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我有骄傲和自尊
    :

    话落下的瞬间,沐笙都有些懵了,不是说就这样结束了,怎么还继续?

    在叶枭属下将沐笙给抓住的时候,刚刚上一秒还说自己跟沐笙有不清不楚关系的男人此时却环住肩膀,像看好戏的站在一旁,嘴里说着不痛不痒的话:“亲爱的,你就跟叶二少去吧!好好道个歉,没事,他会原谅你的。”

    沐笙真是恨不得敲死司牧野这个混蛋,可是她还来不及有下一步的行动时,已经被叶枭的下属给拖了出去……

    ……

    迈巴赫上。

    夜映衬着冷光,使得这个寒夜越发的渗人。

    沐笙被叶枭的下属拽上车后跟叶枭单独相处,拥挤的车内,每一寸空气都含有叶枭的气息,沐笙只感觉十分的不习惯。

    叶枭坐着,也不说话,就只是盯着车窗外的风景出神。

    他不说话,沐笙也不说话,反正他们两个人一出口的话,必然也是超级,倒不如就直接在这里瞎耗着也行。

    半晌,叶枭忽然间掏出香烟,点燃,缓慢的吸了起来,烟雾也袅袅上升,空气中被烟雾给占据,闻不惯烟味的沐笙一下子呛了起来。

    “咳咳……”她捂着嘴巴,脸色都变了。

    叶枭似乎是扫了她一眼,又慢慢地打开了车窗,烟雾散出去。

    没有那么强烈的的烟味了,沐笙只感觉到气息比较顺畅些,但是忽然间一股逼迫感又朝着她席卷而来,犹如海浪般。

    叶枭的眼神像是野兽在暗中窥伺着自己的猎物般,直接就捏住了她的下颌,强行的控制住了沐笙。

    “为什么?司牧野就是你不爱我的借口吗?”

    沐笙被迫看着他的眼神,此刻,叶枭的眼中倒映着她的模样,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沐笙的心情顿时变得有些复杂,她使劲的咬住了下唇:“不,明明就是你、明明就是你把我当做姐姐的替身,叶枭,明明就是你不爱我了,为什么要将所有的错都推到我的身上呢?”

    又是纠结这个问题。

    “难道你就不能相信一下我?”

    沐笙觉得叶枭真是可笑,这种问题让她怎么原谅宽容,“抱歉,我不做替身,就算你觉得我不识抬举也罢,可是我有自己的骄傲与自尊,叶枭,不管你说什么,你都欺骗不了我。”

    叶枭面色一变,“都说了,我是真的爱你,为什么你一定要纠结于这点呢?”

    “不好意思,我就是纠结这一点,我就是这么小气……在你没有把我真正当成我之前,我是绝对不好接受你的。”

    眼看着沐笙如此的固执,叶枭也真的拿沐笙没有办法,其实,他早就该知道了,他当初会被沐笙吸引,也是因为沐笙的性格。

    滴滴——叶枭的手机响了,他挂了几次,但是电话还是连续不断的响了。

    沐笙顺着他的手机看过去,就发现是南宫月华打过来的,她的心情不由得有些吃味,尽管叶枭真的不喜欢南宫月华,可是两个家族之间的利益要求就已经将他们两个人给绑了起来。

    “接吧!你未婚妻打过来的,如果你不接电话的话,她肯定会生气的。”

    沐笙说着,但忽然间感觉到萦绕在周围的气息变得更加阴冷彻骨,她的骨头被疼的几乎要断掉。

    忽然间,她只听到车窗蹦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砸了下去。

    沐笙一愣,转眼一看,就看到叶枭的手机已经没了。

    “你……”那手机那么贵,居然就那么丢下了?沐笙表示自己特别的心疼手机。

    叶枭眸光一冷,声音变得更危险:“怎么?觉得心疼了?只不过是个手机而成,又何必心疼成什么?”

    沐笙顿时无语,反正他有钱任性,而她没钱,什么东西都是珍贵的。

    “好吧!你怎么说都行,反正我真的不想继续跟你聊这个问题了。”沐笙试图挣脱开叶枭的禁锢,但忽然间,他又直接将他给整个人给扯入怀中,两个人的身体无限的贴近。

    沐笙是紧张慌张到额头不断的冒冷汗,可叶枭则是一直不动声色,冷冽的眸光都牢牢的锁住她脸上所有的情绪,不放过任何一个情绪。

    “放手,快放手…”沐笙试图性动了动身体。

    “在你的心理,我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你现在是恨不得将我推到南宫月华的身边?”

    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是沐笙一直都是个性子特别强的人,有好多些时候,就算是这样,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她也会回答成一个相反答案。

    “是,你猜对了,我就是要把你往南宫月华的身边推,你们两个人真的很适合,你们的世界都是一样的……”

    沐笙竭力找出无数条叶枭跟南宫月华合适的条件,但叶枭还是忍不住打断了她,“够了没有?”他喊道:“你将把我直接送给别的女人,以此减少麻烦,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减少麻烦的。”

    说着说着,他又直接动起手来了,纤细的手指直接就扣住了沐笙的腰,摁着她的身子往前一倾,她整个人就倒了下去……硬生生的吻上了叶枭的唇瓣。

    “放开我……”

    叶枭也顺势摁住她不安分的手脚,将他控制在车上,不知过了过久,沐笙甚至感觉到时间可能已经停止了转动,叶枭这才放开了她。

    看着沐笙被吻得有些浮肿的唇瓣,他刚刚还乌云密布的心情一下子就明朗起来。尽管他竭力想去伪装自己的情绪,可是快乐还是不经意的从身上透出来。

    “你现在明白了吗?你是我的女人,不管如何生气,你只能想着我、爱着我、更最重要一点,你绝对不能离开我。”

    疯了、这个男人简直是疯了……

    “叶枭,你真是够了,我不想跟你继续闹了,请你放过我,不要再自作主张的进入我的世界了。”

    可他偏偏就要,爱上她是他的宿命,他改变不了命运,可是他试着让沐笙爱上他总行吧!

    “这不可能,你这辈子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这辈子不管你怎么逃,你都是我的女人,身上都有我的印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