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她只是一个路人而已
    :

    阿曼达也察觉到叶枭的目光凝聚在沐笙的身上,女人的敏感告诉她,眼前这个女人跟叶枭的关系不会那么简单的…

    “她是谁啊?”阿曼达在说这话的时候,挨着叶枭更近了,眼中更是带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叶枭的注意力全在沐笙的身上,没有注意到阿曼达对自己的亲昵行为,也没有怎么急着去回答阿曼达的话,看到她的出现,他在激动之余,还有些生气,气她带了别的男人到自己的家。

    不过,如果沐笙要是能够主动道歉的话,他还是能够原谅他的。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沐笙忽然间将目光收回,眼神也变得冷漠:“你让人把梵宇带到哪里去了?”

    只一句话,叶枭只感觉到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他还以为沐笙来这里是来跟她道歉的,没有想到原来是为了景梵宇,为了那个野男人……

    叶枭的火气一下子腾了上来,憋着心头的怒火将视线转向了阿曼达,甚至于当着沐笙的面前挑起了阿曼达的下颌:“我不认识她,只是一个路人而已。”

    “哦,原来是路人……”

    话一落下,沐笙的脸色簌簌惨白,他变的可真快……

    早上还想将她像公主一样捧着,但现在,在他的眼里,她却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而已。

    呵呵!可笑!

    沐笙深吸一口气,叶枭将她当成路人不要紧,但最要紧的是,她现在一定要保证景梵宇的人身安全,毕竟,他是真的无辜,不应该被牵扯进他们之间。

    沐笙深吸一口气:“梵宇是无辜的,你就放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枭忽然间拉着阿曼达穿过她的身侧,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也不听她说话。

    眼看着叶枭跟阿曼达就要走远了,沐笙急匆匆的要跟上,却被叶枭的下属给拦下:“不好意思,沐小姐,您不能跟上去。”

    喊她为沐小姐,那明明就是认识她的,既然认识她……为什么又要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呢?

    “我要找叶枭,我有事情要跟他说。”

    “沐小姐,现在总经理有正事要处理,有什么事情,得等总经理闲下来再说。”

    ……

    一走出了沐笙的视野,叶枭对阿曼达的态度就一下子冷却了下来,直接将她挽在他手臂上的手给推开。

    阿曼达微微一怔,这个男人简直是变脸像变天一样,她以为是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触到他的禁忌了,问道:“怎么?”

    叶枭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没事。”

    既然没事的话,为什么要抗拒她呢?阿曼达继续想着要挨近他,叶枭却灵巧的躲开了,给出了一个直接到非常伤人的回答:“不好意思,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未婚妻……闻言,阿曼达不免有些黯然神伤,这么帅的男人居然有了未婚妻,可真是可惜啊,她还是晚了一步吗?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跟叶老爷子主动提出要这个男人。

    可阿曼达还是表现出一副极其豪爽的样子:“好吧!我理解,不过,像你们这种大家族搞婚外情也很正常吧!我相信你不会那么纯洁,一辈子只睡一个女人吧!”

    他还就一辈子只睡一个女人……而且睡一次,爱一辈子。

    “还真巧了,我就是你说的那种男人。”

    是吗?被一个男人如此坚决的拒绝,阿曼达还真的觉得有些无趣了,她耸耸肩,“好吧!真是可惜,虽然叶总经理的皮囊挺好看的,但却是一个不解风趣的人,我本来还可以陪你玩玩,看来是不行的。”

    到了酒店,阿曼达邀请叶枭去她房间里坐坐,“要不,去我房间里坐坐,我们可以谈谈生意,或者做点其他的?”

    叶枭扫了阿曼达一眼,不可否认,西方女人的确会比东方女人的身材更加饱满圆润一些,换做一般男人看到阿曼达早就像是一头饿狼般扑了过去,可叶枭却是真的对她提不起兴趣。

    现在过了有那么一会,他心里头的气也消了不少,又开始想念那只带着利爪的蠢猫了。

    “不好意思,告辞了,阿曼达小姐,你好好休息。”说完,叶枭头也不回就走……

    阿曼达看了看叶枭英俊的后背,忍不住惋惜:“对我都不起反应,还真是柳下惠啊!真是太可惜了。”

    叶枭一出酒店,就忍不住打听起沐笙的事情来了。听下属说,沐笙已经走了。

    至于去哪里,下属们并没有特别去注意,因为他们以为叶少是真的不想理睬沐笙了。

    听到这里,叶枭的情绪简直是没有办法冷静,拽起其中一个下属的衣领就是一顿毒打:“谁让你们就这么放她走呢?”

    下属被叶枭浑身上下的冷气震慑的浑身都在打颤,“抱歉,叶少,我们真的以为……”

    叶枭的面色更加铁青:“你以为什么?以为,我不要她了是吗?”她又一脚将下属给踹到,因为叶枭的脚下的力气是在是太大了,那人更是直接飞了出去。

    叶枭上了车,赶紧打了一通电话过去,一开始电话根本就打不通,后来,等他打了有五个以上,沐笙总算是接听了。

    电话接通了,在欣喜之余,叶枭也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反正本来就是沐笙的气,如果不叫野男人进他的家,那么他也不会发如此大的怒气。

    “你在哪里?”

    “梵宇到底在哪里?”沐笙也不问其他的,就直接问景梵宇的事情。

    景梵宇、景梵宇,难道他们现在的问题只有景梵宇了吗?叶枭的脸色瞬间迅速铁青起来,他怀疑沐笙根本就不在乎他,难道看到他跟别的女人走,她都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你现在在哪里?”叶枭又继续重复着这个问题。

    “那你先回答,你把梵宇带到哪里去了?你到底想要对他做些什么?”

    叶枭的眉宇蹙的更紧,“你的心里、眼里只有景梵宇,难道你就不关心我吗?不关心我刚刚跟那个女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叶枭真的跟别的女人……

    沐笙心脏一阵咯噔,难以抑制的疼痛席卷了上来,但她依旧倨傲的回答:“你跟她发生的那些肮脏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没有兴趣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