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当你一辈子的守护骑士
    :

    “如果你死了,我肯定不会自己一个人苟活的,你放心。”

    听完,沐笙确实很无奈,她从未知道叶枭这么粘人,像他那样一个强势的男人,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吗?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叶枭的手臂还环在沐笙的腰际上,沐笙甚至连起身都很难。

    这都已经一宿了,叶枭还真是固执而且倔强啊!沐笙实在是很无奈,她的脑袋动了动,发现自己居然枕在叶枭的手臂。

    “我要起来了,你快放开我。”她忍不住哀嚎,声音听上去快要哭了。

    再这样下去,她会被叶枭给压死吧!

    叶枭终于心生不忍,搁在她腰上的手才稍稍松了些许,沐笙找准时机,猛的挣脱气他的禁锢起来。

    叶枭半睁开眼睛,看着沐笙从床上跳下来,她随手捡起自己的披肩挡住自己裸露的手臂。

    “你要去哪里?”叶枭问道。

    沐笙扭头,看向他,叶枭还真当她不是学生,“我要去上学了。”

    “吃完早餐,我送你去。”叶枭身轻如燕的从床上下来,刚睡醒的他,神情慵懒,眉眼半挑着,整个人看上去很惬意。

    “不用了,我随便吃点就好了,现在急着去上课,过些日子,我还有期末考呢!”

    “那也不能饿着肚子啊!”叶枭一手揉着她的脑袋,绕到她的跟前,手腕不知何时又缠绕在她的腰间上。

    早餐过后,叶枭将沐笙送到了学校。

    沐笙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去学校了,她到班级的时候,同学们都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仿佛谁都没有发现她失踪的事情。

    其实,她早就习惯了,习惯了同学们对她那么冷漠的态度。

    如果能够这么一直冷漠下去倒也挺好的,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下课的时候,周莹还是来找她的麻烦。

    “沐笙,如果你再不来的话,我都会怀疑你已经离开学校了。”

    周莹是班长,平时就仗着自己的父亲是校董而作威作福,班里的同学虽然很讨厌周莹的嚣张,但是因为周莹夫妻是校董的缘故只能将怒气吞进肚子里。

    班里也有几个女生一直跟着周莹作威作福,她们就是周莹所谓的“闺蜜。”

    沐笙也是打从心里讨厌周莹,很不想跟她说话,她转过头,将自己的脸转向窗边,仿佛是没有看到周莹一样。

    她这么冷漠的反应,又是刺激了周莹,周莹的脸色变得很差,“喂,我在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难道你哑巴了不成?”

    “我不叫喂,麻烦要跟人说话之前请尊重点。”

    周莹冷笑一声,她觉得像沐笙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得到任何的尊重,“你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值得谁尊重啊!现在谁都不知道你是小三啊!你抢了南宫小姐的未婚夫,还敢这么嚣张。”

    “我抢了南宫月华的未婚夫?你听谁说的,听南宫月华说的吗?”沐笙的眼神一冷,本来她也是不愿意继续跟周莹说下去,反正跟她这样的人说话只会越说越麻烦,但偏偏周莹说的话是句句戳中她的心。

    周莹碎虽然很嚣张,但是被沐笙那忽然间变冷的眼神给刺中,心里倒是变得有些心虚,“她那么善良可爱,怎么可能会说的,是你这样的女人,本来名声就很不好,你还想着别人能够对你有什么好的评价呢?”

    “是吗?周小姐,我记得你曾经跟景梵宇写过情书然后被狠狠的拒绝,难道你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针对我?”

    周莹确实是因为景梵宇的缘故而针对沐笙,但她没有想到沐笙竟然对他们两个人事情那么清楚,甚至当众将所有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差,说话也开始游戏吞吞吐吐,“你、你胡说什么?”

    “要我请景梵宇吗?”沐笙犀利的视线几乎能够看穿周莹,周围各种怪异的视线慢慢地朝着周莹看过去,周莹的身躯忍不住一颤,脸色也变得很差。

    这该让她怎么解释呢?其实她喜欢景梵宇也是众人有目共睹。

    沐笙刚说景梵宇,他就刚好走到门口,然后缓步的走了进来,咚咚的脚步声,带着些许清冷的感觉。

    沐笙唇角笃定一勾,“来了,梵宇来了。”

    话落下,周莹整个人更加的惊慌失措,扭头一看景梵宇,立马变得心虚无比:“梵宇学长,不是像你想的这样,我不是故意找沐笙的茬,我只是……”

    景梵宇完全相信沐笙的性子,她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女人,而周莹虽然会在他的面前表现的很温柔,可是他嚣张的性子,他倒是比谁都清楚。

    “够了,你什么都不用解释,周莹,如果你是因为我的缘故而故意跟沐笙吵架的话,那么我们真的可以把话给说清楚。”

    “你……”周莹死死的咬住下唇,用一种恶狠狠的目光瞪了沐笙一下,然后转身逃开了,她的那些小跟班也跟了上去。

    景梵宇走向沐笙,面上露出抱歉,“抱歉,小笙,让你回来学校,又遇到这些人。”

    “没事。”沐笙微笑:“这没什么,倒是你,帮我澄清了。”

    “小笙,你等下可以过来一下吗?我有东西要给你。”

    沐笙点了点头,“嗯,好!”

    当这场争执结束后,现场又恢复了冷清。

    南宫月华今早倒是没有来上学,所以沐笙只感觉清净了不少,要是南宫月华能够天天都不来上课就好了,这样她的生活不知有多么的平静。

    景梵宇将沐笙约到学校比较隐蔽的后花园,将手中摘抄好的笔记递给了沐笙。

    沐笙看着手中被阳光给笼罩住的笔记本,心里涌上一片温暖,景梵宇倒是处处为她着想,但是她明显疏于对景梵宇的关心。

    可是现在,她已经决定成为叶枭的新娘,所以,她必须跟景梵宇保持一定的距离。

    “谢谢你,梵宇。”

    景梵宇看着她,又忍不住看向沐笙无名指戴着的戒指,心脏一下子好像被什么给撞到了一样,微疼,

    “不用谢,这是应该的,我想我以后估计连为你做这些的基本权利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