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行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翌日清晨,当风敲打着窗户,沐笙从甜蜜中缓缓醒过来,几乎是在她睁开眼睛的瞬间,叶枭也随之捏住她的鼻子。

    “小懒猪,还不醒?”

    沐笙看到了在面前凑的很近的叶枭,昨晚他们相拥而眠,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很纯洁的睡在一块,这听上去好像没有谁能相信。

    叶枭又轻捏了沐笙一下,见她并没有动静,邪魅的挑了挑眉,“小懒猪,在想什么?”

    沐笙慢慢地回过神,摇头,“我没有想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们能不能想现在这样一直幸福下去?”

    “当然可以啊!你别想那么多,大不了,我们一起私奔,去哪里都行。”

    私奔……

    沐笙哭笑不得,在电视剧出现过无数次的画面,难道会在她的身上上演不成?

    叶枭揉了揉她的脑袋,从床上跳起来,“你去洗漱一下吧,我去煮点早餐给你。”

    沐笙看着叶枭准备往外走的身影,一阵惊愕,她认识叶枭这么久了,倒是没有想到他会煮饭啊!

    她忍不住问道,“原来你会煮饭啊!”

    话一落下,叶枭就扭转过身,眉眼间萦绕着些许的得意,“当然,你以为我这几年的军旅生活是在玩玩而已的吗?”

    也对,作为军哥哥,有些时候不免要在很多恶劣的环境下生活,军人当然是要有强的生存能力。

    沐笙觉的叶枭会煮饭,可是没有想到叶枭会煮的那么好看又好吃。

    她洗漱完后,看到厨房桌子上摆放着的六道美味佳肴,堪比高级餐厅师傅做出来的。

    她忍不住走过去,品尝了一口,顿时,眼睛迅速放出兴奋的光芒来,“这……”她有些惊讶的看着桌子那六道菜,“真的是你做的吗?”

    “当然,”叶枭看她一脸佩服的样子,自己心里也开心,“是不是很佩服我?”

    见他那么得意洋洋的样子,沐笙忍不住想调侃他一下,“当然不会了。”她扭过身子,“我还是比较喜欢清淡小菜。”

    闻言,叶枭带着占有欲的视线将她给包裹起来,沐笙只是跟她开玩笑,他却当真了,以为沐笙还想着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他猛的近前来,一把将她给捞入怀中,“你是我的。”他霸道而强势的宣布道,然后又一把撬开她的唇,与她抵死温情。

    沐笙几乎要窒息,过了很久,叶枭才停下来,看着她被吻肿的唇瓣,心里扬起那种得意的感觉,他喜欢这个杰作。

    “听到没有?以后,你只能是我叶枭的女人。”叶枭的目光先是定在她的头发上,纤细的指尖拂过,“你的头发是我的……”

    “……”

    他的眸光又慢慢往下挪,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占有欲,“你的眼睛是我的,你的鼻子是我的,你的唇也是我的……”

    “你……”沐笙的脸顿时抚上两朵红云,被一个男人用这么具有侵略性的眼神打量着,她还真是不习惯。

    “听到了没有?你只能是我的。”

    叶枭不容她逃避,他那双具有野性的眸光紧锁住她,沐笙只感觉自己的灵魂也随之一颤,对上他眼睛的同时,她感觉自己的脑袋根本就没有办法思考,像是生命与灵魂被这个男人给掌控住。

    叶枭又伸出手抚了抚她皎洁的脸,盯着她漂亮的能够与珍珠相互媲美的眼睛,又再次霸道的吻下去。

    情到最浓之时,叶枭控制不住自己,喘着粗气,直接将沐笙给压在了洗碗台。

    沐笙的面色泛红,浑身也并没有什么力气,只是感觉有什么细碎的吻慢慢的落在了他的脖颈上,慢慢的往下……

    嘶的一声,裙子背后的拉链被拉开,背部的肌肤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

    沐笙狠狠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一动,忽然间,叶枭却将唇抵在她的脖颈上,说话的声音微喘着,“别动,我怕我自己会控制不住。”

    其实,她也是很渴望他的碰触的,沐笙本想鼓起勇气说,请你继续下去吧!谁知,门铃就叮铃叮铃的急促响起来。

    她愣了愣,马上清醒起来,猛的站直。

    两人又不小心有了眼神的碰触,顿时,沐笙尴尬的将身子别到一处,她想自己肯定是疯了,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希望叶枭会更近一步呢!

    叶枭却没有丝毫尴尬,反倒伸出手帮她拉起了链子,嘶的一声,这一声,仿佛在提醒着他们刚刚经历过的事情,沐笙的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忙迈步往前去,猛的开了门,一开门,她就看到了南宫月华站在门口,用一种森冷的眼神盯着她看。

    “你把我的未婚夫藏在哪里了?”

    沐笙一怔,抿唇,顿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按理来说,叶枭跟南宫月华确实是未婚夫妻的关系。

    南宫月华见沐笙不回答,细眉猛的蹙紧,又抬步往前一步,用力的推开挡在面前的沐笙,扯着喉咙喊道,“叶枭,你给我出来啊!”

    沐笙望着南宫月华的后背,此刻,她的心情倒是很纠结的,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上前去阻止南宫月华。

    因为就凭着南宫月华未婚妻这个身份,她真的没有资格赶她离开。

    就在她感到纠结的时候,叶枭没有退缩,还出现了,“南宫月华,你来这里干嘛?”他双手环胸,眉眼间全是对南宫月华的厌恶。

    南宫月华的原地顿时闪过一抹憎恨,明明叶枭的未婚妻就是她,可是偏偏……他却对另外一个女人情有独钟,却从来都不正眼看她一眼。

    “叶枭,你忘了吗?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你难道要违背我们两家的婚约吗?”

    叶家和南宫家是合作关系,他们也是对沐笙跟南宫月华两人的婚约十分的重视,如果说,南宫月华能够跟叶枭结婚的话,两家的综合实力也能够随之增强,所以他们两个人结婚是关乎两家的利益。

    “我才不管什么两家婚约,南宫月华,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我喜欢的人只是小笙。”说完,叶枭仿佛宣誓般的伸出大手一把将沐笙给捞入怀中,很认真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