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一辈子都不准离开我
    :

    “姐姐我就打你怎么着了?”苏七月双手掐腰,又一爪伸了过去,硬是将她那一头的红发给扯乱。

    阿曼达当然不肯就这么作罢,一时间,两人扭打在一块。

    在围观的人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个自带光芒的靳凉城,他盯着自个小娇妻看了几秒,而后,就示意手下上前去将苏七月跟那个女人给分开。

    苏七月还踊跃着要上前去打阿曼达,谁知,脖子就被一双大手给牢牢的攒住,她正想开口大骂,扭头一看靳凉城,脸上的怒气就消了,反倒扑入靳凉城的怀中,伸出手牢牢的抱住他的脖子。

    “凉城,哇,是你啊!”

    靳凉城找了苏七月有一段时间了,着急来找她,心里也是憋着一股怒火,怎奈在看到她唇角萦绕着的那一抹甜美的笑意时,他的怒火一下子就没了,反倒是窜到了对面阿曼达的身上。

    “把她给我丢到垃圾桶里。”

    ……

    沼泽公园,随处都是盛开的荷花,风光无限好。

    叶枭跟沐笙下车,沐笙走在叶枭的前面,一直低着头,垫着脚丫走路。

    叶枭跟着她走到栏杆前,这才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沐笙的心情…应该是挺复杂的,是因为看到新闻的缘故吗?

    他踌躇了半晌,还是默默的喊住了她的名字:“小笙……”

    听到他的声音,沐笙较小的身躯稍稍一动,心里倒是挺纠结难过的,不过,她表面上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嗯。”

    “小笙,那些新闻……”叶枭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那个阿曼达没有人的关系。”事到如今,就算当初再生沐笙的气,在这个时候起,他的气也该消了,“上次,我只是为了气你,所以……”

    沐笙并没有听叶枭将话给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什么都不要说了,我说过,你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说完,沐笙继续埋着脸,她应该明白,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她最大的错误就是她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以为他们两个人能够在一起。

    叶枭明显在听完沐笙这番话的同时,脸色变得很差,他强咬着牙,“你说什么?”说话的同时,他也伸出手捏住了沐笙的手腕,力气很大,几乎要将沐笙的手腕给捏碎。

    她的细眉蹙了一下,脸色变得很差,“放手。”她使劲的挣脱了一下,但还是没有什么用处。

    叶枭那道带着侵略性的视线始终是盯紧沐笙,仿佛下一秒就有可能化身一头野狼将她吞吃的骨头都不剩下。

    “你说什么?难道你想要离开我不成?”

    沐笙盯着叶枭精致却带着戾气的眉眼,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

    “是的,我受够了,我受够你了,叶枭,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有多么的讨人厌,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么想要离开你,我求你放过我好吗?以后你过的生活,而我过我的生活,我们两个人互不相欠好吗?就算是我……”

    最后的一句恳求的话语即将落地,叶枭就猛的上前去擒住了沐笙的细腰,用力将她往怀里一带,霸道而又强势的吻就空前绝后的砸了下来,像是雨滴一样,沐笙几乎不能呼吸。

    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好像是一条死鱼一样,伸出手拍打着叶枭的后背,做些无力的反抗,可是越是反抗,叶枭就越是粗鲁。

    不出一会儿,她甚至感觉到他们的吻充满血腥味,不断的搅动着……

    慢慢的,沐笙停止了反抗,反正每次都是这样,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斗的过叶枭,跟她争吵的时候只能像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的鱼儿一样被他给折磨着。

    半晌,她忽然间感觉到叶枭停了下来,只是,他还不断的在喘息,就仿佛是做了很累的运动一样。

    “我不准你离开我,以后如果你再说你要离开我,我一定会买条链子将你绑在我的身边。”

    强势的落下一句话,叶枭又捏住了沐笙的下颌,“你要清楚,你沐笙,一定是我叶枭的女人。”

    闻言,沐笙的心稍稍一震,是的,他们已经发生了那种事情,可是……在现今的社会,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

    尤其是对豪门家族来说,像这样的事情,更是更正常,根本就不用负上什么责任。

    “叶枭,就算我们两个人已经发生了那种事情,可是你应该清楚,我根本就不是完璧之身,我早就在几年前的意外中被糟蹋过了。”

    沐笙以为自己说完这番话后,叶枭应该会有什么反应,哪知叶枭却忽然间笑了,还笑的一脸的嘲讽,半晌,她才停下,眼中闪着抑郁的光。

    “都到现在,你还想骗我,你真当我叶枭是个傻子不成?”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叶枭知道了她在骗人?

    “那天晚上,我就知道了,你其实是……”

    沐笙惊恐的等着他说完那些话,只是叶枭却迟迟不落下,反倒伸出手将沐笙给牢牢的拥入怀中。

    她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的靠在他的怀中,其实,她也是很贪恋叶枭身上的温暖,不知为何,每次靠近叶枭的时候,他身上透着的小温暖总是能够让她感觉到安心,她真的很喜欢叶枭身上的温暖。

    叶枭的声音变得阴沉而低沉,忽然间,他说道:“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喜欢你,沐笙,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不准再继续跟我说要离开的话,你可以打我、骂我,甚至于对我做更过分的事情,可是我不准你说要离开我。”

    听完这番话,沐笙只感觉整个人更加的忧伤,说好了不爱着他,可是她还是很容易受影响,只要他一句话、一个眼神,都能够影响她。她到底要什么时候起才能够完全摆脱叶枭的影响呢?

    “小笙,这一辈子,我只会有你一个女人,这是我对你许下的诺言,这个诺言永远生效,但小笙,你也要答应我,这辈子不能再离开我,你这辈子,也不准再说要离开我,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