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憋死我了
    :

    沐笙看叶枭很轻松的说出这一番话,可是她越是轻松,她就越是不安,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他怎么都不肯说啊!

    “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啊!”

    沐笙想问,但叶枭却忽然间弯腰吻住了她的唇,又再次堵住她的所有的话……

    ……

    古色古香的阳台,南宫月华一身姿色的旗袍,手中还拿着精致的玉器在手中把玩着,她目露冷光的望着站在面前的下属,他朝着她恭恭敬敬的半躬身子。

    “就是这样,据说有人看到叶少跟沐笙两个人进出打工珠宝店,两个人还买了店里最贵的一对钻戒,看来是要结婚的前奏。”

    南宫月华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胸腔内的怒气再也抑制不住,她随手捏起了玉器狠狠的砸碎在地上了。

    “可恶,叶枭实在是太可恶了,他做什么事情,我都能够原谅他,但是唯独一点都不行,他居然买了钻戒要跟沐笙结婚,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两个人结婚的,绝对不会允许的。”

    说着的时候,南宫月华还愤怒的不断的用高跟鞋揣着地面,仿佛要将整个地面给提破。

    “从现在开始,要跟我二十四小时监视着那个女人,我绝对不能允许她继续接近我的男人。”

    说完,南宫月华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光,只要靠近叶枭的杂草,她都要全部给除掉,至于沐笙,她是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女人的。

    她又打了个电话给叶母,跟叶母哭诉着:“伯母,我想我现在应该主动提出解除婚约。”

    叶枭跟南宫月华所定的婚约可是关乎两个家族的,不是说解除就能够解除的,一时间,叶母叶感到难以抉择。

    “有什么话跟我说,是不是叶枭这个家伙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南宫月华掩着自己的脸,哭丧着表情,“他现在都跟沐笙去买结婚戒指,你说,我现在还有什么颜面继续阻止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

    闻言,叶母的脸色迅速的惨白下来,这事情,要是传到了爷爷的耳中,那可就不好了。

    ……

    “什么?”电话里因为激动而变得稍稍拔尖的女声,苏七月喊道:“你又跟叶枭和好了。”他们两个人和好的速度如此之快,让苏七月相信了一句真理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

    沐笙有些羞赧的“嗯”了一声,脸色仿佛被什么夕阳给熏过,带着些许的红潤,“嗯,我是这样想的,毕竟上次是误会,而且我相信阿枭他是真的爱我的,今天,他还带我去买戒指了。”

    也许戒指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可是在沐笙看来却是代表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契约。

    沐笙以为自己应该会被苏七月狠狠的说一顿,毕竟她之前在苏七月的面前讲叶枭说的那么不堪,破坏了叶枭在沐笙心中的美好形象。

    但是,她却在电话里头笑了,沐笙还能够感觉到她的祝福:“行,我理解,我早就发现你们两个人的不寻常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们两个人都还是会在一起的。”

    是啊,但愿如此,可是这次,她真的不能再做个胆小鬼了,她应该对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负责任。

    挂断电话后,沐笙望着在灯光下明媚的戒指,唇角慢慢的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

    叶枭洗完澡,正用一条浴巾围住下半身走了出来,挺拔的身影朝着沐笙过来,包裹住她,手也一下子环住了她的细腰。

    “在傻笑什么呢?”

    忽然间被抱住,沐笙的身躯一颤,本能的想要推开叶枭,哪知叶枭却反手将她一抓,硬是给了她一个法式香吻。

    沐笙被折腾的有些头晕目眩,等到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提了起来,她再次躺在叶枭怀着,喘着气,而叶枭这才满足的勾起唇,仿佛是做了一件多么得意的事情一样。

    他总是这样,每次不把她的唇瓣给吻肿的话,他就不肯罢休。

    “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沐笙无奈的问道。

    叶枭却依旧不肯放过她,更加用力的将她给揉入怀中,仿佛要将两个人给融为一体一样,“我不放,我今晚还要抱着你一起睡。”

    “为什么?”问出口,沐笙才觉得自己问出了一个很无聊的问题,为什么……当然是满足他的渴念呢,一般男人抱着一个女人不胡作非为一番才奇怪呢!

    叶枭直接将她整个人给提了起来,温柔的吻映在她的额头上:“为什么,这还用问吗?我抱着你的时候就好像是抱着热水袋一样。”

    热水袋……竟然是热水袋,沐笙只感觉脑袋要炸开一样,顿时有些无语,切,原来在叶枭看来,她只是热水袋而已。

    她忙伸出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给隔开。

    叶枭却更加将她给抱紧,促使她的脚丫子被迫垫的高高的,“生气了?”

    沐笙没有给予回答,她确实是生气了,有哪个女人不喜欢甜言蜜语呢?她也是个女人,所以也喜欢甜言蜜语。

    “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我告诉你,你是我的一切,而我是你的奴隶。”

    奴隶……她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居然能够征服那么强势的叶枭。

    这挺上去不像表白,反倒是说笑,沐笙忍不住扑哧一下就笑了。叶枭看她笑了,蹙了蹙眉,仿佛是要生气的前奏。

    沐笙以为叶枭是生气了,忙卸去脸上的笑意,让自己看上去严肃点。

    她乖了,叶枭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一点都不好笑,我们还是先上床好些。”说完,他又抱着沐笙上了床,手一刻不肯放松搁在了沐笙的身上。

    沐笙被他抱的有些难以呼吸,“你能够放开我吗?我快不能呼吸了。”

    “不行。”沐笙很坚定,反倒是更加用力的将沐笙往自己的怀中推,“如果放开你,我就睡不着。”

    说的好像是这样的一样,沐笙挣扎了片刻,但是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于是也只好放弃。

    “哎,你这样真的会憋死我的,叶枭,难道你不害怕第二天会抱着一个死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