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他喊她沐柔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他刚刚叫她什么了……沐柔?是她听错了吗?

    她还尝试着自我欺骗,但叶枭继续喃喃着,“沐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真的……”

    啪的一声,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她狠狠的甩了叶枭一个耳光。

    脸上忽然间传来的痛意,也促使叶枭彻底醒了刚来,他定了定神,脸上的疼意更加重,他看到沐笙的身躯僵硬,死死的咬着下唇,眼中有滚烫的泪水不断的涌动。

    叶枭一下子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好像喊了沐柔的名字……

    “叶枭,我请你看清楚,我不是沐柔,我是沐笙,如果你只是将我当成沐柔的代替品的话,我拜托你远离我的生活。”

    在这一瞬,叶枭看到了沐笙眼中弥漫着的疼痛,本来,他是想要解释的,可是……该死的,那一刻,他居然词穷。

    沐笙扯了扯被子,遮掩着自己**的身子,跳下床,捡起了地上的衣服,逃也似的往浴室的方向过去……

    她一进浴室就倚靠在墙壁上,抱紧自己,默默的抽泣着。

    她一直以来真的是沐柔的代替品…原本她是不愿意相信的,可是残酷的现实还是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她许久都不出来,本来还坐在床上难受的叶枭身子一动,抬着步伐走到浴室的门前。

    “小笙,我真的喜欢你。”

    沐笙在听到他的声音时,身躯又猛的一僵,喜欢吗?如果真的是喜欢她的话,那么在床上喊着的人就不应该是沐柔。

    她深吸一口气,忽然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将自己的衣服给重新穿戴好,然后推开了房门。

    她一推门,叶枭高大的身子刚好抵在面前,看着她,眼神透着让人难以琢磨的复杂情感。

    沐笙在看到他的时候,又想起了刚刚他在床上、跟她行鱼水之欢的时候,居然喊了沐柔的名字,这对她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一想着,那种忽然间涌入的屈辱感使得她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她干脆瞪着叶枭,“你还不走?”

    叶枭扫了她一眼,依旧很淡定平稳的站在原地,没有想走的准备,“我不走。”

    沐笙一听,顿时怒火中烧,激动的上前去扯出他的衣服,“你够了,你还想要怎么样?我知道你只是把我当成姐姐的代替品,之前是我傻,在不清楚的情况下才会被你玩弄,现在我明白了,你骗不了我了。”

    “小笙,不是这样的,我喜欢你。”叶枭很坚定的重复着,可是这在沐笙听来,简直就是一种虚情假意。

    “够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你喜欢我,我再也不相信你所说的任何一切话,叶枭,从今天开始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一刀两断。”

    说完,她又将叶枭往外推,咔嚓一声,又将他给锁在门外。

    叶枭是可以爬窗的,但这回,他没有,只是乖乖的坐在门外,任由蚊子咬了一夜。

    沐笙关上门后,也在床上哭了一夜,哭过痛过,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彻底的忘记叶枭,再也不能被叶枭给欺骗。

    清晨,差不多要到去学校的时候,她推开了门,门一开,一股凉风就扑面而来,空气中夹杂着叶枭独有的气味。

    沐笙的视线在触及他的同时,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还没走吗?她以为他昨晚就走了,因为房外是毫无动静的。

    赵溪然怔愣了几秒后,就恢复了精神,态度也变得很冷漠,“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叶枭看到她余怒未消,伸手要搭在她的肩膀,却被沐笙给躲开了,她对他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我警告你,我现在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叶枭的手落了个空,望着她微微向前的侧影,他忽然间有种心累的感觉。

    他也真是太无聊了,怎么就去喝酒?好吧!喝酒归喝酒,又怎么可以在跟她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喊了别人的名字。

    如果是他也会很生气,又何况是沐笙呢?这回,他估计在沐笙的心里很难有所改变了。

    ……

    沐笙走着,叶枭一直在她身后几十米的地方想跟着她。

    她忽然间扭头,狠狠瞪着跟在他身后的男人,丢出一番狠话,“你敢跟着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小笙,我承认昨晚是我不对,可是你就不能原谅我一回吗?”

    “不能。”沐笙回答的很果断,“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我们之间的发生事情,我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也请你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说完,她加快步伐。

    叶枭继续跟上去,可沐笙却忽然间脱了脱自己的鞋子,往他的脑袋方向扔去,幸好,叶枭是及时躲过了……

    “我警告你,我跟你已经完了,叶少,请你自重。”

    ……

    沐笙来到了学校,那些同班级同学见她是一个人来的,就不由自主的议论起她来。

    “前几天不是还像连体婴儿一样黏在一块吗?现在就不见人影了。”

    “反正我一直都相信一句话,坏人有怀报,反正贱货肯定是不会有好报的。”

    “她既然抢了南宫小姐的男人,叶枭能够被抢走一次,也能够被抢走第二次,所以贱货被宠爱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虽然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可沐笙却是听到了。

    这些人分析的不对,不过,第三者确实不是她,这个第三者一直都是看似是受害者的南宫月华。

    沐笙托着下颌正在想事情,忽然间,南宫月华就悄然无声的走到她的身边。

    “沐笙,我们能聊一下吗?”

    她的声音将正处于思绪中的她给拉了回来,沐笙扭头,在看到南宫月华的时候,她的眼神变得很冷。

    “有事?”

    “当然有事,是正事。”

    “如果我拒绝跟你聊呢?”

    “你不会拒绝的,因为我要说的是很重要的事情。”

    转眼间,他们两个人已经上了天台,天台上的风很大,在空气中不断的穿梭着。南宫月华含着诡异笑意看了沐笙一会,忽然间,她启唇:“我想你应该对你姐姐沐柔跟叶枭的过去特别的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