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格斗台上的他与那些庞然大物的白色人种打斗着,虽然他动作灵敏迅速,可是面对那么强劲的对手,他还是不能全身而退,有些时候,还是要受伤。

    沐笙也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每天都会早出晚归,回来后,甚至那么早就睡了……

    他有好些时候,都想强撑着精神陪陪她,可是或许是真的太累了,他累的就睡着了。

    南宫月华扫了沐笙一眼,不肯放过她脸上任何一点细微的表情,“沐笙,看到这一幕,你还不肯放过阿枭吗?”

    沐笙心一沉,面色也迅速惨白。

    南宫月华继续补充,“为了能够跟你在一起,他放弃了一切,这也就意味着,他失去了他所有的一切,他是天之骄子,现在却要为了你受这种委屈,沐笙,你真的舍得让他每天过着这么打打杀杀的生活吗?”

    沐笙又抬起眸子,望向格斗台上的叶枭,他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凝神对付他的敌人,一想到他这一个星期来过的是这样的日子,她就痛的快要窒息了。

    尽管她真的很讨厌南宫月华,可是,她说的却很对,她给不了叶枭幸福,如果叶枭硬是要跟她在一起,他们两个人是不会有幸福的。

    回去的时候,坐在车上的沐笙一直都很安静的看着倒退的车窗外风景,心里也跟着一点又一点往下沉,她的脑海里全是叶枭被挨打的画面,越想着,心脏就越痛。

    “你送我到学校门口就行了。”沐笙扫了一下自己手腕的手表,再有半个消失,叶枭就会来接她。

    南宫月华以为沐笙还未死心,顿时也有些愤怒,可是她也只能硬是安慰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沐笙,你好好考虑清楚,如果你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害的只会是你们两个人。”

    “你要知道,没有物质保障的爱情根本就不能存活太久,相反,如果你潇潇洒洒的放手,也会还能够得到真正的幸福,而叶枭也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很快,他就会忘记,你不用担心他不肯放手,因为时间会是很好的医生,任何的伤痛都能够被治愈。”

    在校门口下车后,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叶枭就过来接她了。他来的时候,换上另外一件干净的衣服,使得他整个人又容光焕发,根本就看不出,他刚刚是经历怎么样的一场厮杀。

    沐笙看着他故作没事的样子,越发心疼,她真的很想说,她真的不值得他如此的委屈,可是话刚出喉咙,整个喉咙就好像是被锁住了一样,她根本就说不出半句话来。

    晚上的时候,她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叶枭也吃的有滋有味。如同往常一样,叶枭枕在她的大腿上,手里抓着电视遥控器,就困的睡过去。

    等他睡到不省人事的时候,沐笙这才敢鼓起勇气掀开他的上衣,这么一掀开,他身上的淤青清楚的呈现在面前,顿时,沐笙的一整颗心像是被洒上了盐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她一夜未眠,脑袋里回荡都是他格斗台上跟人打架的画面,还有他身上那些斑驳的伤口,看上去简直是触目惊心。

    一想着,她上课都没有精神,做什么事情都根本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上课连连被老师提醒了几回,都没有办法让她完全的集中注意力。

    看着沐笙被老师提醒的画面,他那些同学忍不住幸灾乐祸,“看看她,一个狐狸精,每天只想着勾引男人,怎么有心情上学呢!”

    “对啊,狐狸精就是狐狸精。”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的时候,沐笙恍惚的站着,一直都等到叶枭来接她,就跟往前一样。

    不过叶枭一眼就看出了沐笙的异样,“怎么了?是不是受欺负了?”

    这回,沐笙很淡漠的扫了他一眼,然后缓慢的坐上了车。

    摩托车飞快的开着,沐笙紧紧抱着叶枭的腰际,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她总觉得叶枭销消瘦了好多。

    她眨了眨眼睛,有种想要掉眼泪的感觉,她很想要知道,这些日子,叶枭到底是为了她受了多少苦呢?

    她咬了咬下唇,努力让自己的嗓音放得轻一点,可是说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沙哑,“阿枭,我觉得你瘦了。”

    话一落下,沐笙反倒是开心起来,“瘦是好事,反正我就喜欢锻炼身体,身体里还是不能有太多的脂肪。”

    叶枭是以开玩笑的方式来说话,可是这些话却让沐笙痛到极点了,她忍不住说道,“阿枭,我累了,我觉得我们可以……”

    叶枭似乎听出她话语中的不寻常,飞快开着的车忽然间就放慢速度,语气也变得危险起来,“你想表达什么?”

    沐笙的眼眶不知不觉已经有了泪水,逼着自己说出那些残忍的话来,“我已经受够了每天做摩托车,你知不知道,我身边的同学开的都是高级轿车。”

    闻言,叶枭的身躯明显一颤,他开车的速度也明显更慢了,更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然是从沐笙的口中说出来。

    可是,他还是能够理解的,“再我给一些时间,我会让你坐上高级轿车的。”

    “就算你给了我高级轿车,可是你可以像以前那样吗?”

    就是这么一句质问,使得叶枭立马停在路中央,他的身上猛的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嘴里吐出两个冰冷至极的话,“下车。”

    沐笙猛的下车,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

    叶枭本来只是说说而已,可是没有想到沐笙却那么干脆,他的自尊心隐隐给刺伤。

    他愤怒的将摩托车给踢掉,愤怒的冲上前去抓住了沐笙的肩膀,“你不是答应我了吗?说只要跟我在一起,什么样的生活你都可以过吗?”

    是啊!只要跟他在一起就行了,她什么苦都可以吃,但是现在不行了……因为她不想再继续拖累他。

    如果她的爱情只会阻碍叶枭的发展,那么就由她来亲自砍断情丝。

    沐笙深吸一口气,然后缓慢的抬起了下颌,仿佛很轻蔑的样子,“那是我以为爷爷应该不会见死不救,我以为爷爷那么疼你,就算你要跟他脱离关系,那么他还是不会放着你不管的,只是我没有想到爷爷居然会真的放着你不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