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这是最后一次了
    :

    叶枭一脚踹开了包厢的门,正准备想要对沐笙动手动脚的周润被惊得扭头顺着声源看过去,刚转头的那一瞬,他就硬生生的挨上了叶枭一记拳头,打的他整个人脸都迅速肿了起来,这回成了一个真正的猪头。

    叶枭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周润,他猛的半蹲下,直接摳紧周润的脖子,使劲一掐,周润疼的眼珠子几乎要掉出来,那被卡紧的喉咙里连连发出求救:“请你放过我,饶了我,我错了,我错了……”

    叶枭一脸的冷峻,不断的用力,下一秒,咔擦一声,仿佛是脖子被扭转的声音。

    他的余光一转,又看向落在倒在地上的沐笙,心口一疼,猛的扑过去,将她给紧紧的拥在怀中,该死的,她差点又要出事了。

    这个时候,南宫月华已经冲了过来,挡在门口,“阿枭,你疯了吗?沐笙自己本身就贱,你又何必救她呢?”

    她的视线又忍不住定在叶枭怀中的沐笙身上,心里忍不住嫉妒她,为什么……为什么……她如此苦心积虑,可叶枭就连正眼看她一眼都不肯呢?

    叶枭阴沉着脸抱着沐笙走到南宫月华的身边,他走路的脚步声很轻,落在地上莫名的很诡异的感觉。

    随着他的靠近,南宫月华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沉重,说话也不再是像刚刚那么有底气。

    “阿枭,我阻止你,是让你看清楚这个女人的这面目,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呢?”

    良苦用心……

    叶枭慢慢的咀嚼着这四个字,唇角冰冷的弧度慢慢的勾起,忽然间,他纤细的指尖慢慢的划过南宫月华的细长的脖颈。

    南宫月华一怔,他的指尖仿佛带着一股神奇的力量,被他给碰触过的肌肤好像生了火一样,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她留恋的深呼吸,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可这种感觉持续不了多久,忽然间,她就感觉到整个人被强硬的拽了起来。

    她再度睁开双眼的同时,叶枭的眼眸已经掀起冰冷的风波,手用力一甩,她整个人就直接飞了出去,背部撞在冰冷的墙壁上。

    “啊——”她疼的唇角流出了血。

    等她睁开眼睛的同时,叶枭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抱着沐笙居高临下的扫了她一眼,那种眼神极度的蔑视。

    “南宫月华,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你再敢对我的女人做些什么,我一定拿你的身体去喂我的保镖。”

    这是她活着以来,第一次被男人给羞辱……

    南宫月华气的脸都红了,她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喜欢上叶枭这样的男人,他不是一次两次伤害过她了,可是,她还是喜欢他,不想轻易放弃他。

    话罢,叶枭带着一身的冷意带着沐笙出了包厢,他白色的衬衣沾到她脑袋流出的红色粘稠液体,叶枭忍不住瞥了一眼沐笙脑袋的伤痕,一整颗心都在作痛。

    伤在她身,可是却痛在他心。他发誓,以后绝对不好让沐笙再受到伤害了,他绝对不让别人伤她分毫。

    ……

    医院里。

    沐笙躺在了一个晚上,醒来的时候,手本能的一动,但感觉被什么给压着,她一动,就看到叶枭正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掌。

    沐笙看了看叶枭,又扫了扫周围的环境,又是医院……这段时间,她经常出入最多的地方就是医院里。

    不过,昨晚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沐笙努力的回想着,刚一想,神经被用力的拉扯着,她疼的脸色有些铁青,忍不住发出“嘶”的一声。

    这一微小的声响,一下子就惊动了叶枭,他马上就醒了过来。

    “小笙,你现在感觉到怎么样了?”

    沐笙张了张嘴,刚想回答,叶枭又心疼的摸了摸她用绷带绑着的后脑勺,“很疼对吧?”

    沐笙也顺着摸向自己的后脑勺,是有些疼,不过,她还是可以忍的,从小到大,她什么苦都吃过,这点痛对她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或许,看到她受伤,也只有叶枭会真正为她难过。

    “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叶枭轻轻的将她给拉入怀中,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像是在安抚小孩子般安抚着她。

    沐笙躺在他温暖的怀中,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需要被呵护的,她不是铁打的,也不是什么都需要强撑的。

    “阿枭……”沐笙喃喃自语着,忽然间感觉到心里头那空空的地方被填的满满的,有叶枭,真好。

    叶枭吩咐人去外面取了早餐,硬是要喂沐笙。

    医院有那么多走动的人,沐笙自然是绝对不方便,“我自己可以吃。”她是伤了脑袋,又不是伤了手脚。

    叶枭直接扣住她的细腰,“不行,你是个病人,我要喂你。”

    “阿枭,其实真的不用的……”

    “要。”叶枭的语气无比的坚决,沐笙根本就是拒绝不了,就好像是他本人一样,每次说话的时候,做人做事都强势无比,让人不得不服从。

    沐笙拗不过她,只好答应,“嗯。”

    叶枭见他同意了,心情也变得好起来,用力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本来他是想给她一个浅浅的吻,可是在触碰到他的时候,他那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又一下子败下阵来,更加的捏紧她的细腰来一个法式深吻。

    沐笙以为他这个吻会很快结束,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握住她的细腰,整个人就直接压上她。

    她马上被吓坏了,这里可是医院……如果在这里做那种事情,肯定会很尴尬的。

    她忙伸出手抵在他厚实胸膛上,不断的推着他,“不行,不能在这里,阿枭,不可以……”

    叶枭还埋在沐笙的脖颈上,手不断的在她的身上乱摸着,他也知道这里是在医院不可以,可是不知为何,每次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就会忍不住……

    “阿枭,你快放开我,如果你再这样,我真生气了。”沐笙压低声音喊道,她也不想惊动医院里的其他人。

    可眼看着叶枭越来越过分,她就很崩溃,“你别忘了,我可是病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