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我可是病人
    :

    病人两个字,让叶枭越发热情的动作戛然而止,他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渴念给憋了回去,努力的从沐笙的身上起了。

    对了,差点忘了,沐笙现在是个病人。

    见叶枭停下了动作,沐笙这才有些放心,但想到他刚刚差点失控了,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身子转到一旁去。

    不知过了多久,叶枭的视线慢慢的转到了沐笙的身上,纤细的手又重新的搭在了沐笙的肩膀上。

    当他的手腕在碰到她的同时,她的身躯猛的一颤,整个人防备性的抓起被子挡在自己的身上,一双眼眸惶恐的眨了眨:“叶枭,别闹了,这里可是医院。”

    叶枭看着沐笙硬是退到自己触不到的安全距离,他的手还微微悬空着,他忍不住笑起来,“别误会,我是要来喂你吃饭,还是说,你要继续……”

    意识到是自己误会叶枭,沐笙的脸色也瞬间红了起来,不过这也不是她的错吧,是叶枭每次都表现的太过于热情了,所以,她才会误会。

    叶枭还真的一本正经的喂她吃饭,一开始,两个人的眼神总是无法避免的碰触在一起,叶枭的眼睛又那么漂亮,只要不经意一看,都会沦陷。

    沐笙担心自己会被他给吸引过去,但慢慢的,后来她也习惯了,也就感觉到没什么了……

    ……

    沐笙午休后,叶枭慢慢的走到长廊里。

    下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叶少,周润还没死。”

    叶枭当时本来是想要直接捏死他的的,但后来,他还是减轻了一点力道,只为了能将他带到爷爷的面前。

    “行,现在把我给装到后车厢。”

    “已经准备齐全了。”

    叶枭特地加多人手保护沐笙的安全,这才放心的离去,黑色狂傲的迈巴赫开着,一路到了叶家大宅。

    叶老爷在书房里处理文件,一听到佣人说叶枭来了,他大概也能够猜到什么事情。

    叶枭将周润带到了叶老爷子的面前,虽然说周润以前借着自己是暴发户的儿子就在学校欺凌弱小,可到了如此庄重的叶家,他吓的两腿不断的打颤着,还尿了裤子。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有沐小姐有半点非分之想……”

    叶枭蹙了蹙眉,一脚直接揣在了周润的身上,带着威慑力的声音也跟着落下:“快说,南宫月华到底是怎么指使你伤害沐笙?”

    被吓坏了的周润当然是一五一十的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说出来:‘我说,我说,是南宫小姐告诉我,她说沐笙在沐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地位,根本就不会有人理会她。”

    “”我本来是想要跟她做朋友,没有想到沐小姐很不喜欢我,所以我很生气打爆了沐小姐的脑袋,再加上南宫小姐告诉我,只要我对沐小姐做了那种不好的事情,她就能够给我钱。”

    “还能够帮我爸介绍一些业务,所以我就答应了,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情,我也是真的被南宫月华给利用啊!我真的很冤枉啊!”

    叶老爷子扫了他一眼,仿佛是看垃圾的表情,“行,话说完了,该处理掉了吧!”他摆了摆手手,就有人直接过来将周润给拖了出去,整条长廊里顿时响起周润的惨叫声,无比的凄凉,任谁都能够想象到周润的下场有多么凄惨。

    自打叶枭将周润带到叶家大宅,他就猜到了,叶老爷子是绝对不会让周润走着出叶家大宅的。

    叶枭冷冽的视线又扫向了叶老爷子,“爷爷,您现在应该明白了吧!还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听完这些,叶老爷子依旧很坦然的样子,居高临下的坐在太师椅上,休憩般的晃动了几下,“这就是你想要说的话吗?让我惩罚月华?”

    叶枭也不想跟叶老爷子拐弯抹角,“爷爷,您是个聪明人,我就不相信我说什么,您会不懂。”

    叶老爷子换了一个坐的姿势,手中拿起一把纸扇不断的扇着:“好,我也不妨跟你说实话,不管月华做了什么,我也是拿她没有办法,因为她是南宫家的小姐。”

    叶枭知道自己从爷爷的身上肯定会得到这个答案,可是,他也是绝对不放弃,他明白介于两家的利益着想,爷爷也是不会动南宫月华的。

    可是有一点总能够做到吧,那就是跟南宫月华退婚。

    “其他我不追究,我就想跟南宫月华退婚。”

    “退婚?”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叶老爷子眼眸闪过一抹危险的戾气,“如果我拒绝呢?”

    “那我会自己召开记者会,这个婚,不管爷爷同不同意,反正我是一定要退的。”

    叶老爷子被叶枭的固执气的浑身都在抖,眼看着自己劝不动叶枭,他干脆起身,狠狠的给了叶枭一棍。

    虽然叶老爷子上了年纪,但他的身体还是很健全,这一棍用的力气也很重,打的叶枭高大健硕的身躯而已忍不住颤了一下,但他还是咬牙硬生生的撑住。

    “叶枭,你不应该妄图挑战叶家以来的规矩,在这么冰冷的家族,没有任何的爱情和尊严可言,就算表面上再华丽高贵怎么样,可终究是没有任何尊严,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爷爷,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放弃那些所谓的华丽高贵。”

    一棍下去,又是一声冷冽的催响,叶枭的身躯又是重重一颤,血丝从嘴角滑落,可是他依旧固执:“爷爷,你继续打吧,我说过的话,全都算数,这次,我绝对要跟南宫月华计划解除婚约。”

    “你……你……”叶老爷子被叶枭气的不行,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身躯也不断的颤着,“你这不孝子孙,你是要逼死我吗?”

    这一棍又一棍不断的砸下去,叶枭的背上很快就裂开了,浑身上下都是血。

    叶母听到书房里的动静,不顾一切的冲进去,挡在叶枭的跟前,跪在地上不断的肯求着:“爸爸,不能再打阿枭了,求求你,他只是年级小,现在还不懂事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