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不准再离开我了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叶枭心中的怒气又再次窜起来,又近前来,扣住了沐笙的后脑勺,拉近他们两个人的距离,他霸道而有侵略性的气息也喷洒在她的脸上。

    “你才应该停止折腾,这次,我原谅你,可是以后我不准对你那么冷漠…”

    她对他说了那样的话,做了好像看似那么决绝的事情,他怎么还不死心呢?沐笙只觉得他疯了。

    “你疯了。”

    “对,我是疯了,没有你我会更加疯狂,所以,我叶枭的生命里绝对不能没有你。”叶枭咬牙,眼中涌动着疯狂占有的光芒。

    他的手顺着她皎洁而好看的脸慢慢的往下滑,被他触碰到的肌肤好像生了火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烧开。

    可是,他显然不肯停下,纤细的手还慢慢的往下滑……直到清晰的覆盖上没有男人碰触过的地方。

    沐笙的脸猛的就红了,她想要推开他,可是他却忽然间狠狠的捏住,疼的她叫出来,大骂他,“变态。”

    她羞赧又气愤的样子,在叶枭看来却是无比的可爱,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愉悦起来,“偶尔调戏一下你还是可以的。”

    说完,他慢条斯理的收了回去。

    沐笙的脑袋简直是要炸开了,她活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的动手动脚。

    不对,虽然之前,他们也有一些身体上的实质性反应,可是……这次,在大街上、在昏黄的路口,让她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

    “走吧,这次,我们……”

    他看着,又拉住她的手腕,刚想走,可脚刚想往前一动,忽然间,整具身子好像完全僵住了一样。

    沐笙微微一愣,也察觉到他的异样,“怎么了?”

    叶枭再以那种僵硬的姿态保持了几秒,最后倒了下去……

    沐笙猛的揽住他的腰际,可是他实在是太笨重了,她根本就拉不动他,只能很勉强的让他不摔在泥泞的土地里。

    她还是很关心叶枭的,“阿枭,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

    医院里。

    南宫月华再度走进病房的时候,看到沐笙正在帮叶枭擦额头上的汗水。

    顿时,嫉妒之心使得她变了脸,她怒不可遏的冲了过来,将她手中的毛巾给抢了过来,“谁让你进来这里的?”

    沐笙扫了她嫉妒的嘴脸,“我等会会自己出去的。”她淡漠的陈述道。

    “不,你现在就给我出去,马上。”南宫月华指着她喊道,声音也很大声。

    沐笙深吸一口气,她并非是害怕南宫月华,只是她早就知道了他跟叶枭的差别在哪里?他们两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

    她的眼底弥留着些许的眷恋,慢慢的打量着叶枭半晌,决定要将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给牢牢的刻入脑海中。

    几秒后,她起身,僵住身子就要走。

    忽然间,门外又传来笃笃的脚步声,一进来就指着她一顿痛骂,“谁让你进来的?”

    沐笙一抬头看,是叶家的长辈,那些尖酸刻薄的长辈,每次见到这班人,她就犹如见到了灾星一样,恨不得避的远远的。

    南宫月华见有人为她助阵,更是得意,她撒娇似的走近那位长辈,眨巴着眼睛指控沐笙,“伯母,有些话我是不想说的,可是沐笙她一次又一次的勾引阿枭,不管怎什么,阿枭都只是一个普通人,别说普通人就算是圣贤也禁不起这么一个勾引,你看阿枭怎么能够忍受呢?”

    沐笙听着她妩媚的神情却含着恶毒的指控,简直是无语到极点,她真的不明白……生来那么漂亮的一张脸,心肠却那么恶毒。

    她前几天还跟她说的好好的,可这几天,就马上变了脸。

    她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根本就不想跟她再做争辩,摇头就要走,谁知,她的手腕忽然间被人给紧紧的扣住,使得她整个人也猛的顿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场也传了过来……

    沐笙本能的扭头,就看到叶枭已经缓慢的睁开眼睛,他的眼皮有些沉和厚,眼底下的青能够看得出他现在整个人很疲惫。

    尽管如此,他还是强撑着坐起来,并且用力的将沐笙给拉到自己的身边。

    就算是生病了,叶枭的力气也比自己想象中更加惊人,他这么一拉,沐笙就以一种很暖昧的姿态坐在他的大腿上。

    顿时,南宫月华的脸色瞬间黑了,她气的无语伦次,“你…你…”

    叶枭狭长的眸子微微半睁,手腕还直接握住她的腰际,不知是有意无意,他的脸还刻意俯低,扫过她的耳畔,顿时,沐笙的身躯再次陷入一片僵硬中。

    她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可是叶枭却忽然间发言了,“不好意思,该走的是你们。”

    那个自以为长辈的人忍不住训起叶枭了,“你别小孩子气了,阿枭,你的未婚妻是南宫小姐啊!”

    “不…”叶枭的手直接抚上了沐笙柔的像是鸡蛋花一般的脸,正好对上沐笙有些羞赧的视线,他一字一顿的强调,“小笙才是我的妻子。”

    南宫月华简直是被气坏了,她长这么大以来,从未试过被人如此的羞辱过,“好,叶枭,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承认我才是你的妻子的,你给我等着。”

    她气的跺跺脚,转身就走……

    那个贵为长辈的女人眼见无趣,也不想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孤军奋战,只好灰溜溜的跟在南宫月华的身后。

    叶枭的视线从自己身上收回,垂下眼帘,“见利忘义的小人。”

    沐笙安静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凑近看,她发现叶枭的脸特别的而且嫩,不仅如此,他的睫毛既浓密又长,一眨又一眨的,特别的好看。

    叶枭抬起脸的时候,恰好又跟沐笙的视线撞个正着,他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怎么看着我?是不是被我的英俊帅气给迷倒了?”

    “当然不是。”沐笙猛的摇头,目光又不自觉往下滑,扫到他握住她腰际的手,现在人走了……是不是应该放开了?

    叶枭知道她的所指,又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转身,反将他给压制住了。

    “如果我说?我不仅仅只是像现在这样抱着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