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是,又怎么样?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是我的自由,谁都没有资格阻止我。”

    叶母一听,更愤怒,“你喜欢跟谁在一起是你的自由,但今天不行,今天是你第一天进公司的日子,对你来说很重要的。”

    叶枭当然知道,但是一想到沐笙正在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安心做任何事。

    “让开。”他低吼出两个字。

    叶母的脸色迅速沉下来,语气含着些许的恨铁不成钢,“阿枭……”

    “让开。”这回,叶枭很强势的推开了母亲,往前一抬步,冲了出去……

    他开着飞车赶到沐笙学校的时候,因为他曾经以他们学校教官的身份出现过,所以很多女生一看到,就兴奋的尖叫起来。

    “哇,是叶教官啊!”

    “是啊,真帅啊!”

    沐笙跟景梵宇分开后,就一直呆在教室里看书了,当她看到叶枭出现在他们教室里的时候,她也是感到惊愕。

    隔着有十步远的距离,她甚至能够看到他眉眼间浓的快要划开的愤怒。

    他很生气…而且不是一般的生气……

    她已经有几天没有见面了,这几天里,她也有尝试性的思考过,他会过的怎么样,只是没有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这样的场合见面。

    沐笙跟他对视了有几秒,南宫月华就得意的近前来,主动伸出手挽住了叶枭的臂弯,很亲昵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就好像叶枭来找的人是她。

    “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夫,叶枭。”南宫月华得意朝着那些围观的同学宣布着。

    那些围观的同学一下子感叹,“真是郎才女貌,好适合。”

    “是啊,超级适合的。”

    叶枭也没有急着推开南宫月华,只是那双如鹰般冷峻的双眸一直在牢牢的锁住了沐笙,仿佛他的眼里只能容得下沐笙。

    南宫月华也注意到这一点,不免有些嫉妒,即使这样,她还是很刻意的挽住叶枭的双臂,脑袋还贴在他的肩膀上,“阿枭,我们走吧!一起去吃个午餐。”

    她拉着叶枭就要走,沐笙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叶枭就要被南宫月华给拉走的,心脏隐隐的被什么给划伤,只是她在表面上还是伪装的十分好。

    沐笙才刚很牵强将视线给转回来的时候,忽然间,叶枭就三两下的挣脱开南宫月华,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一把抬步,使劲的拽过沐笙。

    南宫月华也没有想到叶枭竟然当众不给她面子,而她也是一个极度好面子的人,叶枭这么一推开她,她瞬间感觉颜面无存。

    “跟我走。”叶枭又用那种阴鸷的视线盯了沐笙一下,用力地扯出三个字。

    沐笙的脸色瞬间有些僵硬,忍不住挣扎了一下,但叶枭这回却用力的将她给拽出去,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公众的视野。

    他从头到尾都无视南宫月华,众人看着被抛下的南宫月华,纷纷过去安慰她。

    “南宫同学,你也别难过了,反正沐笙那个狐狸精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你那么漂亮、善良,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南宫月华性子本就孤傲,听完别人这番话,她更加觉得愤怒,可是,为了维持温和的形象,也只能顺着大家的话,说了很多沐笙的坏话。

    ……

    “你又干嘛?”沐笙用力的甩开将她带到外面大道上的叶枭,难道是……她前几天跟他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叶枭停下来,似乎在认真的打量她半晌,他面上的阴沉慢慢被一点又一点的累积起来,思考了半晌,他忽然间又说道,“小笙,你说过,只有强大的人才配拥有幸福,我答应你我会成为一个强大的人,但你也要答应我,你要等我。”

    闻言,沐笙一怔,有些不做所措,其实那天,她所讲的只是些气话,目的也只是想要刺激叶枭,让他对她彻底失望,这样叶枭或许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叶枭竟然当真了。

    叶枭又主动包裹她的手背,“小笙,我跟你发誓,我会强大起来的。”

    沐笙看着他坚定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细碎的悲伤,垂下眼帘,不太敢直视他,“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只要你娶了南宫月华,就能够简单点,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她知道叶枭并不喜欢叶家那种商业生活,正因为讨厌,所以他才去参军,想过军人那种抛头颅洒热血的生活。

    可是如今,为了她……他竟然想要……

    “我喜欢的人是你,怎么可能会跟南宫月华在一起呢!小笙,你听着,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跟她在一起。”

    沐笙神情一动,原本眼底萦绕的雾气随着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化作眼泪掉下来。

    叶枭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坚强的女孩子会忽然间哭了,平日天不怕地不怕的叶枭倒是被她给吓住了,他一个大男人变得有些手忙脚乱。

    他有些笨手笨脚的擦去她眼角掉落的泪水,“你别哭啊!丫头。”

    叶枭越是让她不哭,沐笙就哭的越是起劲。

    叶枭有些崩溃了,就差跪地求饶了,“你别哭啊!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还不行吗?”他无奈认输。

    沐笙难得看到叶枭变得手忙脚乱的样子,扑哧一声,忽然间笑出声来。

    “好,那我要你跪下呢!”她一改之前的老长变得有些俏皮可爱。

    叶枭倒是没有想到沐笙会忽然间提出这样的要求,俗话说男人膝下有黄金,作为一个男人给女人下跪,实在是有些丢脸。

    他薄唇一动,倒是有些无奈的样子,“不管怎么说,我是一个军人,我……”

    沐笙将肩膀别到一处去,装作生气的样子,“你不跪是吗?好,那我以后都不理睬你了。”

    这个威胁果然见效了,叶枭变得有些紧张,“好,好,我跪还不行吗?”他说跪还就真的跪了。

    沐笙只听到耳畔传来扑通一声,一开始,她以为叶枭不会同意,可当她看到他跪在地上的那瞬间,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原本她心中的畏惧慢慢被一点又一点的填平。

    叶枭显然觉得现在自己这个举动有些尴尬,他有些别扭的将脸转到一旁去,催促着,“行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