵了起来。

    而沐笙则是偷偷的去找叶枭,她刚到叶枭现在所呆的房间门口,就听到他的声音响起,“现在怎么样了?”

    “在做手术,手术效果倒是挺好的,只不过,不能再刺激病人。”

    “我知道了。”叶枭似乎是叹了叹气,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沐笙鼓起勇气往前一迈,手握住门柄,这么一扭动,她发现门并没有锁,一扭,就开了。

    叶枭也察觉到有人在外面,眸光变得犀利起来,猛的朝着沐笙的方向看过去,在看到沐笙的时候,他面上的冷峻一下子就卸掉了,就这么安静的跟沐笙安静的对望了几秒后,忽然间,他脸上的神色又改变了。

    “你还来这里干嘛?”

    沐笙扫了他一眼,按理说,在这个时候,她是应该生气的,明明是叶枭没有告诉他,就准备跟南宫月华订婚。

    那个被欺骗的人明明是他,叶枭有什么资格生气呢?

    沐笙稳稳的站立着,“阿枭,我是相信你的,我只是想知道,你现在要跟南宫月华订婚的理由是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你可以说,你为什么还说要跟我结婚。”

    虽然这么说,但是沐笙心里很清楚,叶枭是喜欢她的,他对她爱不是假的,尽管曾经,她深深的认为,叶枭爱的人是她的姐姐沐柔,可现在,她相信叶枭爱的人是她。

    叶枭蹙眉,忽然间,踏步走过来抱住她,高大的身躯一下子将她给覆盖住,也挡住了沐笙眼中的光芒。

    他的怀抱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沐笙被他抱着,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温暖、很幸福,幸福到希望时间能够定在此刻。

    她的眼眶顿时有些酸涩,忍不住说出了那不肯轻易说的话来。”叶枭,你上次说了,你觉得我不在乎你,其实我真的比任何人都在乎你,因为我爱你。“

    闻言,叶枭的身躯一颤,爱吗?像这样的话,好像是第一次从沐笙的嘴里说出来,这是他一直以来最想要听的那些话。

    “所以,你能不能稍微也信任我一下,不要什么事情都瞒着我,如果跟南宫月华订婚真的是你选择的,那我也会选择潇潇洒洒的走开,不会再继续纠缠你。”

    原来,他带给沐笙的伤害那么多,叶枭的眸光也沉了下来,越发将沐笙给抱紧,“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