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我的哥哥是南宫俊逸
    :

    听到声音,沐笙缓慢的转过头,这个时候,南宫月华跟南宫俊逸已经走到她的跟前。

    沐笙先是扫了一眼南宫月华,她的眼中闪着与平日不同的兴奋,好像急着要做些什么事情。

    而站在她身旁的男人,比南宫月华高了一个脑袋,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看上去身高约莫有一米八七左右,五官轮廓比较刚毅硬朗,虽然没有像叶枭般好看,可也算是俊朗。

    南宫月华又跟沐笙郑重介绍起南宫俊逸来,“小笙,这就是我的哥哥南宫俊逸,他从很久之前就想认识你了。”

    看南宫月华如此热情的样子,沐笙心里明白,这南宫月华敢情是想将自己的哥哥介绍给她。

    只不过,她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好,南宫先生。”

    南宫月华好像朝着南宫俊逸使了一个眼神,然后又转脸冲着沐笙说,“小笙,我哥哥刚刚回国,对这里还不太熟悉,就麻烦你先带带他把!”

    沐笙本来是想要直接拒绝,可是南宫月华根本就不肯给她拒绝的机会,一转身就走了……

    她简直是无语至极,只好看向了正托着下颌在默默打量她的南宫俊逸,他看着她的眼神闪着些许的光彩,看得出,南宫俊逸对她也是有那么一点兴趣的。

    可沐笙却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南宫先生,你要是对这里不太熟悉,我可以叫叶家这里的专业人员带你熟悉一下。”

    南宫月华听得出她语气中的淡漠,也看得出她对她并没有好感,可他的耐心似乎好的出奇,“没关系,你就带我走走、看看。”

    “对不起,我等下就要走了。”

    “你有急事吗?”南宫俊逸忽然间问道。

    沐笙扫了他一眼,细眉顿时蹙紧,点头。

    “那我送你吧!反正,天色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才安全。”

    闻言,沐笙有种无语至极的感觉,这个南宫俊逸似乎比南宫月华还要难搞,这兄妹俩应该是打算变着法子来折腾她才对。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可以自己回去。”她又抬步要走,忽然间,叶老爷子拄着拐杖从不远处走来。

    一看到沐笙跟南宫俊逸站在一起,他的脸上多了些许深沉的笑意,“小笙啊!今晚,我给你一个任务,就是带南宫少爷好好参观一下叶家大宅。”

    爷爷都这么说了,沐笙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顿时,她的心里烦的很,转眸,有些烦躁的扫了南宫俊逸一眼,南宫俊逸恰好在对她莞尔一笑。

    楼下,叶枭一边拿着酒杯宾客聊天,另一边,眼角冷冽的余光已经飘向正带着南宫俊逸的沐笙,他的眼底猛的闪过一抹阴冷,借故走开,“不好意思,我去陪一个朋友。”

    客人点头,“好的,您去吧!叶少。”

    沐笙带着南宫俊逸一路走走停停,就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忽然间,又停下,问道,“南宫先生,整个大宅大概就是这样了。”

    “嗯!不错,真的很漂亮。”

    “您看够了吗?”这才是沐笙想要问的问题,如果他觉得已经看够了,她就能够走了。

    南宫俊逸也不傻,他当然知道沐笙是想要借机离开他,“呃…这叶家这么大,不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可以了解完的,不好意思,我还要麻烦叶小姐再带我参观一下。”

    这样的回答,使得沐笙气的牙咬咬,可是,她又不能怎么办,毕竟这是爷爷的吩咐,她也不能违抗。

    正当她准备认命的时候,叶枭却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他直接爽朗的走过来,先是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将她给拉到身后。

    “南宫少爷,叶家是我的家,要想真正的了解的话,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精心的接近被叶枭给打乱,南宫俊逸当然不开心,不过,他伪装的特别好,“行啊!只要是叶少不嫌麻烦的话……”

    叶枭唇角的深意越来越深,“当然。”

    叶枭答应下来了,但是气氛还是有些尴尬,仿佛陷入凝结状态。

    不一会儿,南宫俊逸就主动提出来,“叶少,应该是今晚的主心骨人物吧!”

    南宫俊逸想做什么,叶枭再清楚不过,他淡淡的打量着南宫俊逸,浅淡的表情,却让人生出些许的害怕。

    南宫俊逸强忍着心里的不舒适,继续说道,“我觉得,您还是不要浪费这个时间陪我了,还是让沐小姐陪我就好,您赶紧去招待一下其他的客人,免得等会被人家看到了,还说我故意霸占了叶少的时间。”

    想用这样的借口将他给支开,然后借机跟沐笙培养感情,这点,叶枭可是清楚的很。

    他也绝对不会给其他人留有可乘之机,“不必担心,南宫家就是最宝贵的客人,如果爷爷知道我这么做了,肯定会赞赏我的。”

    叶枭故意将爷爷给搬出来,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一张有力的牌,不但是沐家、叶家的人都忌讳叶老爷子,就连南宫家的人也要给他几分颜面。

    南宫俊逸见这态势,叶枭是怎么也不会将他跟沐笙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了,面色一沉,“行,我知道我这样霸占叶少的时间也不少。”

    他作势扫了一眼手腕佩戴着的手表,忽然间说道,“我公司也有些事情要处理,不如下次,有机会再跟叶少再叙叙旧吧!”

    说完,他含有眷恋的视线似乎在沐笙的脸上停留了一下,眉眼一挑,唇角也夹杂着深沉的笑意,“小笙,我们下次见。”

    沐笙被他脸上无故的暖昧给吓到了,顿时有些错愕,可叶枭却将她这种错愕呆萌的样子当成是害羞,顿时,他怒意四起。

    下意识的将沐笙给拉到怀中,又催促南宫俊逸,“公事要紧。”

    “嗯,那我走了,再见。”

    “嗯!行,一路走好。”叶枭看着他离去,眸子里猛的泛起一抹阴沉的冷光。

    沐笙的视线还定在他远去的方向,叶枭不悦的蹙了蹙眉,不悦的伸出手拉了拉她的头发,含着愠怒的声音也响起,“看什么看?有那么好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