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爱而不得
    :

    “小笙啊,为什么……为什么你总要如此的逼我呢?”叶枭喃喃自语着,忽然间,将目光凝聚在沐笙曾经躺过的床上,就这么躺看下去,精神十分济。

    如果没有沐笙,那么他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只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他们两个人的矛盾…

    ……

    苏七月将沐笙带回了家里。

    沐笙很嘴硬,口口声声说自己要离开叶枭,可是当晚,却一直盯着手机看,仿佛时间多跳过一秒,她的生命就会多流失一些。

    苏七月对她这种行为苦笑不得,想回去就回去啊!干嘛一直犹豫不决,想爱就大胆去爱啊,干嘛一直勉强自己不去爱?

    “小笙……”

    沐笙一直沦陷在自己的世界中,甚至连苏七月在叫自己都没有听到了,直到自己的肩膀上打上了一双微凉的手时,她才带着惊吓的转过身子看向了苏七月。

    苏七月的眼中凝聚些许的认真,看着沐笙,一开始,她的唇角是紧绷的,慢慢的,她勾起了一抹柔柔的笑意。

    “小笙,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

    问什么问题呢?沐笙对苏七月还未问出口的问题怀有一种忐忑的心态,她心想,是不是自己的表现太过于明显了,所以被苏七月看出什么了。

    “不要问了,我想要睡觉了。”苏七月摇了摇脑袋,故意将将话题给停下,起身,三两下跳上了床,猛的将自己整个人给埋了起来。

    隔着有几步的距离,苏七月看着她,眉眼间环绕气一股深沉的意味,这个丫头……又在逃了,但是这样逃也不是办法,反正,最后还是需要去面对所有的问题。

    苏七月叹了叹气,反正现在,她也不能将话说的很白,沐笙不想现在不想正面面对的问题,她也必须尊重她。

    ……

    这一夜,沐笙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跟叶枭在一所浪漫美丽的海岛结婚,可是当他们两个人要正式完婚的时候,叶枭却忽然间变了脸,离开了婚礼现场。

    沐笙知道这只是梦,但是,从昏沉中醒来的时候,她的心情还是有些不好受,她疲惫的睁开了双眼,转眸看到了睡在自己身侧的苏七月。

    苏七月睡的倒在挺熟的样子,想到苏七月对自己的照顾,沐笙不免有些感动。

    她眨了眨双眼,本想着要叫苏七月一声,可是想到苏七月为了陪着她,难免会很累,如果她就折磨贸然叫醒她的话,也不好,还不如让苏七月再多睡一会呢!

    出于对苏七月的关心,沐笙就自己一个人先起了床,如果平时苏七月没有过来大宅看看的话,

    偌大的宅子里基本就住着刘叔一人。

    苏七月本来是准备在h国忙完一段时间,就去找靳凉城的,但后来,又因为她的缘故,所以,她没有回去。

    刘叔虽然年纪大,但是他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看报纸。

    沐笙做好了早餐,也想着邀请刘叔一起来吃,谁知,眼角的余光稍稍撇过了刘叔握紧的报纸,报纸的标题上写着:叶枭私会u国火辣美女阿曼达。

    沐笙本来已经很沉重的心情一下子就彻底沉了下来,整个人几乎不能冷静,身躯不断的颤,她根本就不敢相信,报纸所报道那不堪的事实跟叶枭有关系。

    “刘叔,报纸能够借我看一下吗?”沐笙鼓起勇气跟刘叔说,但是刘叔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今年约莫是八十多岁,他行动不方面,也有耳聋。

    所以,沐笙只能喊的很大声,他才明白过来,那张皱巴巴的脸虽然好像破布一样,但是看上去却十分的亲切,他微笑着将自己的报纸递给了沐笙。

    “你拿去吧!”

    沐笙拿着报纸仔细的看了起来,刚刚她不敢确定,现在,她基本能够很确定报纸里头的对象就是叶枭,就是他。

    而那个女人她也认识,就是上次跟叶枭很亲昵的那个女人,原来他们两个人早就有关系了,她还以为那只手逢场作戏而已。

    哎!想来都是她太天真了,说到底,他们根本就不合适。

    “小笙……”苏七月站在阶梯上,可是她的视力也是挺好的,一下子就看到了报纸里头的内容,很快,她整个人也变得怒不可遏,猛的冲过去,将沐笙手中的报纸给抢了过来。

    就连沐笙自己也没有察觉到,手中的报纸就这么被抢了过去,顿时,她楞楞的盯着苏七月看了半晌。

    苏七月眼中凝聚的冷光越来越多,仿佛受伤的那个人才是她一样,仿佛是叶枭伤透了她的心。

    “他怎么能够这样?”

    沐笙垂下脸,眼中一阵暗淡,是啊,她也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叶枭可以这样,明明说好了只爱她一个人,可是却跟别的女人搞暖昧。

    “他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沐笙咬牙,逼着自己说出这么一番狠话来。

    苏七月扫了沐笙一眼,看到她眼中隐忍的悲伤,这个傻丫头……一直在忍着自己的伤痛,不让自己在别人的面前显现太多,可是有谁是真正的理解她的心。

    苏七月忽然间有些心疼沐笙,走过去,猛的就抱住了身躯隐隐在颤的沐笙:“别哭了,看清楚叶枭渣男的属性不是很好吗?就此跟他分手吧!反正我真的觉得你们两个人还真的不合适。”

    是啊,他们两个人有多么的不合适,我也是清楚的,但是,她偏偏就只对叶枭一个人心动。

    “七月,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也许可能是误会。”心脏的某一块地方,忽然i间被叶枭以往的美好所触动,沐笙为他说好话。

    苏七月轻笑出声,这个丫头还是那么傻,“傻瓜,不过,是不是真的,我还是会帮你调查清楚的。”

    她刚刚也是故意的说,想要试一下沐笙对叶枭的心意,想知道,她现在对叶枭的感情如何。

    苏七月刚放开沐笙,忽然间,沐笙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