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我只能有一个妻子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叶家大宅。

    素日没有回到叶家大宅了,每次回到这个地方,还总是能够让她感觉到一种异乎寻常的不安感。

    当沐笙跟着叶枭回去的时候,叶家人不再像是之前对她冷嘲热讽,反而是有种异乎寻常的冷漠。

    越是这样,她反倒越是不安。

    叶老爷子的大门这次没有关,提前开了,像是在刻意等待他们过来。

    叶枭很顺利的带着沐笙到了叶老爷子的书房里,此时,他正在练毛笔。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就抬起脸来,搁下手中昂贵的毛笔。

    “来了…”简单的两个字,却被他说的威严而不俗套。

    “嗯!”

    “好,坐。”叶老爷子指着书房里沙发的位置让叶枭和沐笙坐下。

    在面对老爷子的时候,沐笙很忐忑不安,不怎么敢做,还是叶枭拉着她坐下。

    叶老爷子又跟他们闲聊了几句,就步入正题了。

    “你们一定在一起是吗?”

    “对!”叶枭回答的很坚定,握着沐笙的手腕更加紧。

    沐笙斜眼偷偷的看着这个面部线条硬朗的男人,薄唇似樱,眉宇间的华贵之气毫不逊色于这辈子见惯风雨的叶老爷子。

    “要结婚?”

    “是,肯定要结婚。”

    “你打算跟南宫小姐取消婚约?”

    “那是肯定的。”

    叶老爷子似乎明白了,在原地仿佛心事重重的转了几个圈,然后停下步伐。

    “好,如果沐笙能够接受得了三个月的考验的话,那么…我就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听到爷爷这么说,沐笙心中一喜,倒是叶枭的眉宇蹙的紧紧的,摁住她想要起来的身子,他一字一顿的强调。“我不同意。”

    几乎是在叶枭拒绝的瞬间,沐笙也跟着喊了他的名字,“阿枭……”她不想错失任何跟叶枭在一起的机会。

    “我是绝对不会让小笙一个女人独自承受一切的,爷爷,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够成全我跟小笙。”

    “那如果是让小笙做你的二房呢?”

    二房……

    沐笙的心重重一沉,在h国,像叶家的大户人家有三妻四妾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她真的很不喜欢跟别人分享同一个老公。

    如果要分享,那她倒宁愿不要。

    叶枭似乎也明白了她的心思,“这不可能,我叶枭这辈子只能有一个妻子。”说完,他坚定而又固执的眼眸撞入了沐笙的心坎,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让她感动不已。

    只是,她还是很生气……

    “还要,最重要的一点,小笙已经是我的人了……”

    ……

    从叶家大宅出来后,外面的天色已经很黑,天空中仿佛有什么在搅动着,偶尔,还能够透过空气听到闷雷轰轰的声音。

    沐笙似乎是生气了,故意走的很快。

    叶枭跟上她,伸出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她给板转过来,他知道沐笙生气了,他也知道理由是什么。

    沐笙跟他的眼神再次碰触而上的瞬间,沐笙终于忍不住,将怒气倾注在握紧的嫩拳上,一下又一下撞在他厚实的胸膛上。

    “为什么…为什么…不答应爷爷?”

    叶枭任由着她打着自己,她那么柔软的拳头在他看来根本就好像是挠痒痒一样,“小笙,你别生气,我也很想跟你在一起,但我在叶家也生活了那么久,我知道那个祠堂不是人呆的地方,如果你呆上三个月,能够活着出来吗?”

    沐笙慢慢的顿住,瞪大着眼睛,“也许、我会是例外呢?”

    也许、她有可能是个例外,可是,他将沐笙视为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当然是绝对不会让她去做这种尝试的。

    “我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大胆,我也会害怕……”叶枭眸光复杂的盯着她看,他很想告诉沐笙,他很害怕失去她,但是话说了一半,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沐笙等待着他许久,但是还是没有听到他接下去的话。她就径自问道,“你害怕什么?害怕如果我在祠堂如果有什么不测,就会像沐柔一样离开你吗?”

    说到“沐柔”两个字的时候,沐笙微微垂下脑袋,眼眸一暗,尽管现在叶枭已经无数次对她强调过,他在乎她、喜欢她。

    可是很多时候,想到沐柔,她的心里还是有一根刺在。

    在谈到沐柔的时候,叶枭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僵硬,抿唇,陷入沉默中。

    两人间原本应该是亲密无间的气氛似乎一下子又被打乱了,沐笙扫了他一眼,神情黯然,“那今晚、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好了。”

    “嗯!”

    她本来以为叶枭应该会挽留她,倒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答应的这么洒脱。

    刚刚在爷爷那里,对她,他表现的明明就那么坚定,可是……为什么一谈到沐柔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沐笙嗤笑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没入黑暗中。

    沐柔始终是残留他们心中一道刺,每次谈起来的时候,她都会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扎的流血。

    沐笙自己回家了,她翻看以前他们三个人的合照,每次叶枭在看着沐柔的时候,眼神从来都是温柔的,沐柔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可是,她做什么事情都是错的。

    有好些时候,她都会觉得叶枭忽然间变得那么喜欢她,只是因为将她当成了沐柔而已。但如果只是责任义务,他为什么又要那么认真执着呢?

    有时候,沐笙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懂叶枭。

    晚上很晚的时候,她就听到有人在开门的时候,沐笙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打开电灯,四周围的黑暗一下子被祛除了,四周亮了起来。

    她看到了叶枭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随之扑入鼻翼的还是浓浓的酒味。

    她并不喜欢酒味,闻到的同时,她蹙了蹙眉。这个时候,叶枭已经走近了她,整个人猛的倒在她身上,搂住她的脖子。

    沐笙身体一颤,他灼烫的气息满有占有欲的覆盖在她的身上,再加上他身上熏人的酒香,她被熏得脑袋很晕,对于他发动的进攻无力抵抗。

    痛、却莫名的欢愉。

    “沐柔,对不起,当初我……”

    沐笙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身子猛的一阵僵硬,手指也一抖,脑子中的昏沉也猛的被驱除,这一刻,她变得无比的清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