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她没有钻洞的本领
    :

    叶枭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难看到极点,他朝着沐恩递过去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这个可恶的沐恩真是太煞风景了,什么时候不来,就偏偏在这个时候来。

    “你来这里干嘛?想死吗?”叶枭直接起身,拿起床上的枕头就往沐恩的方向一丢,沐恩堪堪躲过,还是心有余悸:“我这不是刚下飞机,就想着跟老朋友叙叙旧嘛!”

    “滚!”叶枭完全不买账,又一脚踹了过去,沐恩费力躲过,用力的关上门,赶紧逃到大厅。

    看到门关上,叶枭的心情这才稍稍平复下来,朝着沐笙走了过去,厚重的背影直直的落在她的身上,“我们继续吧!”

    “不……”沐笙大声喊道,直接将被子丢向他的方向,“你别再动我,要不然,我可就真的生气了。”

    叶枭也没想着要动沐笙,他的背部因着沐笙刚刚那一脚,伤口重新被撕裂开来,所以也不能继续了。

    ……

    大厅。

    沐恩已经在等叶枭了,他的脸上变得有些凝重,还在原地不安的走动着。

    叶枭慢慢的走进他,“cf国现在情况如何?”

    闻言,沐恩的面色更加沉重,“嗯,不是很好,阿枭,你确定你要去吗?”

    “是,不管哪里情势如何,我还是会去的,爷爷也是认为我不会去哪里,所以才借着这件事答应我跟小笙的婚事。”

    沐恩虽然不在叶家大宅,可是,在叶家他还是有安插些眼线,所以有些事情自然是也是清楚的。

    “难道就不能像爷爷说的那样,让小笙做小,然后让南宫月华做大吗?”沐恩虽然也崇尚美好的爱情,但是他明白的,作为这种大家族的人,要拥有一份纯粹的爱情也是很难的。

    所以,他并不奢望,以后,他还是会为了家族献出自己的婚姻。

    叶枭眼中的波光一动,“就是因为受了什么大家族的荼毒,所以,才会觉得一夫两妻没有什么,就算我愿意这么做,你觉得按照小笙的性子,她能够接受得了这样的安排吗?”

    沐恩脸一垂,他自己的妹妹,自己也是很清楚的,沐笙的性子也是很倔强的,她也只是纯粹的追求纯洁的爱情,如果叶枭真的答应爷爷这样的要求,或许沐笙也是不会选择跟叶枭在一起的。

    “总之,沐恩,我已经下了决定,余生我要给她一份纯洁无暇的爱情,至少,我不能亏待了她。”

    叶枭的视线随着飘动的窗帘飘到外面,此时有五彩的光芒落在他的身上,使得仿佛置身于画里,整个人美轮美奂。

    沐恩知道,叶枭对自己的妹妹是认真的,他很想协助叶枭……就当是为了沐笙一辈子的幸福。

    沐笙做了一些餐点想给沐恩,可是当她去了大厅后,却发现沐恩不在了,只剩下叶枭一个人站着,他的侧脸映上了光的斑斓。

    沐笙看到他满腹心事的样子,将手中的甜点放在桌子上,慢慢的抬步靠近他,“阿笙,你在想什么?”

    随着沐笙的靠近,她身上单薄的清香也落在叶枭的鼻翼中,不管她在哪里,只要闻到独属于沐笙身上那特有的味道,叶枭一定能够认出她来。

    叶枭直接拉起沐笙的手抱紧她的腰间,促使沐笙挨得她更紧,如果他要去很远的cf国,最放不下的人就是沐笙了。

    “小笙……”他喊着她的名字,可是声音却透着莫名的沉重。

    沐笙看到他不同寻常的样子,心里略略担忧,叶枭不是那种会将所有心事都告诉她的人,“怎么了?告诉我,你有什么烦心事?”

    叶枭的薄唇动了动,本来想说,但是话到喉咙,又被他自己硬生生的强压下去,不可以,他现在不能跟沐笙说那么多话,也不希望造成沐笙的担心。

    “没事,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们以后结婚了,第一胎是女儿还是儿子?”

    原来是这事。

    沐笙放松的吐了吐气,幸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每个人都有高低起伏的心情,她想叶枭或许是真的心情不太好。

    “你不觉得现在讨论这个问题,有些太早了吗?”

    “不早了,反正很快我们就要结婚了。”叶枭又将沐笙给拉到怀中,两个人换转了个方向,他的一只手搁在沐笙的肩膀上,轻轻的揉捏着:“我真想一辈子跟你天长地久,真想离开这里,跟你在一起,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会的,一定会有那么的一天,阿枭,只要我们不放弃。”

    叶枭安安静静的抱着沐笙一会,忽然间,沐笙又问道,“我哥哥呢?去哪了?”

    “回去了。”

    沐笙惊讶的瞪大眼睛:“去哪里?现在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不让他留在这里过夜?”

    叶枭扫了沐笙一夜,看到她如此关心沐恩,他倒是有些吃沐恩的气,虽然说他们两个人亲兄妹,但是,他还是不希望沐笙关心除他以外的男人。

    他忍不住蹙了蹙眉,忽然间摁了摁沐笙的后脑勺,本来,他是想直接吻上去的,但是,却在她的后脑勺摸索到一道伤痕,手也陡然停了下来,心境也一下子变得心酸苦楚。

    他真的很希望,那可恶的酒瓶是砸在他的脑袋上,这样,沐笙就不会那么疼了,虽然最后周润也被解决掉了,但是……伤了他的女人,仅仅是赔了一条命还是不够的。

    沐笙看到叶枭脸上忽然间弥漫着的疼痛,她也有些不解,“怎么了?”

    叶枭面色凝重的将沐笙给直接拉入了怀中,“对不起,让你那么痛,以后,我绝对不会让别人伤你分毫了,一分一毫都不行。”

    原来他还在意上次的事情,哎,这都过去了一些时日,况且,她现在还是挺好的。

    沐笙轻笑出声,主动踮起了脚尖吻上叶枭的下颌:“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就不要担心我了,我真的很好。”

    “但我还是心里愧疚,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够来的更及时一些,或许你……”

    他刚要说话的时候,沐笙忽然间伸出手堵住了他的薄唇,“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真的不怨怪任何人,现在我们两个人只要能够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就好了,其他的,我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是啊,最重要是他们两个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好了,只是……他真的担心这份幸福能不能实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