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把她给办了
    :

    本来,他还不怎么敢去动沐笙,因为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沐家的千金,但刚刚他听南宫月华说了,其实沐笙在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她的家人也根本就不在乎她,这沐家的千金身份其实形容虚设。

    如果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放心了……

    “你别那么害怕嘛!我是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周润步步逼近,那双手也准备再次落在沐笙的肩膀上。

    沐笙再次躲开,“周润同学,我跟你不是那么熟,还是保持点距离好。”

    沐笙也不想跟他再多废话,像他这样的人渣,说好话是听不懂的,所以,她还是直接点好。

    果不其然,周润的脸色瞬间变成朱青色,愤怒的收回自己的手,往地上吐了唾沫,“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周润想跟你说点话,你还不给脸啊!”

    整个包厢很大,还一些人在唱歌,所以,别人根本就不知道沐笙跟周润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到周润愤怒的样子,就将包厢的音乐给停掉,走过来问。

    周润表现的很愤怒的样子,好像沐笙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她就是一个贱货而已,还把自己看的太清高。”

    周围的人因为忌惮周润的权势,也纷纷说好话:“别气啊!周润,你也知道沐笙本来就是那样的女生,你说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要这这屁股和胸都没有长全的人。”

    周润又往沐笙所在的地方吐了几口唾沫:“贱货,你算什么东西?我周润要是想睡你的话,还是便宜了你,你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

    沐笙本来是想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谁知,周润这头猪越骂越起劲,这下,她不能忍了,本能的反驳。

    “周润,你只不过接着自己的父亲是个暴发户,就以为自己了不起,我告诉你,你这头猪,就算是切成猪肉去卖,肯定会让整个猪肉市场倒闭。”

    胖的人从来都不认为自己胖,特别是周润这种自视甚高的人,哪里受的了这么侮辱,握紧了拳头就想直接打沐笙,谁知沐笙却堪堪的躲过了,还直接一脚踹中了他的弱处。

    周润疼的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痛处就跳起来,“啊!啊!啊!”

    “懒猪、蠢猪,欺负女人的坏东西。”沐笙双手环胸,很轻蔑的扫了周润一眼,就应该这么做,要不然,这头猪就老是以为可以狗仗人势。

    众人明明知道是周润的错,但是大家都还是向着周润,纷纷斥责沐笙:“小笙,你也不能下手这么重吧!要是周润真的被你给踢坏了怎么办?”

    “踢坏了不是更好吗?像他这种恶心的人,要是坏了,以后学校就不会有更多的同学受害了。”

    跟周润超了一架后,沐笙越发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她转身,刚想走,可是忽然间,周润却拿着一瓶啤酒朝着她扑过去。沐笙不设防,脑袋就折磨被他给砸了个正着。

    顿时,疼痛蔓延了整个脑袋,一开始,她还有些懵,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后来,就有一股眩晕感汇集到一处来,她整个人再也不能清醒,猛的往前一倒。

    一直都在人群中间的南宫月华看到沐笙倒下,心里开心的不得了,她就是最想看到这样的画面,今天周润倒是帮她出了一口气。

    周润看着倒在地上的沐笙,手中握紧的酒瓶在抖着,整个人也变得慌张起来。

    紧跟着,周围的人也乱成一团,惊恐不已:“出人命了吗?”不出几秒的时间,整个人包厢里的人就跑光了,只剩下南宫月华和有些被吓住的周润。

    周润看到地上流的越来越多的血,整条腿都是在抖的,虽然说,他是强逼过很多女人跟他做那些不正当的事情,但是……从来都没有伤过谁的性命,难道说,今天他是将沐笙给杀死了吗?

    南宫月华倒是挺冷静的走过去,将沐笙的身体给转了过来,手指往她的鼻翼这么一凑,她还有气,这说明,沐笙还没有死。

    顿时南宫月华有些失望,像这样的女人为什么不死了好些呢?

    周润也抬着颤抖的步伐,慢慢的走了过来,“南宫小姐,她、到底是死了没有?”

    “没死。”

    听南宫月华这么说,周润这才放心下来,没死就好,但是,转念一想,这个女人敢这么跟他作对,他自然是不会放过她。

    南宫月华再将沐笙给放下,眼中闪过一抹冷光,“周润同学,我觉得沐笙刚刚说的那番话太过分了,就连我也看不下去了。”

    她旧事重提,故意挑起周润的怒火,本来已经处于惶恐状态的周润变得愤怒起来,想到沐笙刚刚的那一脚,他的心里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

    这个女人不是想让他不能人道吗?很好,那么……他就先把这个贱女人给办了。

    看着周润蹲下他肥胖的身子慢慢的将沐笙给提了起来,南宫月华一下子就洞察出他的心声,“如果你能够把她办了,不仅能够发泄心头之恨,我还能够给你父亲提供些业务。”

    周润听着越发心动,只要把沐笙给办了,不仅能这么爽的露水情缘,还能够获得额外的利益,多好啊!反正,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行。你放心,我肯定将她伺候的很舒服,等下,我会发个视频给你看一下。”

    “行,成交。”

    轰隆,门被紧紧的掩上,南宫月华很开心的走了出去,可是,刚走几步,叶枭就走了出去,堵住她的路。

    她明媚的心情就在看到叶枭的瞬间迅速下沉,整个人变得很惶恐,“你、怎么在这里?”她将一切计划的天衣无缝,根本就不知道叶枭到底是怎么时候到这里的?

    叶枭扫了她一眼,只一眼就看穿了她眼中的惶恐,顿时,他的眼睛一眯,直接就将挡在她跟前的南宫月华拽起摔在地上。

    南宫月华跟地面来了亲密的接触,摸着疼痛的屁股,这才艰难的起来,她眼看着叶枭就要推开那扇门,猛的冲过去要去阻止他:“别开门,阿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