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没有良心的女人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眼看着叶枭对她视若无睹,南宫月华也感觉自讨无趣,然后走了。

    叶枭谈躺在床上,脑子里装满的却全是沐笙,他很想要知道沐笙为什么没有来看他……

    他打了个电话给沐笙,但她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就只有打给了沐恩,沐恩的电话也打不通。

    叶枭有些慌了,他活了二十四年,第一次深切的感觉到那种恐惧的感觉,他害怕沐笙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

    深夜时,因为是夏天的缘故,周围总能够听到青蛙的叫声。

    沐笙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家的方向去,昏暗的路灯伴着她,她沉寂与某种寂寞的情绪不可自拔,放慢着脚步走,根本就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她正要拐弯的时候,忽然间,看到阴暗的一角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慢慢地掉下来,落在地上。

    她先是怔了怔,忽然间变得有些恐惧,又想起那日在小区遇到变态的事情,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些日子,可还是给她留下了阴影。

    顿时,她有些警惕的缩了缩身子,准备走过去,去看个究竟。

    但她的脚步刚一迈,四周围就发出一阵窸窣的声音,在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她整个人的身躯也顿时僵住了。

    然后就有诡异的脚步声冒了出来,咚咚的,一点又一点回旋在空气中。

    她变得越来越害怕,甚至还握紧拳头,心想如果要是有个变态冲出来,她就上去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那黑影越来越接近她,终于在完全覆盖上她的时候,停了下来。

    咚咚,沐笙的心脏跳的更快,越发集中精神,秉住呼吸,随时做好防备的措施。

    终于,在她准备出击的时候,那人的面容和身材也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在昏暗的路灯照耀下,他本就冷峻好看的脸,深邃的褐色眼睛,仿佛只要一眼就会沦陷,樱花般好看的唇,会让人怀疑怎么会有男人的嘴型会那么好看……

    赵溪然在看清楚他精致的面容时,整个人完全愣住了,她真的没有想到出现在她的面前的人竟然是叶枭。

    真是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对了,他现在不是受伤了吗?不是应该好好的在医院里养伤,怎么会到处乱跑呢?

    沐笙眨了眨睫毛,有好多关心的话想要说,可是话一到喉咙,就被什么给狠狠封住了,但其实,她现在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对叶枭说任何关心的话。

    她深吸一口气,想了一番后,还是转换了一种听上去较为疏远冷漠的语气,“你来这里干嘛?”

    叶枭在听到她说话的同时,也盯着她看,那比宝石还要璀璨的黑眸子猛的闪出冷厉的光,“你知道我出车祸了吗?”他很直接的问。

    赵溪然被他问的身子一震,她还有些踌躇,像现在这个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才好?好像说多一句话对叶枭都是一种伤害。

    在心里做了一番思想挣扎,赵溪然还是吐出了一个字:“嗯!”

    既然知道了,这些天,都不去看他?顿时,叶枭有些受伤了,眼中的光芒更加冷,“理由呢?”

    “何必要理由呢?反正我现在跟你是没有任何关系。”

    说这句话的时候,赵溪然微微垂眸,将自己的脸掩在暗光中,谁也看不清楚她此刻难过的表情。

    对自己所爱的人说狠话,有些时候,比用一把刀捅自己一刀还要难过。

    “沐笙……”随着一声夹杂怒气的话语响起,叶枭受伤的身躯却飞快的扑过去,狠狠的抓住了沐笙的肩膀,将她使劲的往怀中扯。

    沐笙被他扯的手臂有些疼,不过,她却没有想叫痛,仿佛是是察觉不到疼痛一样,只是抬着一张脸,“放手,你没有资格碰我。”

    “你以前都不关心我吗?我都上医院了……”叶枭的语气咄咄逼人,抓住赵溪然手臂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赵溪然疼的厉害,只能连连喊道,“放手、放手……”

    可是叶枭根本就不听,继续说着,“你到底有没有良性啊!你连一只畜生都能够有感情,可是你对我呢?为什么就要那么狠心呢?”

    “够了…”沐笙终于忍不住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使出吃奶的力气,居然就这么挣脱了自由。

    但她看着自己被抓出了紫色痕迹的手腕,脸色迅速的沉下来,她象征性的看了看一下手,脸色更是陈的说出任何话。

    “你以为你是谁,可以随意的让谁看上你吗?叶枭,我告诉你,你别太过分了,我现在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没关系,又一次两次的强调他们没关系,叶枭气的捏住她的下颌,“沐笙,你告诉我,我们如果没有关系的话,那么,之前那些是什么?”

    沐笙本能的想要推开他的触碰,怎么奈,他眼中的厉光像漩涡一样围绕在一起,几乎要将她整个人给吞没,瞬间她怂了。

    “你回答我啊!”叶枭见她不回答,身上的怒气更加的灼人,好像随时可能将她给生吞活泼了一样,“沐笙,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回答,如果你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就说啊!有我在的话,谁都不敢欺负你的。”

    他都这么步步紧逼了,沐笙还不回答,叶枭一生气,长臂直接握住她不盈一握的腰际,胡乱的咬着她的唇。他只顾着发泄自己的情绪,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咬伤沐笙,但他自己也没有料到沐笙居然会乖乖的任由他咬着,完全没有反抗。

    直到,他感觉到脸上似乎被什么液体给沾染到,舌尖一阵酸,他这才怔怔的松开了她,可那双眼眸却还盯着沐笙。

    在昏黄的光下,她精致的脸颊已经被泪水给浸湿了,双目紧闭着,像是在默默的忍受着某种痛苦的情绪。

    叶枭的心情没来由的变得很复杂,明明是她丝毫不管他死活,可现在她这副委屈的样子,他却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坏事一样。

    叶枭的心情没来由变得心烦意乱,“你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哭?”

    听到他的声音,沐笙慢慢的睁开眼睛,眼眶红红的,“你折腾够了吗?折腾我够了,就马上给我滚回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