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我败给你了
    :

    她扫过景梵宇的神情,他的眉宇两侧蹙在一起。

    看得出,他憋了很久。

    沐笙也不想瞒着他,“是!”

    景梵宇猛的身躯一僵,脸色也变得惨淡。他还以为是叶枭为了让她放弃沐笙而编出的借口,原来是真的。

    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有肌肤之亲,他的心脏就疼的快要裂开了。

    “你明白了吧!”

    “明白什么?”

    沐笙心里一片酸涩,“你不看不起我吗?”

    景梵宇要凑上前去看沐笙,沐笙却不敢跟他直视,只好垂着脑袋。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你,你永远都是我心里面最纯洁的仙女,小笙,我相信你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想法的。”

    沐笙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但还是使劲的眨了眨眼睛,憋住。

    不知不觉间,车已经开到了她的公寓楼下。

    沐笙就要推门而下,但景梵宇却忽然间喊住她,“小笙!”

    沐笙顿了顿,扭头,对上他的眼睛。

    景梵宇的唇瓣动了动,仿佛有很多的话要说,但是那些就要脱口而出的话却还是被封住了,“没事。”

    “嗯!”沐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撑起雨伞下了车。

    景梵宇望着她一点又一点消失在视线里的身影,唇角苦涩一勾,其实…他刚刚想说的是,他不介意她的过去,如果她愿意的话,他会一辈子等她。

    可是,他最后还是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来。

    ……

    沐笙拄着白色的雨伞一直往前走,耳畔是滴答滴答的声音,因为下雨的缘故,四周围是袅袅上升的雾气,有很多的景物都被雾气给挡住了。

    她慢慢的走着,在准备要上楼梯的时候,忽然间,身后传来一阵低沉却很有穿透力的男声。

    “沐笙——”

    听到这声音,她的身躯顿时变得僵硬,缓慢的转过身,在对上叶枭视线的瞬间,她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停住了。

    昨晚…她已经做了选择,可他为什么还不走?

    叶枭的眼眶红红的,俊逸的面容在此刻却显得十足的憔悴,“我等你了一个晚上。”

    闻言,沐笙一惊,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他的身上没有一处是干的,水滴顺着他刀锋似的脸慢慢的滑向下颌。

    她这才注意到,他没有带伞。

    “你、疯了吗?”沐笙喊道,抓紧自己的雨伞匆忙的迈步过去,刚想挡住朝着他汹涌而来的风雨时,他却忽然间伸出手将她给扯入怀中,富有占有欲的吻也如同汹涌的风雨般将她整个人给淹没。

    沐笙手中的雨伞也在挣扎中掉落,风雨很快将他们两个人给覆盖……

    沐笙使劲的拍着叶枭的后背,想挣脱他来,可是在叶枭看来,这力道纯粹只能是挠痒痒。

    他使劲的握住她的腰际,硬是推着她的身体前倾,她就如同一个没有任何反抗力量的玩偶被他操控着。

    这样的吻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叶枭将脸埋在她的脖颈里喘着。

    沐笙这才能够吸一口气,叶枭依旧抱紧她,声音却没有之前的愠怒,反而带着些许的无奈与挫败,“我输了……”

    闻言,沐笙心一疼,垂眸看向叶枭,不知道何时,他也抬起脸来,他的眼中弥漫着浓郁的爱意,“我败给你了。”

    沐笙的心情顿时变得有些沉重,她也并不明白叶枭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小笙,我没有办法没有你,你懂吗?”

    如果没有办法没有她,那为什么…那晚…他在床上叫的名字是沐柔……

    一想到这事,沐笙就感觉自己的心被一根刺给扎着,不由得的怀疑叶枭的爱,“什么都别说了。”

    “小笙,你不能离开我,你已经我的人了……”

    沐笙想转身,可是叶枭却忽然间将她抱的很紧的,牢牢的,几乎将她困的没有办法呼吸。

    沐笙强咬着心头的难受,吐出两个字,“放手。”在现在这个时候,必须挥剑砍情丝……这样,才能够避免两个人最大限度的痛苦。

    “我不放手,你明明也爱我,明明也爱我…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接受我?”

    是啊!她也明明深爱着他,可是…为什么就是不能坦坦荡荡的接受他呢?这个问题,沐笙也无数次的问过自己,但是也没能从心里得到一个真正的答案。

    “放手,快放手,我不爱你,听到了没有?”

    “小笙……”

    “我们不可能了,以前不可能,现在更加不可能。”

    叶枭听到这句话同时,身躯一僵,“你确定?”

    沐笙依旧没有看他,努力咬了咬牙,再扯出一句话,“是。”

    话落地的瞬间,她甚至能够听到叶枭心碎一地的声音,那搂着她的力道也全部消失了,她抬腿,猛的跑回了公寓。

    一回到家,她就把门给锁紧,明明逼着自己不去想关于叶枭的任何事,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掀开窗帘偷偷去楼下的情况,不过,叶枭却早就消失在爱风雨中了。

    沐笙见状,只感觉身体里面的力道被一点一点的抽干,她整个人一下子承受不住,身体也无力的落在地上,难道说…真的结束了吗?

    ……

    接下来的好几天,沐笙都过着那种两点一线的生活,叶枭也好像是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一样,没有再来找过她。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叶老爷子举办了他七十岁的寿宴,整个家族的人都要过来帮他庆祝。

    那天晚上,人山人海的,整个叶家比平时都要热闹。

    虽然沐笙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可是…最后还是去了。

    她去的时候,大家都忙着跟叶老爷子庆祝,谁也没有理睬她,本来,她也只想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就好了。

    可是偏偏就看到了南宫月华跟叶枭两人携手过来向叶老爷子庆祝生日。

    这次,两人穿着配搭的情侣礼服,金童玉女的,看上去十分的适合。

    沐笙的心下意识的闪过些许的疼痛,不过,她还是努力扯开了一抹笑意,不能在这样的场合丢了沐家的面子。

    她继续安静的窝在角落里,忽然间,她就听到南宫月华很兴奋的喊道,“哥哥,这就是沐笙,我从很从之前就很想介绍给你们认识,只是那个时候,你还在国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