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条条大路通罗马
    :

    中年妇人一惊,她也实在没有料到是这样的结局,她扮演的明明就是被害者的角色,怎么慢慢的就变了呢?

    叶枭这么说,沐笙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阴冷起来,冷嘲的扫过那个中年女人的身上。

    本来气势嚣张的中年女人被她的眼神这么一盯,身躯就抖了抖,“你……”

    生怕妇人还不了解叶枭的来历,特意好心的补上一句:“您好,妇人,您可能还不知道,叶少其实掌管着整个h国的生杀大权。”

    一听,中年女人就害怕了,真没有想到,这个叶枭有这样的来头,这下,她完了。

    沐笙见中年妇女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敢那么嚣张,这样的人不治一下怎么行呢?

    沐笙的唇角一弯,“就让她学狗叫在大街走一圈吧!还有做善事一百件才能够保释。”

    叶枭赞同的轻声鼓掌:“嗯,不错,确实是个好主意。”

    就这样,叶枭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沐笙给接出监狱,甚至让这事情来了个大逆转,当地警局的人都很相信他,所以都支持他的做法。

    虽然叶枭是将沐笙给接出来,可是两个人还是因为景梵宇的事情而闹得不欢。

    沐笙几乎是跟着叶枭走出警局大门的时候就问道:“你到底把景梵宇带到哪里去了?”都已经一天都没有见到景梵宇了,沐笙真的很不习惯,也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情。

    又提到景梵宇……叶枭的脸色簌簌的沉下来,“你又想跟我吵架吗?我们的话题可以不要涉及景梵宇吗?”

    “如果你不告诉我他的下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理睬你的。”走了一半路,沐笙就不肯走了,死死的咬住下唇,定在原地。

    叶枭蹙了蹙眉,有些冷傲的掀开了眼皮子,“跟我走,我不想在大街上跟你吵架。”出了警局就是一条通明的大道,大道上人来人往,有很多人并肩行走。

    “不,叶枭,你告诉我,梵宇到底去哪里了?你快告诉我?”沐笙一时激动,甚至还上前去,握紧的拳头一遍又一遍的砸在叶枭的胸膛上。

    虽然沐笙的力气也不算大,砸在他胸膛上也不算痛,可是想到这些拳头全是因为景梵宇,叶枭的心情就难以平复下来。

    终于,他不耐烦了,直接就甩开了沐笙:“够了没有,我都跟你说别闹了。”

    被他这么一用力甩,沐笙的身躯就本能的往后倒去,幸好,叶枭伸出手及时捞住了沐笙的腰,及时将她该拉入怀中。

    沐笙愣了愣,但很快又恢复理智,就伸出手推开了叶枭,声音已经透着绝望和无助:“你告诉我,你到底把梵宇送到哪里去了?他是无辜的,你真的不能这么对他,不可以。”

    他就真的那么关心景梵宇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叶枭能够从沐笙的眼中看到对景梵宇那种浓郁的关心,担心他出事。

    他疯狂的嫉妒沐笙对景梵宇有这样的喜欢,除了他一个男人以外,他不允许沐笙喜欢别的男人。

    “是不是为了景梵宇,你什么都愿意做?”

    沐笙咬着牙,被迫的看着叶枭邪魅而透着寒意的脸,“是。”

    不知为何,一个淡淡的单音节“是”就足以让叶枭感到疯狂了,他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愤怒的沸驣着。

    他气的吸了一口气,“好,很好,现在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如果你能够让我开心,我兴许能够让让你见景梵宇一面。”

    在说话的同时,叶枭还特地的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了沐笙的表情,只见她垂着脸,面色显得有些黯然的样子。

    “好,只要能够让我见梵宇,我什么都愿意做。”

    闻言,叶枭的眼睛瞬间通红,忍不住鼓掌:“好,很感动的爱情,沐笙,这回,你成功惹怒了我。”

    ……

    叶枭将沐笙给拽上了车,两个人坐在封闭的车厢里,叶枭没有再跟沐笙说过一句话,仿佛跟她多说一句话都是多余的。

    沐笙则是拘谨的坐在另外一旁,将自己的脸转向窗外,虽然她并不清楚叶枭到底要做什么?到底要带她去哪里,可是她明白……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几乎是一停车,叶枭就死死的将她给拽下了车,沐笙还没有完全反应一下,就整个人被他被迫锁在怀中。

    她还记得这里,就是金煌酒店,她也有些醉了,他怎么就带他回金煌酒店了?

    金煌酒店还是刚刚那个女服务员,当她看到沐笙被叶枭拥住进来的时候,眼眸瞬间瞪的大大的,几乎不敢相信。

    刚刚那个偷东西的土包子居然是叶枭的……

    酒店的经理听说叶枭来了,也赶紧过来迎接。

    叶枭早就命人去调查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他拥住沐笙慢慢的走到那个服务员的身边,唇角萦绕的微笑带着致命的危险。

    女服务员似乎承受不了,身躯也跟着重重一颤,“叶少。”

    沐笙扫了一眼女服务员,此时,她依旧没有刚刚的盛气凌人,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温顺的绵羊,这前后真是相差太大了。

    “刚刚是你说我的女人是穷鬼?”

    “不,不,叶少,我是误会了,我真的没有什么不尊重的意思。”女服务员越来越惶恐。

    叶枭捏了捏沐笙的脸,这次,他还是一样让沐笙做选择:“怎么样?要怎么处理她?”

    处理二字,使得女服务员的眼中蓄满了眼泪,都怪她,刚刚她要是不要狗眼看人低就好了,不至于会有这样的误会了。

    沐笙转眸,忍不住看了看正在对他微笑的精致男人,现在这个时候,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叶枭,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她帮出一口气吗?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吧!

    “她只是眼瞎而已,不过,她并没有做什么大错,所以,我不想追究她。”沐笙终究是心软了。

    女服务员听到沐笙为她说好话,感激的眨了眨眼睛。

    叶枭不是沐笙,如果自己所爱之人被欺负了,他定是要睚眦必报的那种人,所以,他就直接自己做了决定,“好,不为难她,直接让她滚出金煌酒店。”

    不管叶枭说什么,经理都是赔笑脸,全程都点头哈腰,不断的说:“知道的了,总经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