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绝不认命
    :

    难道说爷爷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吗?不过,按照爷爷的性子,确实也会提出些刁难的事情来,毕竟,他是真的很不愿意她做叶家的儿媳妇。

    叶枭又退了几步,上前来拥住了她,“傻瓜,别问那么多,反正,你就先好好的完成你的学业。”

    话罢,他又收回视线,在沐笙的额头上落下浅浅的一吻,旋身,上了车。

    望着离开的车子,沐笙只感觉心也跟着不断的往下沉,为什么…他觉得叶枭有事情在瞒着她呢!明明说好要在一起,但为什么就是不能坦诚呢!

    坐上电梯,回到所住的房子。

    一回来,沐笙就直接整个人坐在大床上,眼神也有些飘,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也好像很复杂,复杂的让她感觉到脑袋要爆炸了。

    沐笙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只觉得脖子有些酸,马上就躺在床上。

    躺在柔软的床上,但是她整个人却是半点睡意,只感觉心口被什么给封着,整个人完全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在难过的时候,总是希望找个人聊聊心事。

    她想起了苏七月,就打过去了,恰好苏七月也是个夜猫子,这个时间点也接起了沐笙的电话。

    “怎么?小笙。”难得沐笙打电话给她,苏七月倒是挺开心的。

    沐笙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心事告诉苏七月,所以,她故意绕了绕话题:“七月,如果说,一个男人曾经爱的女人是别人,可是现在她爱上的是这个女人,那么,你觉得这个女人可不可以跟她在一起?”

    什么这个女人…那个女人的?

    苏七月有些懵了,“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对,如果她这么说的话,谁听得懂啊!沐笙又换了一个更合适的比喻,“嗯……怎么说呢?就是我有个朋友,她有个很喜欢的男生,以前这个男生是喜欢她的闺蜜,后来,她的闺蜜去留学了,这个男生又喜欢上她了,你觉得这个女人该不该喜欢这个男生?”

    “嗯…”苏七月还真的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那这个男生现在是真的喜欢她吗?”

    是真的喜欢的?还是假的?答案沐笙真的不敢很肯定。

    “我想应该喜欢吧!”

    “那就行了,谁没有过去啊!总不能因为他曾经喜欢过别人,就否认那个男生吧!”

    嗯,这话说的倒是挺有道理的。听苏七月这么一分析,沐笙原本被阴霾给笼罩的心情一下子就好起来了。

    ……

    叶枭开着车,眼睛眯的紧紧的,不自觉的在失神。

    脑子里还是涌出了叶老爷子冷峻的神情,他握着办公椅的扶手,“要想跟沐笙在一起,除非,你主动去支援cf国,帮助我们的国家打赢那场仗,但重点是,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个问题?”

    如果去支援cf国,能够活着回来也是个问题,不过,为了他的爱情,他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只是……想到要跟沐笙分开那么长的时间,叶枭就感觉到很不舍,可是,这是唯一能够跟她在一起的机会了。

    开着车,就是这么一失神的一会,还差点就跟别人的车追尾了。

    幸好,他及时踩了踩刹车,停了下来。

    那辆车的车主气急败坏的开门走了下来,隔着车门,指着叶枭就痛斥:“喂!开着豪车了不起吗?就可以故意撞别人的车吗?”

    叶枭蹙了蹙眉,他现在的心情已经够烦了,也根本就没有什么精力跟一些人吵架,为了能够果断的减少麻烦。

    他拉了开车窗,掏出一张金卡扔了出去:“这张卡有一百万,没有密码,算是赔偿,别烦我。”霸气的说完这番话,他又踩紧了油门绝尘而去。

    那个车主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等回了神后,就兴奋的捡起地上的金卡乐滋滋的将车给开走。

    将近一个小时,叶枭总算是将车子开到了家门口。

    不过,他却在大宅门口看到停着的一辆红色奥迪,如此经典的颜色,一看,就是他的母亲的。

    都这么晚了,他的母亲的还特地过来她的住处,不用说,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

    叶枭将车子给停好,直接将车子丢到了佣人,“帮我保管好。”

    一到大厅,就看到母亲正坐在大厅沙发上翻着杂志,她虽然年纪已经接近五十了,但是保养的极好,皮肤还是很柔嫩的,再加上她穿着时尚,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好像是三十多岁的少妇。

    叶枭明知道她来是为了什么事情,但是还是故意问道:“妈,这么晚了还过来,到底是什么事情?”

    叶母在看到叶枭的时候,先是慢悠悠的放下了杂志,精致的眉眼慢慢的浮现出怒气来。

    叶枭走进她,很自然的坐在她的身侧,但叶母忽然间就抄起了手中的杂志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肩膀上,她咬牙,语气也变得极度阴沉:“你疯了吗?好好的叶家大少生活不享受,偏偏还要答应爷爷去支援什么cf国,你知不知道哪里有多危险?”

    叶枭很镇定的盯着母亲看,当母亲手中挥动着的杂志还想再次砸下来的时候,他及时的抓住,硬是将杂志丢到了另外一边去。

    “我当然清楚。”

    清楚了,还要去送命?难道就是为了那所谓的爱情吗?

    “知道你,你还去送死,叶枭,你本来握着一手的好牌,但为什么你偏偏要自我践踏呢?”

    “我没有,我没有自我践踏,我是在捍卫我的爱情。”叶枭一字一顿的强调道,眼神也全是认真的意味。

    但叶母并没有认同她的想法,反倒是笑起来,“哈哈,就为了那可笑的爱情吗?真是太搞笑了,叶枭,你给我清醒点行吗?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承认,生活在我们这样的大家族就是没有办法想普通人那样人拥有爱情,所以,你最好是死了这条心,不管怎么样,你是绝对不可能跟沐笙在一起的。”

    认命吗?但想来,他就是没有办法那么容易认命的人。

    之前,他尝试过认了一次命,结果沐笙差点离她而去,所以,这次,不管如何,他都是不会再继续认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