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你应该去死
    叶家大宅。

    佣人的声音紧张的响起,“少爷逃跑了……”

    叶老爷子蹙眉,也是十足的纳闷。其实他早就清楚,叶枭这小子…手脚灵活,又特别的聪明,区区一个叶家又怎么可能困得住他呢!

    他将他软禁在叶家几天,还是被他给逃了出来。

    有很多时候,叶老爷子对叶枭都是有一种恨铁不成的冲动,他明明有很好的天赋去管理公司,不过,他偏偏就是不要这些东西。

    “快点派人去抓他回来。”说完,叶老爷子忍不住叹息一声,他可真是为叶枭操碎了心,也不知道他哪天才能够真正的成熟起来。

    ……

    听说自己的王子被沐笙给甩了,学校里的很多女生都在打抱不平,甚至于组织起来,公开孤立沐笙。

    她们把沐笙的书包丢到垃圾堆,又在她的凳子上涂了胶水,总之各种各样的恶作剧。

    幸好,沐笙也够机灵。

    但是,有一天下午的时候,看到自己养的一只小鸟被人给折磨致死,丢在垃圾桶里的时候,她勃然大怒。

    不管怎么样,那是一条生命……

    她跑到广播室,直接拿起了扩音器,大声喊,“杀死小鸟的罪魁祸首,现在马上给我滚出来。”

    本来整个学校倒是挺平静的,可是,一听到沐笙的声音,就有很多人冒出来。可是谁都没有胆子承认做过的事情。

    沐笙冷冽的眸光斜扫了围观的人群,忽然间有一个叫做赵小慧的女人走了出来。

    “是我杀的又怎么样,那小鸟跟你一样都该死,沐笙,你敢伤害我们的男神,我们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沐笙的脸仿佛是结上了冰霜,慢慢的走了出去,站在那个赵小慧的面前,似乎是深思了一会,然后伸出手用力的甩了她一巴掌。

    赵小慧气的想要过去掐住她的脖子,谁知,却被动作敏捷的沐笙踢中了腹部,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明明是赵小慧的错,可是这个时候,那些围观的人却纷纷朝着沐笙冲过去,想要抓住她。

    以一敌百,沐笙当然不可能那么傻,她一个灵活的跳跃,就上了围墙,本想直接跳下去,但是往下一看,脚步便变得有些虚浮。

    她犹豫了一下,正在考虑中,又听到身后的人如同丧尸般朝着她涌过来,如果她再不跑的话,这些人就会把她给抓住。

    她猛的闭上了眼睛,鼓足勇气,想要往下跳,忽然间,就听到有人在叫她。

    “小笙……”

    沐笙抬眸一看,就看到了叶枭竟然在围墙对面的地面盯着她看,她一阵惊愕,整个人竟然就栽了下去。

    她以为自己会摔一个四脚朝天,可是没有想到,叶枭竟然那么轻而易举的接住了她。然后抱着她抬步就跑。

    她的脑袋有些短路,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又有几个戴着黑眼镜的男人正追他们。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她思索之际,叶枭已经抱着她躲在拐角处,握住她的嘴巴,等到那几个黑衣人的脚步越来越远的时候,他才慢慢的松开她的嘴巴,将沐笙给放下。

    沐笙这才彻底回过神,扫了他一眼,“你、怎么?”

    叶枭并不明说,忽然间握住她的手腕,很认真的凝视沐笙,“小笙,如果我说,我要娶你的话,你会相信吗?”

    娶她……怎么忽然间要说出这样的话呢?

    沐笙愣住了,简直是有些不知所措,“你到底在想什么?”

    “你只不需要说你愿意不愿意?”

    沐笙觉得叶枭一定是疯了,现在根本就不是什么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她根本就不可能跟叶枭在一起。

    不要说他们彼此并没有所谓男女间的感情,就算是他们是真的相爱,爷爷也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在这么残酷的家族里,他们都是棋子,只是她是一颗没用的棋子,老爷子想抛弃就可以随意抛弃你,但是叶枭不一样,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不争不抢也能够备受重视。

    “你为什么忽然间这么说?受什么刺激了?”

    “我没有,你不要避开我的问题,就直接给我一个答案。”

    沐笙再扫了他一眼,再次陷入短暂的沉默中,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枭,想了好久,才缓慢的问道,“是因为沐柔吗?”

    话一落下,叶枭的身体剧烈一震,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的反应在沐笙看来就是叶枭真的很在乎沐柔,他忽然间会问她这个问题,估计也是因为沐柔吧!

    说起来也真是可笑,死去了那么多年的沐柔到现在居然还能够影响叶枭,甚至还有可能为她赢得梦寐以求的爱情。

    可是这样的爱情,她才不要呢!

    沐笙死咬着下唇,“其实,我早就明白了,所以,你真的什么都不用说了。”

    叶枭深吸一口气,忽然间又扣紧沐笙的手腕,“现在什么问题都不想想了,我们一起去流浪吧!忘记这一切,去流浪好吗?”

    流浪…疯了不成?

    “你疯了吗?”

    叶枭微笑,“对,我就是疯了,我现在饿了,你赶快带我去吃碗云吞面,就最便宜的那种,七块钱就行了。”

    沐笙无奈,真的带她去附近一家很简陋的沙县小吃吃东西。

    以前,叶枭总是嫌弃沙县小吃的东西不干净,不过,这次,他却自己吃的挺尽兴的,连碗底的汤都不剩了。

    沐笙扫了一眼叶枭,他好像饿了几百年,在他不见的这几天里,他到底是经历什么可怕的事情,使得他整个人变得那么奇怪。

    沐笙刚想说话,忽然间,叶枭就扯开唇,又丢出一句话,“今晚我无家可归,我跟你回去。”

    这什么鬼……听上去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身家几万亿的富十代,怎么可能会无家可归呢?她还记得叶枭自己有一座私人别墅呢?

    “怎么?不相信?”

    沐笙顿时板着一张脸,“不相信,说吧,你到底又有什么阴谋?”

    “没什么阴谋,就是真的无家可归,也没有钱,就看在我那晚救了你,你就收留我一段时间。”

    说完,叶枭稍稍侧身,给沐笙留下一个十分冷傲的侧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