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不爱就不要碰我
    :

    苏七月看不下去了,拉着沐笙就走:“走,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一棵草。”本来她以为沐笙只是闹些小女孩的情绪,但现在看来,确实是叶枭太渣了。

    眼看着沐笙被拉出一段距离,生怕失去沐笙的叶枭飞扑过来就要将沐笙给抢过来,几乎是他要碰触到沐笙的手腕时,沐笙陡然停住步伐,狠狠的甩开了他。

    啪的一声,周围的空气仿佛要凝固了,沐笙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如果不爱我的话,就不要碰我…”

    是的,不爱就要碰她。

    ……

    沐笙走后,叶枭暴怒的扯掉餐布,餐桌上的食物夹杂着精致的厨具稀里哗啦掉下来。

    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沐笙偏偏不肯相信他?

    既然他们两个人彼此相爱的话,为什么她又要介意那么多?他已经那么多次将自己的真心放在她的面前了,但她为什么像是瞎了般看不到…

    餐厅的工作人员听到这一阵嘈杂的动静,赶紧跑了过来,一过来就看到满地的狼藉,正想着斥责叶枭。

    叶枭似乎早就预感一样,手中已经多了一张黑卡,直接丢到了地上,“砸坏多少东西,我赔…”

    一阵发泄过后,叶枭心中的怒气还是没有办法抚平。

    他自己一个人又到了灯红酒绿的酒吧里独自喝酒,听说酒吧可以使人的心情开心,可是,他都坐在吧台喝了那么久,那种想要的舒适感非但没有出现,反倒是被耳畔的重金属音乐扰的耳朵都要聋了。

    他烦躁的伸出手抵住耳朵,另外一只手直接握住了高脚杯红酒,一口气喝完。

    沐恩看他喝酒如同喝水那样,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我说,叶大少,您知不知道喝酒是会喝死人的?”

    他提前回了h国,可没有想到一下飞机就接到了叶枭的电话,要他过来陪酒。他叶大少的命令,他不敢不从啊!所以也只好过来。

    本来只是想陪他喝下酒,可没有想到叶枭喝酒喝的这么狂,把酒当作白开水一样。

    叶枭根本就听不进沐恩的劝,受了轻伤的他只想好好发泄一下,而唯一能够帮助他将心中最纠结痛苦的情感发泄的就只有酒精。

    “别管我,你只管看着我喝。”

    沐恩很无奈:“要是喝死了怎么办?到时候叶家可会要我索赔一条人命啊!”

    “放心,我会提前留下遗书。”

    他只是开个玩笑,没有想到叶枭还当真了。

    “好啦,不要喝了,你今晚肯定是有心情的。”一边说着话,沐恩一边伸出手截住了叶枭,硬是将他手中的酒给抢了过来。

    等他抢两了过去的时候,叶枭却明显不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快拿过来,谁让你抢我的酒?”

    从小到大,或许是因为叶枭大少爷的身份,很多时候沐恩总会习惯性的听命于叶枭,但慢慢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之间的感情就不是附庸关系,成为了真正的好兄弟。

    处于对叶枭的关系,沐恩也敢大着胆子跟他理论:“别喝了,再喝下去,等会就难看了。”

    “沐恩,你这家伙…敢违背我?”

    沐恩看着叶枭的神情变得认真无比,眉眼间已经褪去了经常挂在脸上的滑稽笑意,“把你当朋友,所以才管你。”

    叶枭本来还一副准备跟叶枭吵架的态势,但看到他眼中的暖光时,他整个人仿佛冷静下来,可是也显露从来都没有过的颓废。

    蹦的一声,他握紧的拳头砸在吧台上,使得摆放在吧台上的酒也随之一震。

    本来安分守己在卖酒的酒保被吓的怔住了,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正想着开口求饶的时候,忽然间,叶枭就转向了沐恩,眉宇锁紧着。

    “我在想,我当年的决定是不是错的…”

    “为什么?”

    叶枭将脑袋埋得暗光中,“沐柔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我做错了,如果不是我……”

    “好了,别想那么多,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沐恩打断叶枭,将脸转到一旁去,他也并不希望叶枭再继续对沐柔的事情负疚了。

    谈到这个沉重的话题,两人安安静静了几秒后,沐恩又主动打破了僵局,“我知道,你是因为小笙的事情而难过,可是女人嘛,哄哄就好,也不必要真的放在心里去。”

    “但这次真的不一样了,小笙,她真的生气了…”尽管沐恩这么说,可叶枭还是很不放心,她总是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变得跟之前那般僵硬。

    ……

    第二天,叶枭买了玫瑰花,换上精心从衣柜里挑选的黑色套装,平日里不怎么注意形象的他像是出阁的女子一样在高大的落地镜子前反复看了一下自己,这才开车到了沐笙的公寓楼下。

    从车上下来,叶枭抬头看了一下她所在的楼层,此时正有一道明媚的光透过层层的树缝斜扫了她房子的落地窗。

    不管如何,在今天…他一定要让沐笙明白他的心意,冰释前嫌。

    叶枭势在必得的想着,一想到自己自己今天做好了充足准备,他整个人不再担心什么,骄傲的迈着步伐到了沐笙的家门口。

    “扣扣——”连续敲了几次,都没有人来开门。

    叶枭的眉宇一蹙,又更用力的敲着,终于,咯噔一声,有人来开门了,他也停下了开门的动作。

    一阵浓郁的香味扑入鼻翼,苏七月的声音也随之传入耳畔。

    “到底是谁那么早过来扰人清梦啊!”

    门完全的敞开,苏七月穿着一身卡通睡衣,手揉了揉自己朦胧的睡眼,看得出,她刚刚被人硬是从被窝里给挖了出来。

    叶枭见出来的人不是沐笙,而是苏七月,面色顿时沉郁的几乎要滴出水。

    这个苏七月怎么还不走?

    苏七月将手放下,半圆睁着双眸,忽然间又清醒过来,指着叶枭就喊道:“喂!渣男叶枭,你来这里干嘛?”

    渣男叶枭,什么时候给自己冠上这里十恶不赦的罪名?他从头到尾都很纯情的好吗?只钟情一个女人。

    叶枭的面色变得更沉,对在自己面前指指点点的苏七月无比的反感,他的视线直接跳过了苏七月进到房里,但是都没有搜寻到沐笙的影子。

    “小笙呢?”他直接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