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我是来找人的
    :

    沐笙顺着女服务员视线所看的方向看过去,就发现她的视线落在她的衣服上,此时她穿着的白色上衣,配搭着简单的牛仔裤,再将自己的头发给扎起来,脸上也不施脂粉,在她看来,她这个装扮倒是挺正常的。

    但对于女服务员来说,在这样豪华的酒店,她见惯的都是些穿着华丽、化着精致妆容的人,所以,她下意识的认为,进入金煌酒店的人也应该是这样的。

    沐笙忍不住蹙了蹙眉,问道:“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您是准备来这里应聘服务员的吗?”

    应聘服务员?什么鬼?她明明就是过来这里找人的,不过,应该是她的服装太过于简单化了,才会造成这样的误会了,但是,真的无所谓。

    “我是来找人的。”沐笙如实回答。

    女服务员看着沐笙的眼神却变得更加讽刺,眼中站着的女人一看就是个卑微的穷人,而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她在这里能够有什么朋友呢!

    如果不是来找工作,那就是来做应召女郎的。

    “小姐啊,这里不适合你这种人,你还是赶紧走吧!”

    凭什么带着有色的眼镜去看别人呢?沐笙变得生气了,她正想去6778号房间找叶枭,忽然间,却停下了步伐,猛的转身,啪嗒一声将手直接甩在了前台上。

    “你别狗眼看人低,我告诉你,我来这里找的就是叶枭。”沐笙看着女服务员眼眸闪过的些许的惶恐,更加加强语气,“没错,你没有猜错,我现在要找的就是这家酒店未来的继承人叶枭。”

    虽然说她现在跟叶枭吵架了,但是也要将底气给拿出来,免得便宜了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垃圾人了。

    听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女服务员果然懵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办法回过神来。

    “哈哈,沐笙,你还是会给自己抬高身份呢!”一声极具嘲讽的笑声从远处传了过来,犀利的如同一把刚刚磨好的刀。

    随着笑声的落地,同时沐笙也能够察觉到危险的逼近。

    她扭头一看,就看到南宫月华正扭着翘臀走了过来,她打扮的特别精致,整个人透着贵族的气息,跟她的打扮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沐笙也没有想到南宫月华会忽然间出现在金煌酒店里,她马上有了个猜想,难道说,她是跟叶枭一起来的?

    在沐笙思考的瞬间,南宫月华已经缓步走到沐笙的面前,骄傲的抬起下巴,打量着沐笙,仿佛沐笙就是个土包子,而她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沐笙啊!到底是谁给你这样的勇气敢来这么胡说八道的?”

    前台上的女服务员认得南宫月华,南宫月华一出现,她整个人就马上有了劲,又更加的笃定的认为沐笙是骗子,对沐笙的态度更加的不好。

    “骗子小姐,我劝你现在还是走吧,不然等会被人给赶出去就不好看。”女服务员冷漠的劝说,但其实不管沐笙怎么样,都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沐笙对女服务员置之不理,她稳稳的站着,被迫的跟南宫月华对视,光是看到南宫月华眼中凝聚的冷意,她就能够想到南宫月华到底是有多么的讨厌她。

    “南宫月华,不关你的事情,你现在最好走开,等会波及到你不好。”

    沐笙这么说,但南宫月华的心里却是不这么认为的,反正凡是找她未婚夫的话,肯定就跟她过不去。

    “怎么?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我知道你不怕我,你南宫小姐是被呵护在掌心中的珍珠,根本就不会怕谁,这点我比谁更加清楚。”

    “既然如此,你还不滚,像这样的地方,不是你这样的贱货能够踏足的地方。”

    沐笙根本就不太想两次爱南宫月华,她稍稍侧身,明媚的光线就瞬间萦绕在她的侧脸上,透着些许的光影,使得素颜的她反倒是看上去挺高贵华丽的。

    看着这样的她,南宫月华不免怒从心中,她马上就推想了一下,她自己调查过了,叶枭一般都会金煌酒店的6778号房间,而沐笙过来这边,目的很明显就为了来见叶枭。

    嫉妒使得南宫月华一下子变了脸,不可以,她绝对不能让沐笙跟叶枭见上面,她不能让他们的感情继续发展下去。

    她盯着沐笙看了些许,忽然间,态度就变好了。这样忽然间的转变倒是让沐笙变得措手不及。

    “好,我明白了,既然你来找我的未婚夫,我也不生气,你就找个地方先坐一下,让阿枭来接你。”

    “不用你说,我也是会的。”沐笙将自己的脸偏转到另外一边。还是先找个地方等等叶枭,反正她现在也是没有办法进去找叶枭的。

    南宫月华停顿了一下,跟远处一个女人换了个眼神,就踏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沐笙在金煌酒店的沙发坐着,等了一会,这回,她又想着打电话给叶枭,打了过去,电话倒是能够接通了。

    只不过,她没有来得及讲话,就从酒店出来一个中年女人,她恶狠狠的之着沐笙,在沐笙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直接甩了她一记耳瓜子:“贱女人,你敢偷我的东西……”

    偷东西,等等,什么东西?她完全不知情。

    中年女人又双手掐着腰,更加凶狠的样子:“偷了我的东西,你还不肯承认,你这个贱女人,我一定要把抓进警局。”

    说完,她长长的指甲就这么抓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抓到沐笙粉嫰的皮肉,就在这个时候,沐笙却堪堪的躲过了。

    “你干嘛?”她凝眸,眼中腾起冷气,真是莫名其妙就被人给诬陷成偷东西,这也太倒霉了吧!反正,她一定要把所有的问题都问清楚。

    中年女人完全没有消停,又过来要扯她,嘴里还不断的轻喃着:“贱女人,你还我的东西,还啊!快来人啊!有人偷了我的东西。”

    中年妇女说话的声音真的很大,很快就吸引了很多前来围观的人,他们纷纷打量着沐笙。

    被这么多人给直视着,沐笙真是感觉到头皮在发麻,她在想,这个中年妇人肯定是疯了,要不然,为什么会一出现就笃定的认为她是小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