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把沐笙给抓到警察局
    :

    中年妇人闹腾着,仿佛不把事情给闹大就不肯罢休:“你们来看看啊!这个贱女人偷了我的东西……”

    她没有,明明就没有啊!

    “你胡说什么,我明明就没有……”沐笙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可话刚落下,中年女人的眼中就闪过一抹阴狠毒辣:“好,既然你认为你没有这么做,那么你敢不敢让我看看你的背包。”

    沐笙是这么想的,反正,她做人做事都对得起天地。而且更重点是,她没有做亏心事,所以也没有什么心虚的。

    她很直接的将自己的背包就递给了妇人,“看看,我有没有拿你的东西。”

    中年妇人直接接过,作势般找了一下,将书包给倒灌的时候,就有一条项链从书包里掉了出来。

    啪嗒一声,声音格外的项链。

    沐笙硬生生的被吓了一跳,不对啊!重点是,她根本就没有跟这个中年妇人有什么接触过,怎么……

    中年妇人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光,整个人的底气一下子变得很足,朝着四周的人说道:“各位,请帮帮我把这个小偷给抓到警局去!”

    听她这么说,沐笙才发觉自己上了当,“不,我没有偷东西,我没有……”她喊道,可是周围没有一个愿意相信她的人。

    酒店服务人员已经找了安保过来将她给抓住,尽管沐笙学过什么跆拳道,可是她终归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还是抵不过几个男人的禁锢。

    “放开我,我没有,我没有偷东西……”沐笙被押着出去,喊叫声通过空气远远的传着,她甚至还喊了叶枭的名字,但是没有人在乎她。

    南宫月华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酒店的五楼的阳台上吹着暖风,她的心情也是格外的舒畅。

    “做的不错。”南宫月华握着手机抵在耳畔上,对中年妇人的做法表示赞赏。

    中年妇人听了也很开心:“南宫小姐,既然如此,您是不是可以多给我一些奖励啊!”

    南宫月华的红唇一勾起,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感受到如此兴奋了,果然看着沐笙被人抓进监狱的感觉就是舒服。

    “当然,这次,我心情开心,我会给你更多点。”

    ……

    半夜,叶枭在公司里办公,就接到了下属的电话,说是沐笙被抓到警局里。

    顿时,他有些懵住,怎么刚一会,沐笙就出事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枭的眉宇顿时蹙的很紧,几乎要扭在一块了,他就想不通了,是哪个警局竟然敢动他的女人,真是胆子太肥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说是因为沐笙小姐偷了人家的项链。”

    闻言,叶枭几乎要笑出来,这实在太可笑、太荒唐了,他太了解沐笙,他送她珠宝项链她都不要,又怎么会送去偷人家呢?

    叶枭火急火燎的赶到警局,此时,警员正在拷问沐笙,警员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盛气凌人的中年妇人,她双手掐腰,嘴里不断的轻喃着:“警员大叔,你们一定要严惩这个女人,我一看她就是个惯偷,绝对不是什么好货。”

    沐笙倒是也伶牙俐齿,“你说谁不是什么好货的,你敢冤枉我,等下,你就知道你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的。”

    从小到大,沐笙就一直都要学会以宽容与善良去善待别人,只不过,这不代表,她就要默默的忍受别人的欺负。

    叶枭看了她一眼,慢慢的走过去……

    听到有脚步声,本能的扭头去看,愣住了,他们是认识叶枭的,在整个h国,谁不认识叶枭呢?那个赫赫有名的军少,他的身后还跟着局长。

    警员朝着叶枭恭敬的点了点头,赶紧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叶枭。沐笙也看到了叶枭,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中年妇人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一个劲的朝着局长说着:“现在不是应该定罪了吗?”

    定罪,这么快?看来真是恨不得将她给马上推向火坑啊!

    沐笙白了那个中年妇人一眼,不用想,也应该是有人让她陷害她吧!不过,她倒是挺好奇的,她到底是怎么将那一条项链放在她的书包里的。

    叶枭并不急着马上定沐笙的罪,难得有耐心的跟沐笙慢慢耗:“你说你犯了什么罪?”

    沐笙的眼眸陡然生出怒火,这个家伙…很明显就是故意的……她猛然深吸一口气:“我被一股坏家伙给骗了,他让我到金煌酒店等他,结果,他自己却关机了,电话也打不通了,然后就有这么一个中年妇女冲出来说我偷了她的项链,然后我就莫名其妙来这里了……”

    叶枭托着下颌,仿佛在很认真的端详着她话中的意思:“哦,原来是这样。

    沐笙最讨厌叶枭明明就刽子手却偏偏专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她继续补上一句:“还有,我怀疑这个女人也是他派来的,就是为了看到我有多么狼狈的样子。”

    中年女人一听到沐笙不对她用敬语,就火急火燎的喊道:“你这个没有礼貌的贱货,偷了我的东西,还敢那么拽的样子。”

    她的话刚落下的瞬间,叶枭忽然间朝着她的方向转了过来,面容凝聚着风霜,仿佛能够将人给席卷着。

    “掌嘴。”叶枭吐出淡淡的两个字,就有人上前给了那个中年妇人一个又急又狠的耳光。

    中年妇人被打的愣住了,“你……”

    “你不知道吗?小笙是我的妻子,整个叶家所有的财产都是她的,你觉得她还会稀罕你这么一条破项链吗?”叶枭又让人将项链给拿了上来,用那种不屑的眸光盯着了半晌,提起项链用力一砸:“真是垃圾,放心,我会赔你的。”

    中年女人顿时陷入一种极度的惶恐中,她觉得自己好像惹错人了,她又转眸去看了看沐笙,沐笙倒是十分淡定的,冷冷的盯着叶枭看,半晌,才将自己的视线给收回。

    这两人的关系……匪浅啊!

    “怎么样?满意了吗?我亲爱的老婆大人。”叶枭又凑过去朝着沐笙扬起一抹魅惑的笑意,“这个女人凭你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