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沐笙,你真行!
    :

    “好啊!我的事情你没有兴趣了解……”叶枭狭长的双眸危险的眯紧,表面上还是挺淡定的,可是整个人已经怒气蒸腾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沐笙也知道自己应该顺着他,或者应该说几句好听的话,这样兴许能减轻叶枭的怒气。

    但,她就是没有办法做到。那卑微的自尊心让她没有办法对叶枭低头。

    “是,你说对了,你的事情我才不想了解,特别你这个人,我更加的讨厌。”沐笙一鼓作气,仿佛是发泄般将自己满腔怒火给吼出来。

    吼出来的同时倒是挺爽的,只不过,她又马上后悔了。

    因为叶枭在电话那头稍稍停顿了几秒,在这一秒间,她甚至能够感觉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寒气,几乎能够将她整个人给吞噬掉。

    她本能的吞了吞口水,害怕的缩了缩身子,将话说的这么绝,这回,可是真的是惹怒了叶枭。

    “好啊!我的事情你没有兴趣了解,但是那个奸夫的事情你总有兴趣。”

    奸夫,当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叶枭是气的恶狠狠的咬着牙,仿佛恨不得将景梵宇给碎尸万段,其实只要是对他的女人有半点想法的男人,他都很想要像杂草一样给清除掉。

    沐笙陡然一惊,因为她从叶枭的话中闻到一丝危险的味道,他会对叶枭做什么吗?沐笙开始害怕,整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说话的声音也沾染了些许的惶恐:“等等,你告诉我,你要对梵宇做什么?”

    梵宇、梵宇、叫的那么亲昵,叶枭一听心里就来气,“我要将他给碎尸万段,他敢抢我的女人,我要将他给挫骨扬灰。”

    说的那么严重,沐笙这么一听,脸色一阵惨白,整个人是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叶枭,你疯了吗?梵宇,他根本就没有犯下任何的错,你怎么能够那么对他?怎么可以……”

    “这么快就心疼了?我只是说说,就能够刺伤你的心,沐笙,那个奸夫在你的心里到底是有多么的重要?”

    叶枭忍不住将景梵宇跟自己做对比,他甚至在想,如果是自己出事了,沐笙也会如此的着急吗?

    “你别太过分了,叶枭,你想做什么你直说,你绝对不能伤害梵宇,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就为了一个景梵宇,他居然对他说那么严重的话,叶枭顿时变得很难过,俊逸的面容也沾染了悲伤,只是他依旧嘴硬:“好啊,想救景梵宇是吗?行,那就过来金煌酒店6778号房间,我在这里等着你。”

    手机的屏幕暗下来,沐笙的细眉忍不住一蹙,整个人顿时变得很纠结。

    其实,这件事情应该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的,可是,她就是学不会跟叶枭撒娇,学不会跟叶枭说些甜言蜜语,她在想,如果她会说那些东西的话,兴许,景梵宇就不会陷入这样危险的处境中了。

    ……

    黑色的奥迪车在缓慢的开着,无声无息的。

    封闭的车厢内,却夹杂着叶枭身上特有的冷峻气息,在挂断了沐笙的电话后,他整个人的情绪就很低沉,性子也变得很阴沉,好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就爆炸的地雷。

    坐在驾驶座开车的司机都不敢惹他,就连开车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叶枭。

    车上有报纸,叶枭随手翻着,好像在很认真的看报纸,但是翻着报纸的力气却十分的大,被他翻过的报纸基本都有了痕迹。

    “白若水,今天公司有谁迟到,旷班了吗……”

    正在开车的白若水被他这么一问,身躯瞬间一僵,他怎么感觉叶枭这个问题带着某种不详的征兆呢!有些阴沉沉的。

    “嗯,公司今天总共有两位,不过,他们都是路上耽搁的,一般公司都会比较人性化。”

    叶枭的双眸依旧凝聚在报纸上,面色蹦紧着,抿唇,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来:“让他们走。”

    走,就因为他们犯了一个小错就让他们走……

    白若水有些惶恐,总感觉到叶枭所做的决定有些唐突和绝情了:“等等,总经理,我觉得这个决定真的很不人性化,不管怎么说,这些员工也是我们hyh公司的老员工,所以我觉得……”

    叶枭很直接就打断他,抬起脸的瞬间,面色笼罩了阴沉:“你这是在质疑的决定吗?到底谁是上司?”

    白若水被叶枭那种冰冷彻骨的眼神给刺到,就仿佛整个人好像置身于风雪中,身体被冻僵了,话说,这叶枭的身上真的与生俱来就带着霸气,让人亵渎。

    白若水虽然是公司的老员工,可被叶枭这么说,还是连连的点头,态度也变得唯唯诺诺的:“是,是,总经理说的是。”

    “嗯!迅速解决。”

    “总经理,现在去哪?”白若水继续问道。

    叶枭的视线慢慢的看向前面大道上的红绿灯,眼中的光芒仿佛被什么给驱除了一样,变得暗淡起来。

    “去公司吧!”他报出的酒店房间是他之前常住的房间,不过,他现在不想去。

    他是不想去听到沐笙有多么的在乎叶枭这样的话,也不想看到沐笙为景梵宇担心受怕的样子,这样,他整个人会崩溃,可能会失控就去杀了景梵宇。

    ……

    沐笙火速赶到了金煌酒店,不过当她到酒店的时候,却一直都没有办法打通叶枭的电话,他关机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他居然关机了。

    他是故意的,就是故意要给她难堪。

    沐笙看了看金煌酒店外面的豪华装饰,胸腔内的气息被紧紧的压制着,有些难受,迫使她努力深吸了一口气,再缓慢的走入了金煌酒店

    金煌酒店是整个h国赫赫有名的酒店,也算是叶枭家族旗下的产业,酒店一般都是由一些穿着华丽服装的高档人士进入。

    因为沐笙穿的实在是太随意了,所以当一脚刚踏入金煌酒店的时候,酒店前台女服务员就喊住了她:“等等,小姐,您来这里干嘛?”女服务员说的话很动听,不过,眼中却带着少有的讽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