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叶枭是认真的
    :

    “够了,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的工作也很简单,只要有电脑就行。”叶枭又用眼神指了一下摆放在桌子的黑色笔记本。

    好吧!确实,只要笔记本在身边的话,就能够工作。

    她本想着将叶枭给赶走,但现在却是哑口无言…

    ……

    医院长廊外面。

    几个小护士围在一起讨论叶枭和沐笙的虐狗甜蜜日常,讨论的津津有味。

    “看到了没有?”

    “看到了,男的真的很帅,像明星一样,女的第一眼虽然很朴素,可是越看越耐看。”

    “听说男的很厉害,是个军人,又是财团七少,钱多的数不完。”

    “哇!真的好羡慕啊!”

    “是啊!”

    蹦的一声,几个护士忽然间听到一阵门被硬生生踢开的声音,扭头一看,就看到明媚的光下,南宫月华正站着,一身浅蓝色的裙子,白色的短靴,本来是柔和的气质,但此时,她们却是从南宫月华的身上看到了狰狞的味道。

    叶枭正趴在沐笙的大腿上,她的大腿当做枕头,他享受着这样的精心时刻,没有想到门被踹开,这样甜蜜的时光也被打断了。

    沐笙在看到南宫月华的瞬间就好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心想,这下可以溜了,她刚想动,谁知整个人反倒是被叶枭给摁倒了,换做了更加暖昧的姿态。

    她几乎是要崩溃,本来,他就想着逃离现场,谁知……真是太可怕了。

    南宫月华看着这一幕,怒气一下子冒了出来,“叶枭,你真是太过分了,你花心,跟别的女人玩玩,我可以忍,可是你要在昨晚的时候放我鸽子,你知不知道那是我很重要的日子?”

    放南宫月华鸽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叶枭为了将她寻回,放了南宫月华的鸽子?

    在脑海中梳理了一番后,沐笙的心里忍不住涌上些许的感动。

    为了她……都是为了她……

    叶枭眯着双眸,看着不断的朝着他走过来的南宫月华,眼中迸发出危险的光芒:“南宫月华,我要跟你解除婚约。”

    话落下的瞬间,沐笙惊的身体都有些僵住了,解除婚约,哪里有那么简单?这可不是一个人的决定,而是两个大家族的决定,如果叶枭就这么妄图就取消了婚约,势必也会使得两家迎来一场风波。

    南宫月华则是在颤着,她几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叶枭的口中说出来的,整个人的身躯也不断掉抖动着。

    “你怎么能够这样?叶枭。”一顿质问后,她似乎是想了想,表情又忽然间变得很凶狠,“你放心,不管如何我是绝对不好跟你放手的。”

    话罢,南宫月华就好像是受到刺激的野兽一样冲了出去。

    叶枭看都没有看南宫月华一眼,直接就将沐笙给捞到怀中,“什么都不要想,我们今晚就直接去找爷爷,不管他同意不同意,他们两个人都一定要在一起,等会我可以召开记者会单方面宣布取消跟南宫月华的婚约。”

    沐笙看他说的很认真,心绪也变得很复杂,“那、”她顿了顿,“你是认真的吗?”

    叶枭对上她的眼睛,忽然间笑起来了,“傻瓜,怎么可能不是真的呢?如果不是真的,那么我不会这么执着。”

    这倒是,但是姐姐的事情还是让她惴惴不安。每次在谈到姐姐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

    南宫月华当晚就跟爷爷告状了,叶老爷子一刻都没有停留,让叶枭带着沐笙回来。

    他们到场的时候,南宫月华还在叶老爷子的书房里,一看到他们两个人成双成对出现,她的眼中就闪过一抹浓郁的恨意,然后哼的一声,反转过身去。

    叶老爷子慢慢的扫视了沐笙一眼,然后眸光慢慢的停留在了叶枭的身上,带着斥责的语气:“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我已经跟爷爷说的够清楚了,我的心里就只有小笙一个人,不可能有别的女人。”

    “所以说,你觉得你跟月华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是,没有任何的可能性。”叶枭斩钉截铁的说,说的很认真,还当着爷爷的面握住沐笙的手,对着她的手背印上柔柔的一吻。

    南宫月华一下子就气愤起来,委屈的揪住了叶老爷子的衣服,“爷爷,你看他们,你看……”

    叶老爷子心知肚明,他心里也清楚强扭的瓜不甜,如果现在硬是要行分开沐笙跟叶枭的话,估计只会让他们两人对彼此的心意会越来越好。

    所以,他必须想另外一个策略。

    “月华,你先出去。”

    话一落下,南宫月华的语气也同样鉴定,“不,我不走,我绝对不走,该走的人明明就不是我,凭什么就一定要让我走呢?”

    “听话,月华,我会还你一个公道的。”叶老爷子给了南宫月华一个口头的保证,尽管南宫月华心里很不开心,不过,老爷子说的她也必须听,所以,她气呼呼的出去。

    房间里很快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叶枭依旧牢固的攒住了沐笙的手腕,一脸决绝而坚定的样子,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叶老爷子拿他也确实是没有任何的法子可行,“就不能有任何回转的余地,比如说,你把月华也给娶了,小笙做小,她做大,反正是商业婚姻,不会影响彼此的感情。”

    的确就像爷爷说的那样,爷爷说的那种方式也是解决一切麻烦最好的方式。

    但是,偏偏叶枭就是最关心沐笙的心情,他也绝对不能委屈了自己心爱女人,“抱歉,爷爷,真的不行,我这一辈子能够娶的人也就只有小笙,初次以外,不会有其他的人了。”

    沐笙感觉到叶枭握住她的手腕更紧了,仿佛是在给她力量,如果第一次的坚持不算坚持的话,那么这么多次坚持的,是不是能够说明她在他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分量,至少…她不是姐姐的替身呢?

    沐笙忍不住抬起脸,默默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神情坚定,眉宇始终蹙的紧紧的,一脸不容商量的样子。

    他这次是真的很认真的?但这份认真到底是有多少掺杂了姐姐的成分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