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你就是一个大坏蛋
    :

    她应该相信他吗?如果相信了,又害怕再次被伤害?

    她的心情也随之一点又一点的往下沉,接下去,叶枭跟叶老爷子说的是什么话,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她只知道谈到最关键部分的时候,叶枭忽然间将她给推到门外,“先在外面等我。”说完,她关上门。

    咚的一声,沐笙只觉得自己吃了个闭门羹,她甚至不知道叶枭是什么时候出来的,直到叶枭绷紧了脸带她到外面。

    外面的天空被浓郁的暗云给笼罩着,没有看到月亮。

    叶枭忽然间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给拉向自己,两人也挨得很近。在看到他的脸的时候,沐笙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即使他们两个人已经有肌肤之亲了,可是叶枭忽然间靠近她的时候,她还是会心跳加速。

    叶枭盯着沐笙看了许久,忽然间,他的唇瓣一动,问出了一句话:“小笙,你相信我吗?”

    相信…要怎么相信呢?他的心里明明还藏着姐姐,可是却总是说他爱着自己,难道说,这样也能够算爱吗?

    想到这,沐笙的情绪变得颓废起来,整个人变得不确定,“我、我……”她变得吞吞吐吐,在她即将垂下脸的瞬间,叶枭忽然间捏住她的下颌,直接吻住了她,所有的气息再度被封住。

    现在还没有完全出了叶家大宅,他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吻着她,沐笙倒是完全没有想到,一时间她就被吓懵了,一时间忘了推开他。

    叶枭似乎还不满足这一个浅浅淡淡的吻,掌心又摁在了她的脑袋上,加深了这个吻……

    不知多了多久,耳畔忽然间传来稀疏的脚步声,沐笙被惊到,理智也瞬间恢复过来,手抵着叶枭厚实有力的胸膛,沐笙想通过这种方式推开他,可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就推不动叶枭一分一毫。

    “不要……”她偏开了脸,惶恐的眼泪也一下子就掉出来了。

    叶枭看到她眼角滴落的泪水,心里柔软的地方被触动,停了下来,细腻的指腹轻轻的擦去她的眼泪。

    “对不起,是我错了,别哭了。”

    沐笙听到他变得柔软而温柔的声音,猛的吸了吸鼻子,粉嫩的拳头就这么一点又一点的砸在他的胸膛上。

    “坏蛋,叶枭,你就是这么一个大坏蛋。”

    叶枭也不否认自己是个坏蛋,直接承认:“是,我不否认,可那都是因为我不想从你的口中听到让我害怕的答案。”

    “可是,你爱的只不过是我的姐姐…”

    “胡说。”扯到沐柔的问题时,叶枭的脸色又迅速的黑了下来,用力的捧住她只有巴掌大的脸颊,“我现在跟谁在一起,爱的就是谁。”

    他以为自己这样的解释够清楚了,殊不知在沐笙的心里,那是另外一种变相的回答。

    她的心情甚至要比刚刚更加失落,这么说,以前他爱的人是沐柔。

    她是这么想着,但是下一秒又豁然开朗了,如果深爱着叶枭的话,又何必知道他上一辈子爱的人是谁,只要现在跟他在一起的人是她就好。

    沐笙吸了吸鼻子,眼中不再弥留着犹豫,“好,我答应你,可是你也必须答应我,你以后就只能爱我一个人。”

    在叶枭看来,沐笙问的是多余的问题,他又像是摸小狗一样揉乱她的头发,“好,我答应你,傻丫头。”

    三楼高高的落地窗上,风吹着窗帘,隐藏在窗帘背后是一双充斥着恨意的眼睛,那人正看着楼下的沐笙和叶枭,拳头握紧搁在腰上。

    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

    南宫月华扭头看到站在身后的南宫俊逸,一身的白色西服,站在暗光下,整个人依旧透着那种温润如玉的气质。

    只是,南宫月华极为清楚,他这个哥哥只是拥有华丽外面的衣冠禽兽而已。

    “哥,我想你也应该清楚,按照现在的情势来说,嫁到叶家的以后都会是沐笙,那个贱女人会取代我的位置。”

    闻言,南宫俊逸的眉宇顿时也蹙紧,显然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南宫月华双手环胸走到了他的面前,冰冷的目光就这么落在了南宫俊逸的身上,当初,她可是指望着能够让南宫俊逸以追求沐笙为名,夺走沐笙的心。

    但是她真的没有想到南宫俊逸是这么没有没用的家伙,如果她知道这个家伙这么没用的话,她就不应该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我不管,你必须给我想尽一切办法,给我解决这个麻烦,必须让叶枭爱上我,否则我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南宫俊逸跟南宫月华两个人虽然是兄妹关系,但是,在南宫家,几乎是所有人都对南宫月华寄予厚望,南宫家的人也一向是对南宫俊逸不重视,南宫俊逸在南宫家一直都是出于一种不受宠的地位。

    感受到沐笙犀利的眼神,南宫俊逸的脸也顿时变得有些阴沉,一时间,也没有说什么话。

    南宫月华看着他这副样子,打从心里对自己这个不学无术的哥哥感到厌烦,她嘲讽的眼神猛的瞪了他依稀,用力的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又丢下警告:“听着,我只给你一个星期的期限,如果你再不制造些动静的话,我就让妈妈停了你的生活费。”

    断了他的经济来源,就等于是让他穷途末路。

    没有想到看上去这么光鲜亮丽的他,竟然是受制于家族的空壳。南宫俊逸咬了咬牙,感到一股难堪感。

    南宫月华已经傲慢的离开了,但是他还依旧停在原地,良久都没有离去。

    ……

    本来叶枭是想让沐笙跟他回家的,但沐笙却一再坚持要回自己的家。

    直到在快下车的时候,沐笙这才记起,她并没有仔细去听叶老爷子到底跟叶枭说了些什么。

    在叶枭护送她下车,准备要上车的时候,她忽然间喊住了叶枭。

    “阿枭,刚刚……爷爷跟你说什么?”

    闻言,叶枭扭头,复杂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只一眼,沐笙的思绪也陡然变得复杂,心里也隐隐变得有些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