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她跟别的男人开房
    :

    进旅店,叶枭一听脸旋即就黑了,他甚至还不太愿意相信下属口中所说的一切话。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进旅店,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他马上找到了那间旅馆,几乎是沐笙前脚刚进旅店,叶枭后脚就进了旅店,而且他来了的时候,还是一脸气势汹汹的样子,有点吓到老板娘了。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叶枭蹙紧了眉眼,直接把沐笙的照片拿给了老板娘看:“刚刚她进来了吗?”

    老板娘对沐笙是十分有印象的,长的不算是那种倾国倾城的美女,但清纯感十足,看了十分顺眼。

    面对长相俊逸好看,但却气息极冷的叶枭,她当然是不敢说谎话,赶紧点了点头,并且加以解释:“是,这位小姐刚刚跟他的丈夫进去了…”老板娘只是觉得沐笙看上去跟司牧野很适合,两个的举动也有些亲昵,所以,她就本能的认为他们是一对夫妻。

    叶枭这一听,脸色黑的更加厉害了,好、很好,这变心也太快了,昨天还在纠结沐柔的事情,今天就跟别的男人上旅馆了。

    ……

    司牧野订的房间是407号房,而沐笙所订的房间是408号房间,两个人的房间相邻着…

    司牧野跟着沐笙到了她的房间门口,一直看着她在开门,等到沐笙开门的时候,他自己也跟着要进来,沐笙却防御性的一拉门,谁知,司牧野竟然直接将自己的手抵在门槛。

    蹦的一声,她听到门夹到什么的声音。

    她拉门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怔怔的扫了司牧野一眼,眸光再慢慢往下挪,忽然间就看到了他被门给夹到的手指,已经变得乌青无比。

    话说,这个家伙也实在是太蠢了,门明明就快要关上了,怎么…都不躲啊!他难道以为自己的手指是金手指吗?

    “你……”沐笙斥责般的眼神落在了司牧野的神色,一边骂他,一边还是过来拉住他:“你的手被门给卡到了,你的脑袋难道也被门给卡住了吗?你还真是……”

    司牧野一直微笑着,像是感觉不到半点疼痛,忽然间,他竟然直接就将沐笙拉了出来,直接壁咚在墙角。

    沐笙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一般而言,被美男这么一壁咚,肯定有很多女人会很激动,可是她却觉得觉得无比的无聊。

    “喂!我说,你无不无聊啊!”说完,沐笙正想用自己的臂弯捅一下他的腹部,但司牧野却动作迅速的抓住了她的臂弯,反倒是将她拉近自己,两个人这样姿态看上去反倒更亲昵。

    “小笙,你是故意的吧!故意给我机会靠近你。”

    沐笙听司牧野的话,只感觉他这人是有病。叶枭纯粹就是一个渣男,妄想用虚伪的爱情来让他心甘情愿的做替身,但司牧野在他看来是属于病的很严重的那种。

    “你应该去医院了,神经病。”

    不远处,叶枭正缓慢的走了过来,他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从他所在的角度看过去,沐笙似乎正在跟司牧野在接吻。

    下属瞬间感觉到周围的气息变了,化作冷冰想要将他们给包围。

    果然,他们看到叶枭直接扑了过来,一声低吼如同闷雷落下:“你们在干嘛?”

    沐笙完全是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情景跟叶枭见面,尽管生叶枭的气,但她并不想让叶枭误会什么。

    她本能的挣脱了司牧野的禁锢,躲到一旁去,薄唇一动,本想解释些一下,可谁知,司牧野却忽然间走到她的面前,还特地往前挪两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不好意思,叶少刚刚的到来打扰了我们的两个的亲热。”

    话一落下,叶枭的脸色瞬间阴沉了极点,眼眸中迅速有什么冰雹在凝聚着。

    沐笙的脑袋仿佛要炸开一下,整个人惊恐不已,她就知道司牧野不算什么好人,她就是故意想要惹怒叶枭,而她就是作为叶枭惹怒沐笙的武器。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沐笙拼命的解释道。

    叶枭一开始好像是无动于衷,直到在靠近了司牧野的时候,他忽然间兽性大发,积压的怒气也一下迸发,手中多出的手枪就一下子抵在了司牧野的脑袋上。

    沐笙一下子就被吓坏了,虽然说司牧野真的很令人讨厌,但,她也不希望叶枭杀人。

    她赶紧扑过去,直接抓住叶枭抵住沐笙额头的枪支,声音颤抖着,很不完整:“别、别、叶枭,你别冲动,我跟他真的没有什么。”

    比起沐笙的紧张害怕,司牧野倒是挺坦然的,仿佛抵在他额头上的不算枪支,而是很简单的玩具,他的唇角始终勾着浅浅的笑意,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始终盯着沐笙看:“放心吧!你那么关心我,我死不了你。”

    沐笙对司牧野也是无语到极点,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甩嘴皮子。

    叶枭的脸色越来越青,手真的扣了一下手枪的扣板,沐笙只感觉自己的心也随着他这一动作掉了下来。

    怎么办?难道真的是要杀人了吗?

    她更是害怕的抱住了叶枭:“不,不要杀人。”

    叶枭眼眶略红的扫向沐笙:“你在为了他,求我?”

    其实也不是“求”那样子,因为司牧野在他的心里也没有那么重要。

    沐笙在对上叶枭的眼神的同时,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好吧!算我求你了。”现在也只能算求了…

    “你那么喜欢他吗?”那日在宴会上,他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很不寻常的样子,看来,他的猜测并没有错。

    沐笙很想承认不算,可叶枭那种眼神就好像是恨不得她要承认自己喜欢叶枭才行。她只能转了话:“你先放了他再说,有话好好说。”

    叶枭的情绪却越来越激动:“够了,你是心疼了,心疼我用枪抵着他的脑袋对吧!”’

    沐笙更加无语了,她真的只是担心出人命而已,可叶枭似乎不是这么想的。

    叶枭对着她的眼眸许久,忽然间,好像有一道颓废的光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而后,他就用力的丢掉了自己的手枪,转身。

    沐笙这才深吸一口气,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谁知,叶枭忽然间停下来:“把她给我抓起来。”他说的“她”就是沐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