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偶遇司牧野
    :

    “你现在还有资格问小笙的下落吗?”

    那是他跟沐笙的事情,叶枭最烦外人以审判者的角度去判定他们之间的感情,“给我闭嘴,快点说出小笙的下落,不然就算你是我大哥的妻子,我也照样打。”

    是的,照样打,不管是谁,沐笙就是他的底线,而谁都不能触了他的底线,否则,他真的会六亲不认。

    ……

    沐笙自己一个人背着简单的背包去了五行山,是h国海拔最高的山脉,从很久之前,她就很想去一趟五行山。但那个时候,只是光想想,并没有实际行动。

    这次去,她是借机逃避跟叶枭的正面接触,她想过了,或许他们两个人都需要冷静一段时间;又或许等过了一段时间后,叶枭就会真正的明白他心里爱的人不是她。

    她才刚到五行山的山脚下,苏七月的电话就直接打了过来。

    “喂!”

    “小笙,对不起,我把你的下落告诉了叶枭。”

    闻言,沐笙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本来她是想着来到这种险峻陡峭的地方借此来逃避叶枭,可谁也没有想到,越是想要逃,就越是逃不了。

    但、她也不会认输的,她尽可能逃开他。

    苏七月等了良久,都没有听到沐笙在说话,顿时有些害怕了,“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真的感觉他是爱你的。”

    爱,如果将她当作替身那样也算爱的话,那这个世界上什么才能够成为爱?

    沐笙不知道苏七月到底是从哪种角度去分析叶枭对她的爱,可是她现在只想逃的远远的,不想再去做沐柔的替身。

    沐笙假装四周信号不好,“不好意思,七月,我听不到,这样吧!等我回来后,有什么事情再说好吧!”

    她迅速的挂断了电话,苏七月却还没有将话给说完……

    沐笙看着一点又一点暗下来的手机屏幕,忍不住叹了叹气,话罢,转身,往她想去的地方。

    五行山不愧是整个h国最陡峭的山峰,只是爬了一个小时,沐笙只感觉到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她找了附近一个凉亭坐下。

    虽然她是在山上,可是这四周却没有一丁点的风,沐笙坐着休息,还是满身都很粘稠。歇息了约莫二十分钟后,她又继续启程。

    继续爬了两个小时,沐笙只感觉身体都是疲软的,很想要继续走下去,可是身体却是疲软的。这次,她没有任何的精力找什么凉亭了,直接在地面上坐下。

    五行山上的阳光是柔和的,就算洒在身上,也不像是她所住的那个地区的阳光那么灼热,可以随时晒伤人的皮肤。

    沐笙悠闲的坐着,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一阵凉风拂过了她的脸,她整个人也精神起来,像吃了鸡血一样要继续进程。

    但忽然间,身后传来一声低沉却十足动人的声音:“沐笙!”那人喊了她的名字。

    闻言,沐笙猛的挺住了步伐,扭头一看,就在阳光下看到了一张帅的逆天的脸,他正对着她露出能够迷死人不偿命的笑意。

    司牧野,怎么会是这个家伙?本来她是想竭力避开叶枭,但没有叶枭避开了,但还是在这种地方遇到了这么麻烦的家伙。

    她算不算太倒霉了?

    “你干嘛?”沐笙自认倒霉的吞了吞口水,眼眸中闪着惊恐的光芒。

    不同于沐笙的恐惧,司牧野见到沐笙则是一脸兴奋的表情,很明显,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荒山遇到了沐笙,当然有美人陪着游山玩水确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既然我们遇到了,就说明我们是有缘的,既然如此,不如一起同行吧!”

    沐笙一听,恐惧至极,“不,我现在只想要安静,我觉得还是分开最好了。”

    “小笙……”

    从司牧野的嘴里听到她的名字,沐笙的心里更是一阵发麻,从以前她就告诉自己,有些人绝对不能招惹,司牧野就包括在其中。

    “我现在有事情,司牧野,你自己好好玩吧!”说完,沐笙直接往前走,不想要继续理财司牧野,她认为只要不理财他,对司牧野采取冷漠的态度,这个家伙就会认无趣,然后不再继续纠缠她了。

    但事实上,她想的太天真了…

    司牧野还真的乖乖的跟着她走了一路,她停,他跟着停下;她行走,他跟着行走;一路上倒是挺听话的。

    沐笙被他缠的不耐烦了,终于扭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喂!你有完没完,你到底想做什么?司牧野。”

    司牧野一直冲着沐笙媚笑,沐笙看她这笑意很不习惯,“我警告你,司牧野,不准再继续跟着我,不准。”

    司牧野哪里肯同意:“反正我要一直跟着你。”

    沐笙虽然继续警告了司牧野一下,但司牧野很明显性子比她想象的要拗,最后,沐笙也没有办法,只好让他跟着。

    眼看着天色已黑,两人同步走入了一间旅馆。

    旅馆的老板娘是外国人,但却说中文很流利:“你好,先生、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沐笙本想开口,但司牧野却忽然间抬步,走过去,直接两手搁在了前台上,高大的身躯也挡住了前台老板娘眼中的光,她先是一怔,而后在看到司牧野的同时,脸色也迅速的红下来。

    在这样的地方,真是太少见到了这种又帅又有礼貌的男人了。

    “您好,你们这里还有多少夫妻房?”

    “有很多。”

    “很好,那么给我来一间。”

    司牧野打趣的说着,还特意扭头给了沐笙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沐笙一下子就领略到了,马上扑过去,握紧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司牧野。

    “你神经病啊!谁跟你夫妻?”

    其实司牧野主要是想逗逗沐笙,可是没有想到沐笙倒是这么认真的样子,他被沐笙给推开,而沐笙径自站在了前台边,重新对老板娘说:“别听他的,我们一人一间,各付各的。”

    ……

    叶枭在五行山找了一天,一组人员分成两个大部队,分明寻找沐笙的下落了,重要另外一个大部落有了沐笙的下落。

    “少爷,刚刚有人看到了沐笙小姐跟一个男人进入旅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