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有趣的灵魂只有一个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是啊!她也希望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就掐死她,这样她就不用那么痛苦了。

    让她生活在这个没有爱的大家族了,压抑的呼吸都是痛的,她宁愿死,也不愿意继续苟活。

    可是,她的生活开始有了目标,那就是叶枭。

    沐笙努力擦干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吸了吸鼻子,“妈,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跟叶枭分开的,我爱她,他也爱我,不管什么阻力都阻止不了我们。”

    话罢,沐笙转身就要走。

    沐母扯住她的手臂,发狂死的吼道,“你现在就是打算还是我们全家对不?你这个灾星,你怎么不去死啊!不去死啊!”

    沐笙看着母亲气到脸色铁青的样子,扯住她手臂的力气开始失去,不断的喘着粗气,她有些被吓坏了。

    母亲患有心脏病,她也清楚。有好些时候,她都是不太敢惹怒母亲,要不然母亲就有可能犯病。

    沐笙送母亲到休息室的时候,沐家的私人医生赶过来。检查了一下母亲的身体状况后,就面色凝重的看了一眼沐笙。

    “沐小姐,方便谈一下话吗?”

    沐笙点头,随即跟着医生到了走廊外,医生说话也变得很不客气,“沐小姐,您应该清楚现在夫人的身体状况,所以,我还是希望您不要再继续惹夫人生气,要不然,可能会有更严重的情况发生,我想沐小姐应该也不想看到夫人出什么事吧!”

    闻言,沐笙的心狠狠一颤,心里是一阵苦涩。

    她重新回了休息室,母亲的身体已经有了些许好转,可是,她还是转过脸,死活不肯见沐笙。

    沐笙想跟她说话,但被她拒之千里,“妈,你看看我好吗?”

    “灾星,你快给我滚,我不想见到你,你的存在只是会害死我们全家。”

    沐笙从大宅里出来的时候,心里已经处在一种极度失落的状态,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是昨天,她也许可以信誓旦旦的跟叶枭在一起,可是现在,她的身上背负太多了,她如果要撇下这所有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神色凝重的在市区里晃了几圈,心里很渴望回到她的住宅区,但另外一方面又害怕回去,因为一回去她就可能舍不得放开叶枭了,那个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

    她在市区里漫无目的的晃荡了几圈后,天色就黑了,叶枭打过来很多个电话都被她给摁断了。

    他不敢听,要是听了,她可能就会忍不住回去……

    叶枭发过来的信息,她也不敢看,当场就删除了。

    她就这么一个人走着,说来也巧,居然就遇到了司牧野,他开着一辆骚气的红色凯迪拉克到她的跟前,主动打开车门要求她上车。

    “美丽的小姐,来、上车。”

    沐笙愣了愣,夜色下,他那双魅惑众生的脸很是邪魅,换做其他的女人或许会被迷惑了,可是,她的脑子里却全是叶枭。

    “不了。”她很冷淡的拒绝他。

    司牧野的脸皮也厚,当然是不肯这么样就放弃了,她每往前走一步,司牧野开着车也跟着往前。

    沐笙被司牧野烦死了,直接黑脸,停下脚步,冲着他吼道,“你烦不烦啊!”

    司牧野的脸上依旧带着邪笑,“对,我就是要烦你,你要是不理睬我的,我会更想烦你。”

    “你简直是……”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是沐笙当时最真实的一个想法。

    司牧野看到她无奈又生气的样子,顿时乐得慌,他倒是挺喜欢惹她生气的,惹他生气她能够得到一种愉悦感。

    “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啊!”

    切,超不可爱的。

    沐笙的脸色更黑了,更加不愿意跟这个自作多情的男人多说一句话,但是司牧野依旧死缠烂打。

    她被司牧野缠的没有办法了,只好再次停下来,问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她问道。

    司牧野倒是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他托住自己精致的下颌,最后,给了一个答案,“好,就陪我吃顿饭好吗?然后让我送你回家,这样的话,我就不再缠着你。”

    反正她现在也不想回家,不想看到叶枭…

    想到这,沐笙叹了一口气,坐上了司牧野的车。

    她不清楚,在她上车的瞬间,已经有人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南宫月华的手机里。

    她一看到手机,乐的眼睛都发光了,“哈哈,这要是让叶枭看到了,估计会很崩溃吧!”她又转发给了叶枭。

    叶枭在家里焦急难耐,如果不是因为沐笙那句在家等我,他早就冲出家门了。

    他听到手机滴的一声,刚开始,他以为是沐笙发信息过来,但看联系人,眉宇就蹙紧,因为这信息是南宫月华发过来的。

    他打开一看,照片里是沐笙上司牧野车的照片。顿时,他的心也跟着一紧,他看得出这不是p图,也不是角度问题,而是沐笙真的上了司牧野的车。

    他刚看完照片,南宫月华又打了电话过来。他一接,就听到南宫月华嘲讽的笑声,“怎么样?是不是很失望?”

    叶枭的脸上变得很黑,“南宫月华,又是你在背后搞花招?”反正不管如何她都是相信沐笙的,沐笙是爱他的,他不相信任何人诋毁沐笙的言语。

    “当然不是我了,叶枭,你太小瞧我了,我只是让你看清楚沐笙那个丫头的本性,她根本就没有那么爱你,她只不过是想借着你上位而已。”

    “闭嘴,小笙跟你不一样,她不是那样的人。”叶枭很固执的强调。

    南宫月华却笑出来,“叶枭,你真的太不会看人了,我南宫月华肤白貌美,有钱有势,像沐笙那样低等的人怎么能够跟我相提并论呢?你别拿我跟沐笙相比,因为一定是没有办法比。”

    也许在家世方面,南宫月华是要比沐笙强,不过,在叶枭看来,沐笙却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

    他冷哼一声,对南宫月华的自信冷嘲热讽,“南宫小姐,你实在是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的确,小笙跟你的区别只是她没有像你那么好运,生活在一个有权有势的豪门世家而已,她的家族落魄了,所以她很多时候都需要默默的承受从家族而来的责任。”

    “你跟她并没能相提并论,因为小笙懂得付出,而你只会索取,在这个世界上好看的皮囊数不胜数,不过,有趣的灵魂却只有一个。”

    “所以,南宫小姐,你跟小笙是完全没得比,如果不是因为你南宫小姐的身份,你以为那些围在你身边的男人是真的看中你吗?如果连看你一眼都会觉得倒胃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