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不吃醋就是不在乎
    :

    “谁?”

    叶枭眼中的笑意越发深沉,“就那么想知道吗?”他凑近沐笙。

    沐笙盯着叶枭,约莫失神了几秒,然后,她很快就反应到了,自己应该是上了叶枭的当,她猛的摇头,“不,不,我才不想要知道呢!”

    叶枭猛的眯眼,有些气愤的再次将她来到怀中,使劲蹂躏了她的唇瓣,看着变得樱红的唇瓣,心里这才比较舒畅些。

    “你根本就不在乎我,换做其他女人,知道自己的老公心中有别的女人,不得闹死闹活的。”

    的确是这样,可是他们两个人感情没有像普通人那么简单。

    “我饿了,想吃饭。”沐笙又转移话题。

    叶枭看着她盯着桌子上的菜饭直看,眼中似乎随时可能冒出精光来,这家伙……看来是真的饿了。

    他也不忍心再让她饿着,只好看着沐笙狼吞虎咽似的吃下了饭菜。

    吃完饭后,张嫂上来收拾桌子。

    叶枭忽然间起身,“小笙,晚上我就不回来了。”

    闻言,沐笙心里一颤,她忽然间想起早上南宫月华所说的那番话,身躯也因此蹦的紧紧的,“你要去哪里?”

    叶枭温柔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眼中看不出半点的异样,笑容十分的精致美丽,“公司里有事,晚上要去公司加班。”

    加班,真是那么简单吗?她记得,他习惯在大宅里加班的,难道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去公司不可吗?

    沐笙很想问他,但是,一直以来的骄傲面具还是让她闭上了嘴巴,她不敢再问。

    “嗯。”

    叶枭离开之后,沐笙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看书,但是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心口仿佛被什么给闷住,难受至极。

    滴滴,有人发短信过来。

    沐笙一打开手机看,周莹的短信就跳入眼帘:“沐笙,再过一个星期就要考期末考了,你要记住,如果你的分数没有我高,那么,你就不能再继续纠缠景梵宇了。”

    沐笙关掉手机,总感觉最近的烦心事实在是太多了,堵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

    一整个晚上,她都在床上躺着,明明闭着眼睛,可是意识却还是很清醒,只要外面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她就会觉得是叶枭回来了。

    可是起来去看的时候,只是一场空,叶枭没有回来,门也是关的好好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张嫂为她准备好了早餐。

    沐笙也没有什么胃口吃,很随意的吃了一碗白粥后,就去学校了。现在基本去学校都是叶枭亲自送她去的,但今天早上,却是她自己一个人去学校的,所以沐笙的心情也明显失落,好像是忽然间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

    周莹看到沐笙是自己一个人打车过来的,忍不住走过去冷嘲热讽。

    “我说,平时的时候都是叶枭豪车送你来学校的,可今天,怎么是你自己一个人来的,难道是叶枭看清楚你的庐山真面目了,不想再理睬你的。”

    沐笙瞪了周莹一眼,“闭上你的臭嘴,不是说过吗?期末考试还没有结束之前不能来烦我,否则我跟你的约定就要作废。”

    仅仅只是一句话就起到了警告,周莹本来想对沐笙一对冷嘲热讽,只能走开。

    沐笙一个人缓慢的走到了班级里,一路上,她似乎总能够感觉到众人用那种嘲讽笑意的眼神在打量着她,她也自动忽略,当做空气。

    等到她到了班级后,发现司牧野已经在课堂上了,而所有的同学都在现场,齐齐的将目光扫向了沐笙。

    一时间,沐笙倒是有些尴尬,只是站着,有些不知所措。

    司牧野依旧微笑着,身上是带着独有的贵气,“沐笙同学,我昨天已经提醒了大家,要提前十五分钟上课,所以,你这算是迟到了。”

    提前十五分钟……不对,明明就没有人通知啊!

    沐笙蹙了蹙眉,抬起脸看去,就看到同学们的眼神很有默契的缠绕在一起。

    沐笙瞬间就明白了,他们应该是独立成了一个没有她的微信群,目的很简单,应该就是为了让叶枭讨厌他,不过,这班同学也确实太傻了,他们并不清楚司牧野的来历。

    她冷笑一声,倒是也没有解释太多,她就不相信司牧野会不知道这件事,。

    “等下,你来我办公室找我。”

    下课后,沐笙到了司牧野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被牢牢关上,没有了其他同学在,司牧野又变得吊儿郎当,一点都没有老师的架势。

    “小笙啊,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来我的办公室吗?”

    “知道啊!不就是要为难我吗?”沐笙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空气中,她秀发的清香传到了司牧野的鼻间。

    他很享受的嗅了一下,“嗯,味道不错。”说完,他又对沐笙身上的味道做了一番评价:“确实是不错,淡淡的清香,确实是让人舒服。”

    一听,沐笙的脸就红了下来,恨不得给司牧野一巴掌,她咬紧牙齿,“老师,你再继续说这种蠢话,我会向学校方面提出你要骚扰女学生。”

    司牧野依旧托着下颌,轻松自在的样子,仿佛没有将沐笙的话给放在心里去,“我是在夸奖你,你怎么能够这样恶意诽谤我啊!”

    “你够了没有啊~!”

    司牧野看到沐笙的脸黑沉下来,这才变得正经,“行,行,我就不跟你闹了,你看看我的脑袋,你昨晚还砸了我的脑袋。”

    说着,司牧野还特意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伤口,额头被砸中的地方有些红肿,如果不近距离去看的话,肯定是看不出来的。

    不过,他昨天那么缠着她,她不送他去医院已经是给了他很大的面子了。

    沐笙又使劲的戳了戳她的伤口,司牧野马上疼的惨叫起来,“啊!啊!好疼啊!你疯了吗?”他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表现的很惊恐的样子。

    沐笙扯开唇,“像你这样皮糙肉厚的,还会疼吗?司牧野,你的目的是什么,我十分清楚,我警告你,你不要再靠近我了,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她转过身子去,正准备踏步走。

    司牧野却凌厉的盯着她的后背,眼中变得危险起来:“等等,我有事情跟你说一下,如果你不听,你会后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