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
    :

    听到了叶老爷子的话,沐笙如梦初醒,本能的想要从病床下跳下来,可叶枭却悠闲自在的扣住她的腰际,将她整个人给锁在怀中,完全无视叶老爷子的存在。

    叶枭很大胆,敢挑衅叶老爷子,可是,她并没有有叶枭那样的胆量,沐笙不安的在叶枭的怀中动了一下,“你放开我…”

    “别怕,有我在,老头子不敢对你怎么样。”

    叶老爷子自己坐到沙发上,含着愠怒的视线已经慢慢的飘向他们的方向,“叶枭,你怎么回事?不管怎么说,南宫俊逸也是你未来的小舅子,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杀死他了。”

    面对叶老爷子的兴师问罪,叶枭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很淡定从容的回了他一句,“那又怎么样?他动了我的命,没有死掉已经是一种幸运了。”

    “你……”

    眼看着说不动叶枭,叶老爷子气的连连咳嗽,又将冷冽的眸光移到沐笙的身上,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沐笙的身上。

    “小笙,叶枭不懂事也罢,你怎么可以跟着他一起胡闹。”

    “爷爷,你不要把过错全都转移到小笙的身上,小笙才是真正的受害者,那个南宫俊逸就算是死一百次也不足为惜。”

    沐笙听着叶枭为她说好话,心里头又是一阵感动。在爱情中,很多时候…她好像才是那个真正的退缩者。

    叶枭又握住了沐笙的手腕,炽热的掌心相互贴合着,忽然间,又很坚定的看向老爷子,语气不容置喙,“爷爷,小笙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要娶她为妻。”

    叶老爷子的脸色渐渐变得昏沉起来,盯着叶枭看了一会,又闷不作声。

    显然,她对沐笙并不满意。

    也许是受到叶枭的感染,一直表现的无动于衷的沐笙忽然间也变得很坚定起来,她咬着下唇,生怕第一次逼着自己跟爷爷说出真心想法。

    “爷爷,只要能够嫁给阿枭,我就愿意做……”

    她的话还没说完,叶老爷子迅速的打断了她,他摆了摆手,打断了沐笙的话,“你配吗?”

    老爷子一句话促使沐笙原本的底气消失了,她又再次退缩,幸好,叶枭依旧没有放开她,他有力的声音盖过周围所有一切,“他当然配,他是我叶枭的女人,我叶枭这辈子唯一的妻子。”

    叶老爷子见自己根本不能说动叶枭,气愤的拂袖而去。

    沐笙知道他们两个人惹怒了叶老爷子,不由得的心里有些害怕。

    叶枭也明白他的恐惧,抱住她,“别怕,有我,答应我,只要坚持下去,我们两个人就能够在一起。”

    ……

    过了些日子,沐笙出院了。

    沐恩也过来一同接她出院,除此以外,叶家没有一个人来看她。

    沐恩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声宽慰着:“我帮你请好假了,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一下。”说完,他再转眸看向叶枭,唇角勾起,“阿枭,我妹妹就拜托你好好照顾了。”

    叶枭当然答应了,信誓旦旦的的保证,“当然,那是我的女人不用你提醒,我也会好好照顾。”

    叶枭带着沐笙上了车,沐恩则是上了另外一辆车,准备去机场。本来沐笙是想为她送别的,但沐恩坚持要她回家修养,沐笙拗不过沐恩,也只好同意。

    叶枭将她带到了自己原本的大宅,沐笙发现这次回去的时候,叶枭所在的大宅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本来,他的大宅很单调的,只要两种偏暗沉的色泽:黑和灰。

    但这次,大宅的外面那一片空地就种了许多的薰衣草,透过落地窗一眼望去,仿佛是画中的美景。

    叶枭知道沐笙喜欢蓝色和白色这两种颜色,所以,基本整个房子都是采用这种颜色,使得整个大宅显得阳光开朗。

    不仅如此,他还在大宅的四周的墙面命人画上沐笙的头像。

    沐笙在被吓到的同时,随之涌来一股欣喜,盯着四周看,眼珠子几乎都不转了。

    叶枭看她心情好,她的心情也慢慢变得好起来,“怎么样?喜欢吗?”

    “还好…”

    就算是喜欢,她也不敢过多显露自己的情绪,只能假装漫不经心的走上台阶。

    叶枭也跟上她,一手很自然的握住她的腰际,“我命下人准备了饺子皮和韭菜,等下,一起去做饺子。”

    沐笙扫了叶枭深情款款的眸子,顿时有些讶异,叶枭不是很讨厌吃韭菜的吗?因为嫌弃韭菜的味道难闻。

    叶枭似乎猜到她想问什么,便解释,“不用太感动了,以后我们都是要生活在一起的,所以,现在就要开始习惯对方。”

    沐笙的目光又再一次无意识的扫向了叶枭,为了她…吃韭菜。

    记得在以前,就算是沐柔喂他吃韭菜,他也是不肯的,她会是第一个让他为之改变的人吗?一想到,她就感觉到心里很甜蜜。

    厨房里已经率先将韭菜给切好了,再加上饺子皮,所以叶枭和沐笙一来,就能够直接包饺子了。

    从小到大,沐笙就很喜欢包饺子,所以,尽管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包饺子,她还是迅速上手了。

    叶枭倒是挺笨拙的,不是一会装的韭菜馅料太多了,就是包的太用力了,饺子皮破开了。

    “我看你还是不要包饺子了吧!”沐笙忍不住取笑她。

    叶枭明显不愿意认输,“我就要包,东南海北都闯过了,又怎么会怕这些呢?”

    虽然叶枭包的饺子虽然挺难看的,但是馅料算挺多的,吃起来也挺好吃的。一顿韭菜饺子,就吃的两个人都很满足。

    晚上,叶枭受不了韭菜的味道就先去洗澡了,而去沐笙则是一个人在走廊里走走逛逛,她还想去那个装着有沐柔回忆的房间。

    沿着记忆中的路,他又再次走到了那个房间的门口,这次,房间里多了两个佣人在那里把守。

    沐笙心里一颤,不知为何,只要想到沐柔,她的心里就有种难以言喻的伤痛,她抬步刚要走过去,却被佣人给挡住了。

    “不好意思,沐小姐,这个房间里你不能进去。”

    沐笙眼神一暗,“为什么?是你们少爷特地吩咐过的吗?”

    “是的,少爷吩咐过了,什么人都不能进去打扰沐柔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