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沐柔是叶枭最爱的女人
    南宫月华当然早就料到了,这事情绝对不可能那么简单。对她那么厌恶的叶枭怎么可能在深夜约她出来与她共度甜蜜晚餐呢?这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南宫月华轻笑起来,“当然不可能那么简单,估计是来兴师问罪吧!”

    蹦的一声,叶枭拍桌而起,恶狠狠的瞪着南宫月华,“你那么对小笙,我不会放过你的。”

    南宫月华傲慢的对上了叶枭的双眸,不可否认,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比她看过的珠宝都要诱人。

    她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迷恋叶枭,可是她真的很喜欢他。

    “叶枭,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你真的能够对付得了我南宫月华?”

    她傲慢的话刚落下,忽然间,叶枭就直接将饭桌给掀开,猛地攒住她的脖子,将她推到一旁去。

    还真的动粗……

    南宫月华一怔,脖子被他掐的简直是要透不过气来。

    她不自觉的对上叶枭的眼睛,此时,他因为愤怒,眼睛已经变得通红,似乎有什么浓烈的鲜血在宛然流转着,看上去有些吓人。

    “你敢动我的命,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南宫月华,我不管你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我现在就要了解你的性命。”

    说着,他使劲的掐住南宫月华的脖子,南宫月华被他掐的脖子快断掉了,喉咙里只能发出嘎嘎作响的声音。

    就在她即将要窒息的时候,重重的拐杖就这么砸在了叶枭的的身上,叶枭下意识的扭头,就看到了叶老爷子正满脸怒意的看着他,“快给我松手。”

    叶枭依旧固执,“她敢动了我的命,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我要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眼看着南宫月华就要窒息了,叶老爷子只好发动保镖,六个经过专业训练的保镖才将叶枭给拉开。

    南宫月华已经被吓的不行了,坐在地上,嘴里不断的轻喃着,“可怕、可怕……”

    叶老爷子忙让别人把她送回叶家,然后犀利的眸光又扫向了在一旁愤怒的叶枭,他真的从未见过叶枭气到要杀死人的感觉。

    “你给我清醒点,叶枭。”说完,叶老爷狠狠的甩了叶枭一巴掌。

    叶枭瞬间冷静下来,“爷爷,为什么……”他咬牙质问道。为什么明明知道那个女人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还要护着她。

    “那是你未婚妻。”

    “我不会承认她是。”叶枭狠狠的吼道。

    叶老爷子依旧很-平静,“你差点就要杀死南宫小姐了,要是你不向南宫小姐道歉的话,我是不会放你出来的。”

    冷冷的一句话,仿佛就宣布了叶枭的命运。

    在叶家,叶老爷子算是叶家的天,能够用自己的权利一手遮天。

    叶枭一直都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也不喜欢被家族的权利和地位给困住,所以,他从小到大也就不喜欢跟别人争抢这些东西。

    只是,他天生就备受重视,就算不争不抢,还是深的老爷子喜欢。

    老爷子这次会将他禁足,也是真的生气。

    ……

    沐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医院了,浑身像是被车子给碾过一样了,她努力撑着身子坐起来。

    忽然间,病房门口就走进来一个明晃晃的身影了。

    沐笙视线一扫,便看清楚眼前的男人,看他穿着白大褂,英俊如斯的样子,一看就是医院的主治医生。

    “醒来了?沐柔小姐。”

    在听到他说“沐柔”这两字的时候,沐笙面上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僵硬。

    白京唐似乎也注意到她这一点,便轻笑起来,走到她的跟前,稍稍躬下身子,“怎么?我这么叫你,让你不习惯吗?”

    沐笙摇头,垂下脸,抿唇,“不,你认错人了,我叫沐笙。”

    沐笙……

    白京唐一愣,“我时常听阿枭提起沐柔,也看到过他手机的锁屏图片,你确定自己不是沐柔吗?”

    “不是。”沐笙很肯定的回答,“沐柔是我姐姐,是叶枭最喜欢的女人。”在这句话的时候,沐笙的眼底闪过一抹痛意。

    沐柔一直都是叶枭心中最宝贵的人儿,一直都是……

    原来是这样,看叶枭那么紧张的样子,白京唐差点就以为叶枭喜欢沐笙了,可是男人眼中的爱意应该是不会骗人才对。

    沐笙又拔下手腕的针孔,从床上利落的跳起来。

    “喂,你要走了?”白京唐问道,

    沐笙点头,“嗯。走了。”

    白京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仿佛有些遗憾的样子,“哎,这么快就走了,虽然阿枭嘱咐过我了,可是我还是说,昨晚是叶枭带你到医院。”

    “嗯!”

    白京唐这么一说,沐笙又想起了自己昨晚差点出事的事情,印象中,似乎是叶枭救了她,可是既然救了她,为什么要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呢?难道他就不担心她吗?

    哎,算了什么都不要想了,反正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想过了,叶枭还是不喜欢她。

    沐笙使劲的摇头,抬步走了出去。

    她走了出去,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她忍不住停了下来,心里忽然间有些难过。

    明明被救了,可是还是很难过……

    连连好几天,叶枭就好像是消失了,也没有联系过她。

    沐笙还是照常的上课下课,一个人孤零零的挤着公交车,景梵宇偶尔会跟她说上几句话,不过,沐笙对她总是很冷漠。

    现在的她……是没有办法爱上别人的。

    直到有一天,景梵宇忍无可忍将她给堵在角落。

    “你为什么要一直避开我?”

    沐笙垂着脑袋,面色寡淡,“没什么。”

    “小笙,只是因为你真的要结婚了,难道你要结婚了,我们就不能成为朋友吗?”景梵宇看着她的眼中里,陡然升起疼痛。

    沐笙的心微微刺痛,他是个好人,可是最后,她还是不得不伤害他。

    “你现在已经够明白了吧,那么请你离我远点。”

    话罢,沐笙狠狠的推开了他,只留下黯然神伤的景梵宇,然后走开了。她根本就不会知道已经有几个女人将这一幕给拍下来,传到学校的新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