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心中的一根刺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叶枭、沐柔、这两个人、两个名字要是并排在一起的话就变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

    沐笙的眼神紧了紧,“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叶枭真正爱的人不是你我,而是沐柔,不管你现在再怎么得意,始终替代不了沐柔在叶枭心里面的位置。”

    沐笙一下子变了脸色,南宫月华揭示的残酷的真相虽然伤人,但却是事实。

    她有些自我嘲讽的笑起来,但南宫月华显然有些震惊她笑了,她问道,“你笑什么?”

    沐笙又忽然间止住了笑意,眉眼变得冷清起来,“就好像你说的一样,我们都比不上沐柔,可是我至少比你好一点,我跟沐柔有相同的长相,所以她死后,叶枭就会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了……”

    这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炫耀的,但是,沐笙就是看不惯南宫月华这么骄傲自大的样子,好像一位自己什么都能做。

    沐笙这么一番话,的确是将南宫月华的自尊心成功的踩在脚底下,她也变得生气,咬牙,“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只是一个低贱的沐家女儿,连自己的母亲都视你为灾星,可我不一样,我可是被南宫家捧在掌心里的独生女,别说让叶枭做我的丈夫,我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南宫家也会倾其所有给我。”

    沐笙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要理会她,她稍稍侧身,露出淡漠的侧脸,“好,那你就好好当你的南宫小姐,当你的叶枭夫人吧!自己好好玩吧!我不陪你了。”

    说完,她就走了。

    她自己一个人很随意的在食堂里吃了一点,刚好吃到了一点油腻的肥肉,忍不住恶心了。

    在难受的要呕吐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人在轻拍着她的后背,她的身体也一点又一点的好起来,不会像刚刚那样犯恶心了。

    他正想说谢谢的时候,却在抬眸的瞬间,脸色瞬间僵硬。

    竟然是叶枭,他、怎么会在这里?她明明就赶他走了?

    一看是叶枭的话,沐笙就马上逼自己露出很厌恶的神情,“你来这里干嘛?”她喊道。

    叶枭还是一如既往,“我来陪你啊!”

    陪她……别给她捣乱就行了。

    沐笙的唇角微微抽动,继续赶他离开,“你现在就给我走,我不想看到你了,难道我昨晚说的不够明白吗?”

    “你昨晚、说什么了,我忘记了。”

    哪里会忘记,她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这叶枭明明就是在装傻,沐笙也清楚……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现在就给我走,别再跟我纠缠不休,要不然,我就告诉爷爷,你老是纠缠我……”

    沐笙故意将叶老爷子给扯出来,以为叶枭还是会有所顾虑。他却忽然间,在她即将走动的瞬间,扯住她的手臂,运用蛮力将她给固定在原地。

    “你以为我会怕老爷子吗?”

    沐笙看着他,因着这句话,她的思绪有些涣散。

    叶枭骨节分明的手掌慢慢往上攀,又抚上了她只有巴掌大的颊子,如同平时那样捏了一下,“傻瓜,我最怕的是你,老爷子什么的、我根本就不怕。”

    沐笙的眼底闪过些许的复杂,反正要她忘记昨天之类的事情是不太可能的,她还是使出吃奶的力气推开了叶枭,还准备要给他一脚,谁知,刚出脚,这白嫩细滑的大腿反倒是被叶枭这么一拉扯,被迫性的架在他的腰际上。

    走火的姿势,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沐笙烧红着脸,想将自己的脚给收回来,可叶枭却趁着她精神疏散之际,又抓住她另外的脚踝,使得她整个人直接贴在他的身上。

    “你放开我,放开我……”眼看着被制服住了,沐笙只能嘴硬的喊道。

    “不放,要是放了,你又走了…”叶枭看着她精致的五官,她的脸的好像是涂上了红墨水一样。

    他越是不放她下来,她就越是焦急慌张,“你快放我下来,快啊!”

    “好啊!要我把你下来也行,但你必须原谅我,忘记昨晚的事情,不准跟我斗气了。”

    想以此来作为交换条件,他还真是聪明,知不可信,她还真没有那么笨,笨到用虚假的美梦困住自己,当沐柔的替身。

    “不,我绝不,你应该明白我的性子,我承认,我前几日是喜欢你的,所以,只要能够跟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我也愿意吃任何的苦。”

    “可现在不一样了,我现在已经明白了我只是沐柔的替身,你以为我还会跟之前那样,自甘堕落,当沐柔的替身吗?”

    叶枭蹙了蹙眉,“你不是什么替代品,你跟沐柔没有半点关系。”

    他这么说,沐笙可不相信。

    她冷嘲一声,“既然如此,跟我做-爱的时候,你喊的为什么是沐柔的名字,现在你还敢说你爱我,叶枭,你可真是恶心。”

    “不是的,小笙……”他想要解释什么,身躯也跟着紧张一动,沐笙却趁机收回了自己的脚,狠狠的踢向他的腹部。

    她这么一脚,只是稍加了些许的了力气,对叶枭来说也没有构成多大的疼痛。

    这次,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沐笙离开,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啊!有时候不解释还好,真是越解释越乱。

    ……

    沐笙重新跑回教室的时候,刚好处于午休的时间,所以一整个教室没有人。

    她最喜欢在中午的时候一个人安静呆在课室里,在那个时候…不会有人来打扰她。听着叶枭说的那番话,她简直是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整个脑子像是被什么给塞满一样,无法冷静。

    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她将自己的身子献给了他,可是到头来换来的却是她的伤害。

    她错了,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相信爱情,这个世界上最不能抱以希望的就是爱情了。

    “小笙,小笙……”她又听到有人连连喊了她两遍,处于思绪涣散中的沐笙听到声音的同时,也慢慢的转过脑袋来,景梵宇就站在阳光较盛的地方,朝着她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