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来,做个选择!
    :

    强大的压迫感随之传来,使得整个空气也变得僵硬起来。

    仿佛有什么冷气顺着脊背慢慢攀爬上来,沐笙的身躯一颤,本能的想要从景梵宇的身上起来,但,景梵宇却忽然间握紧她的腰际,促使她整个人不能动弹。

    她转了转视线有些惶恐的对上了景梵宇,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叶枭,小笙已经不喜欢你了,你不要再纠缠她了。”

    景梵宇擅自主张的一句话促使沐笙的心脏跳动了一下,她的眼眸瞪大,再次跟叶枭撞上。

    叶枭就这么站着,俊逸的脸上,凝聚着浓郁的寒意,“景梵宇,她、已经是我的人了,喜不喜欢都不是由你说了算。”

    话落下的瞬间,所有人都震惊了。

    南宫月华面色变得很难看,她还是不肯相信,“你别乱说,就算你真的跟她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一定是这个女人勾引你。”

    景梵宇握住沐笙腰际的手的力道稍稍有些松懈,面色变得极度惨白。

    沐笙眼角的余光不由自主的扫过他,他的眼中果然有寒心的薄凉,心中那一抹痛慢慢被加以放大,沐笙挣脱了几下,总算挣脱开了景梵宇的束缚。

    本来是要跟景梵宇相亲的沈如冰忽然间起身,朝着沐笙勾起轻蔑一笑,手还搭在她的肩膀上,轻拍着,“真是没有想到你那么厉害,你一个人就能够将三个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真不愧是做小三。”

    一句话,宛如闷雷般,在沐笙原本就不平静的心给炸开。

    沈如冰走了,可是周遭的人却看热闹似的对她展开评价,“长的这么清纯,我还以为是什么好货。”

    “原来是个高级小三。”

    “真是人不可貌相。”

    叶枭迈步过来,想要去拉沐笙的手腕,但南宫月华又冲了过去,抓住叶枭的手腕,阻止他,“阿枭,你别去,别去……”

    叶枭没有任何犹豫的甩开她的手腕,“滚!”。

    叶枭迅速迈步上前来,霸道的攒住了沐笙的手腕,带着她要走,但这时景梵宇也扣住沐笙的手腕,

    “叶枭,你不能带沐笙走。”

    “她是我的女人……”简短有力的一句话,就足以让景梵宇万箭穿心了,这话果然起到奏效,景梵宇像是泄气的气球一样迅速颓废。

    她正在纠结的做选择的时候,景梵宇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别走,小笙……”就是这么一句话,让沐笙当即有了决定。

    至少,她现在不能丢下景梵宇走……

    她倔强的咬着下唇,用力的甩了一下,可是她的力气在叶枭看来就是挠痒痒。她就只能喊道,“放手。”

    “跟我走,我不准你在这里。”叶枭愤怒一吼。

    被他这么一吼,沐笙的眼眶顿时红了,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就是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叶枭看到她眼中掉落的泪水,心里一阵绞痛,声音软了些许,“跟我走。”

    南宫月华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去抓住叶枭的肩膀,“阿枭,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在你跟景梵宇之间,沐笙已经选择了景梵宇。”

    被南宫月华这么一挑拨,叶枭的脸色瞬间变得更沉,今天他一定要比沐笙在他跟景梵宇之间做出选择,“选吧!你到底是要跟谁走?”

    沐笙眸光闪烁,先是看了看景梵宇、后又看了叶枭,三个人之间的爱情,受伤的必须有一个人。

    如果叶枭没了她,反倒能够一步平青云,可是倘若现在她离开了景梵宇,他伤他该会有多么严重啊!

    沐笙深吸一口气,做了有史以来最痛苦的决定,“我选梵宇。”她的声音很小声……

    ……

    沐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餐厅的,脑子里不断的回放着叶枭那绝望入骨的眼神,一遍又一遍的回旋着,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同时间,耳畔也掺杂雨水汹涌滚落的声音。

    沐笙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噩梦一样,猛的从床上翻身而起,额头上全是冒出的冷汗。

    她的意识还有些恍惚,忽然间,外头的门传来咚咚的声响。

    她愣愣的抬头,门就开了。

    景母端着一碗红糖姜水走到她的跟前,“醒了?”

    沐笙点头,脑袋有些疼痛。

    景母本来是想将红糖姜水端到她的手里,但又想到了什么,“还是我喂你吧!”

    沐笙发愣的看着她用汤匙一点一点的喂她喝红糖姜水,心里忍不住感动起来,她虽然有母亲,可是…自她有记忆以来,母亲却从未给她好脸色过。

    所以,她一直很渴望母爱。

    景母看沐笙一直愣愣的盯着她看,忍不住停下问道,“傻孩子,是身体不舒服吗?干嘛一直看着我?”

    沐笙垂下了脑袋,“伯母,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

    闻言,景母笑了,“傻孩子,我对你好是应该的,你看你多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可爱,母亲从她说过她可爱,一直以来对她的评价大多是扫把星、晦气,仿佛她一出生就是个灾难性的存在。

    想着,沐笙苦涩一笑,景母忽然间躬下身子,伸出手捏了捏沐笙的脸,“不瞒你说,当初在怀梵宇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女孩子,当时生下的是个男孩子,我真是难受极了。”

    “……”

    “所以,我真的挺喜欢你的。”

    “谢谢伯母。”沐笙感动的眨了眨眼睛。

    虽然外面在下雨,但沐笙还是坚持要回自己的公寓。景母实在放心不过,特地嘱咐景梵宇一定要将沐笙安全带到公寓去了。

    她将沐笙送到门口的时候,还一直恋恋不舍的样子,“小笙啊,如果你有空的话,记得来看我哦,我一直呆在家里很孤独的。”

    “知道了,伯母,我会的。”说完,司机开着保姆车过来,景母还特地将沐笙给送上车去。

    保姆车缓缓的开动着,保姆车的玻璃门被溅上了水雾,变得朦胧起来,沐笙望着越来越远的景家大宅,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景梵宇扫了她一眼,他也憋了一晚,他对叶枭昨晚说的那句话很在意,如果不是沐笙走出餐厅就昏倒了,他会当晚就问她。

    他踌躇了半晌,才缓慢问道,“小笙,你跟叶枭…你们两个人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