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有我在,别怕
    轰的一声,大门猛的倒了下来……

    原本那两个集中一切注意力要侵害沐笙的两个男人不由得的愣了一下。

    逆着光,叶枭站在门口,他高大的身躯被暗沉的光芒给挡住,使得他浑身上下的气势变得凌厉至极,他死死的攒住双手。

    还没有等到那两个男人完全反应过来,他猛的握紧拳头狠狠的挥向那两个男人。

    叶枭的力气大的惊人,又是军人出身,这么一打,就算是体格健壮的男人的鼻子就被打歪,倒在地上昏厥了。

    叶枭猛的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沐笙,她只是外套被脱下,身上还算是被裹得严严实实,可是,叶枭一想到刚刚那两个男人差点玷污他心目中的丽人,他就恨不得把这两个男人的手指给砍断。

    沐笙艰难的眨了眨眼睛,被迫的被他抱着,她身上的体温蹭的一下更高了,不安分的在他怀中转动着。

    好奇怪,她现在……似乎有种冲动……就是很想要扑向叶枭。

    叶枭扫了她一眼,看到她发烫的脸的瞬间,他的眼眸猛的眯起,眼中的光芒渐渐变得冷峻起来,她的样子很不正常…肯定是被下药了。

    叶枭抱紧她,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哄着她,“小笙,别怕,有我在,什么事情不会发生的?”

    沐笙的意识慢慢的被抽离,身体滚烫至极,仿佛是一壶烧开的热水,喉咙越发干涩,她终于忍不住伸出手环住了叶枭凉凉的脖子,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含糊不清的词语。

    “我、我……我要……”

    见状,叶枭的眉宇蹙的更紧,他更快的加快步伐,已经有保镖在外面候着,他赶紧开车门,硬是将沐笙给塞了进去。

    “快开车。”他大声吼道,仿佛已经火烧眉头了。

    这么一吩咐,保镖根本就不敢怠慢,赶紧开车。坐在叶枭身边的沐笙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她最后仅存的那么一点理智似乎完全消失了,忽然间像条灵蛇般攀附在叶枭的身上。

    叶枭被她碰触到的地方,也仿佛是着了火一样,蹙着眉宇,强忍着心头的渴念将她推开。

    可一次又一次的推开,沐笙却始终不厌烦,再度缠绕上他,细碎的吻落在他的脖颈上,眼看着沐笙完全失去了理智,叶枭也没有办法再阻止她。

    他只能让司机再开快点,如果,再不到医院,那么,他也说不出自己会对沐笙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他也会有七情六欲。

    终于到了医院,叶枭直接越过排着的长龙插队,那些被他插队的人顿时气愤极了。

    “喂!给我下来,谁让你插队的。”

    叶枭也明白插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可是现在是处于十万火急的状况。他眯着眼睛斜扫了那人一眼,根本就不太想理睬那人。

    谁知那人却喋喋不休,“我让你滚下来,你没有听清楚吗?”那人的手刚要上前去碰到叶枭的肩膀的时候,叶枭忽然间转眸,眸光变得极度犀利。

    只是被叶枭这么一眼,那人就变怂了……

    白京唐是这所医院的主治医生,他认识叶枭,赶紧下来问候他,“太子爷,这么晚了,怎么来了?”

    他话刚落下的瞬间,叶枭变得极度紧张,顾不得再解释什么,“快点帮她,她被人下了药。”

    闻言,白京唐斜扫了一眼躺在叶枭怀中的沐笙,他对沐笙还是有印象的,她跟沐柔长的很像,所以,他下意识的就把沐笙当成了沐柔。

    他帮沐笙打了个点滴,约莫半个小时候,她总算是安静下来,沉沉的睡去。

    叶枭操心了一个晚上,看到她安静的睡颜,这才稍微放心,只差一点,如果他再晚一步,那么沐笙就可能被人玷污了。

    不对。

    他又想起了那日沐笙说过的一番话,她说过,早在几年前的绑架中,她就变得不清白了,而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想着,叶枭的心情渐渐变得沉重起来,忽然间有种不太敢面对沐笙的感觉。

    也对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沐笙怎么可能还继续爱上他呢?她怨恨他也是应该的。

    白京唐走了出来,看到叶枭自己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心事重重的样子,在他的印象中,叶枭应该算是没心没肺的那种,对谁都不太可能有纤细的情感。

    但唯独对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沐柔。

    “在想什么呢?”

    叶枭扫了他一眼,面色微沉,“没事,我先走了,醒来的时候,你别告诉她,是我送她到医院的。”

    “为什么?”

    白京唐有些讶异,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奇怪了?

    叶枭眉宇一蹙,有些不耐烦,“没什么,反正,你就不要那么多事。”说完,他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白京唐望着他的后背,完全不太明白叶枭到底在想什么,他真的太奇怪了……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扭扭捏捏了。

    ……

    叶枭不断的往外走,走到医院外面,他望着被夜色笼罩着的医院,又想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沐笙,心里头抑制不住的一阵难过。

    滴滴,手机急促的响起了,打破了他的沉思。

    他怔愣了片刻,随后接起了电话。“喂!”

    “叶少,查到了,让这两个男人猥亵沐小姐的是一个叫做南宫月华的女人。”

    南宫月华,叶枭的眸子猛的蹦出怒火,原来是这个女人。

    他深吸一口气,又打了个电话,约莫半个小时候,就跟南宫月华约在一间西餐厅里。

    南宫月华穿着一身素白色的裙子,优雅而大方,精致的妆容衬得她整个人美艳绝伦,看上去那么美丽的女人,让人完全想不到她竟然那么恶毒。

    叶枭就坐在她的对面,慢慢的看着南宫月华,他忽然间觉得南宫月华其实很狰狞,即使是华美的裙子和妆容都掩饰不了她的丑陋。

    “怎么忽然间约我出来?难道是想通了不成?”

    闻言,叶枭的面色一沉,“南宫月华……”他的咬字很重,“你以为我今天晚上找你只是吃吃饭那么简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