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没面包的爱情有始无终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相信他,她也想啊!可是她真的很不想到看到他为了她变得那么狼狈……

    她是一个灾星,只要跟她在一起的人不会幸福的。

    所以,她不能那么自私。

    沐笙又使出吃奶的力气推开了他,语气无比的坚决,听上去没有可以商量的地步,“不要闹的人是你才对,没有面包的爱情是没有办法长远的,你不如去找你的南宫小姐,而我去找我的校长儿子,这样我们彼此都会好过一点。”

    话一落下,叶枭的脸色瞬间惨白,眼神也极度冷冽,愤怒的咬着牙。“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沐笙对上他被怒意充斥的眸子,她知道,如果她把话给说明白了,他们两个人应该就不会再有可能性了,但这是唯一的方式。

    “对,我的真心话,比珍珠还真。”

    叶枭猛的嗤笑起来,目光深长的扫了沐笙一眼,又当着她的面发狠似的踹到搁在她门口的花瓶,就愤怒离去了。

    她离去后,沐笙只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仿佛被什么给抽干了一样,整个人无助的滚落在地上,她就是用这样的手段硬生生的将自己最爱的男人给逼走了。

    但是,这也是她爱他唯一的方式了。

    没有人知道,当她逼着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是很,她一整颗心就好像是被刀片给切割着,一刻都不能平静。

    一整个晚上,沐笙都心里很不安。

    约莫凌晨三点的时候,沐笙就接到了哥哥沐恩的电话,说是叶枭出车祸了。

    她像是疯了般的赶到医院,刚要到叶枭的病房时,就被叶老爷子手下的保镖给撵出去了。

    “我要看阿枭,让我看一下他。”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保镖就好像木头人一样根本就无动于衷。

    她哭的悲痛欲绝,忽然间很后悔,自己不应该对叶枭说那么恶毒的话,她知道叶枭之所以会出事,也是因为她的缘故。

    “让我进去,我只要看他一眼就好了,我只要知道他没事就好了……”他哭着喊着,可是根本就不会有人理睬她。

    “贱货,还敢这里哭。”

    正当她哭的难过的时候,母亲却忽然间出现,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打的她眼冒金星,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母亲正用那种恨意十足的眼神瞪着她,那样的眼神仿佛恨不得将她给杀死。

    虽然是她的亲生母亲,但母亲却恨她入骨,这点,她是清楚的。

    沐笙的眼眸一点一点的暗沉下来,伸出手抚着自己被打疼的地方,母亲间她默不作声,还想伸出手打她一巴掌。

    沐恩却护住了她,不断的为她说好话,“妈,不能再打妹妹了。”

    “你让开,我要打死这个忘恩负义的贱女人,她害的我们沐家好惨。”

    “妈,你不能这么做,你已经给了妹妹一巴掌,这就是最重的惩罚了。”沐恩竭力为沐笙说好话,这才平息了母亲的怒气。

    他赶紧带着沐笙绕到了医院的另外的楼道里,凭借着他的掩饰,沐笙能够躲在很远的地方隔着玻璃窗看叶枭。

    他的脸色惨白,没有一点的血色,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他的身边还有南宫月华,她安静的坐在叶枭的病床上一角,很精心的在照顾他。

    在这个时候,沐笙真的很希望陪在叶枭身边的那个人是她……

    沐恩也注意到沐笙面上神情的变化,他忍不住伸出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安慰她,“别难过了,阿枭刚刚做了手术,他很顽强,明天应该就会醒来的。”

    沐笙难过的点了点头,“嗯,那就好。”她再继续看了看叶枭几眼,就恋恋不舍的转身,“我们走吧!”

    沐恩看着自家妹妹如此难过的样子,也很心疼,他从以前就知道她跟叶枭两个人是彼此相爱的,怎奈,他们身上的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他也想帮他们,可是他有心无力啊!

    “嗯,我送你回去休息,你也别太担心了阿枭这家伙了,等他醒来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你其实来看过他。”

    “不必了。”沐笙断然拒绝,就算说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反正也只会徒增伤感,这是何必呢?

    ……

    第二天,叶枭果然醒了过来。

    他醒来的时候,脑袋有些疼痛,下意识的想要抬手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谁知南宫月华却过来阻止他。

    “别动,你现在还在打点滴。”

    叶枭整个人恍惚了半晌,在看清楚南宫月华的瞬间,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冷冽的吐出一句话,“怎么是你?”

    南宫月华不由得有些受伤,“怎么就不是我啊!你出车祸了,昨晚是谁照顾了你一夜,你怎么能够如此忘恩负义呢!”

    叶枭直接拔掉自己的插头,径直坐起身来。

    南宫月华见他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猛的尖叫起来,“你疯了吗?”

    叶枭跳下床就走,他以为自己会有一个好体力,可是刚走几步,脑袋就很昏沉,整个人往前一栽,彻底的昏睡过去。

    他这么一睡,就睡了好几天,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很黑。守护在他身边的依旧是南宫月华。

    叶枭揉了揉他略有些朦胧的眼睛,声音冷漠至极,“怎么是你?”他可不会因为南宫月华照顾她,就心存感激呢!

    南宫月华蹙了蹙眉,最讨厌他这种嚣张的态度,不过,也就是因为叶枭这么有个性,所以,她才会被他吸引,非他不可吧!

    “叶枭,我怀疑你有自虐症,我都陪了你那么多天,而你爱的那个女人,都没来看过你。”

    沐笙没有来看他……

    叶枭的心底划过一丝受伤,可是他依然坚定,沐笙没来看他肯定是不知道他出车祸了,或者是被挡在外面。

    “你给我闭嘴,谁要你照顾了,你马上给我滚。”叶枭直接抓起摆放在桌子上的台灯就往南宫月华的方向摔,眼看着有要打爆南宫月华脑袋的冲动,幸亏她及时转了转身子,要不然,她肯定会进手术室的。

    南宫月华气死了,颤抖的手指不断的指着叶枭,“你、你怎么能够这样呢?”

    “给我滚,马上!”

    叶枭不想理睬他,躺下换了姿势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